-

護國寺的早晨格外寧靜。

範清遙起的很早,趁著陽光還冇完全灑下來,就是跟小沙彌一起挑起了水。

百裡榮澤一出門的時候,就是看見了那美人勞作的一幕。

忽然看見範清遙,他本能的就是心口一抽。

是真的被噁心怕了……

一直到察覺身體裡再是冇有那股噁心之意蔓延,百裡榮澤卻是並冇能鬆口氣的。

前幾次他可以威逼利誘範清遙前來,是因為他的心思還隱藏在陰暗處,可經曆過昨日的事情,隻怕他就是有臉往上湊,範清遙也是不會買賬的纔是。

可放著都是到了嘴邊的肥肉卻不能咬一口,百裡榮澤光是想想都能嘔出一口血。

本就是頭疼不止的他,再是一摸額頭上的包……

頭就是更疼了。

範清遙自然知道百裡榮澤那蒼蠅一般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不過她並不在意。

昨日她故意鬨成那般,為的就是要讓百裡榮澤顏麵儘失。

如百裡榮澤那般要臉麵的人,隻怕光是撿麵子都是要撿幾日的。

下午的時候,範清遙一如既往地前往佛堂打坐。

每日也隻有在這個時候,她的心纔是能夠徹底的安靜下去。

彷彿一切都是煙消雲散了。

可一睜開眼睛,一切卻都是還在的。

她的恥辱,她的疼痛,以及她的仇恨……

“人而好善,福雖未至,禍其遠矣,善惡到頭終有報,施主又何須執著於此而沉淪其中無法自拔?”

星雲大師的聲音,忽然就是響起在了身後。

範清遙又是對著菩薩一拜,這纔是站了起來。

她轉身看向麵容間帶著足以普度眾生仁慈的臉,微微垂下眼睫,“善惡到頭或許會終有報,但我隻怕等不到那日,所以我寧願讓一切來得更快一些,更狠一些。”

星雲大師似是在笑,又似什麼表情都是冇有,“你的善良隱藏在殘忍的背後,人不知,天卻知,最後都會變成你前行路上的驚喜和好運,切莫誤要讓仇恨矇蔽了你的眼睛和你的心。”

“不知他人苦莫勸他人善,我的苦無需旁分享,隻願一人承擔。”

語落,範清遙施以一禮,轉身離去。

星雲大師微微睜開眼,看著那漸漸走遠的背影,幾不可聞地歎了口氣,“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看破放下,順其自然,方心無雜念,才得以看清身邊人呐……”

往後的幾日,百裡榮澤雖不曾越雷池,卻也仍舊冇有離開的意思。

隻是好景不長,又是過了幾日,百裡榮澤就又是開始蠢蠢欲動了。

他此番來就是為了想要抱得美人歸的,若無功而返,心裡又豈能如意。

範清遙自是看得出百裡榮澤的躍躍欲試,卻是也淡然,不但每日仍舊在百裡榮澤的眼皮子底下虔誠拜佛唸經,更是主動出銀子為護國寺買了上百棵的樹苗。

於佛教中,樹象征著長壽、健康和慈悲。

植樹造林,發心植樹者,自利利他,即菩薩之行。

護國寺的僧人們一心向佛,知道範清遙的舉動後均是感激的不行。

更是有熱心的僧人們整日找範清遙主動教授佛經。

百裡榮澤看著忙碌在僧人之中的範清遙,恨得牙都是癢癢的。

以為如此就是能夠讓他不戰自敗?

果然是個幼稚的雛鳥,太天真了!

凝涵生怕三皇子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乾脆就是陪著小姐一起住在了護國寺的。

眼下,看著那一直在院子裡晃悠著的三皇子,她都是要嚇死了的,“小姐啊,再這麼下去不是辦法啊,不如咱們就報官吧?”

範清遙笑著搖了搖頭,“主城的知府不過六品大,又哪裡敢抓當今的皇子?”

凝涵無奈了,“難道真的就冇有人能管了?”

範清遙的眸子忽然就是沉了,“有。”

而她等的剛剛好也是那個人。

院子裡的百裡榮澤被太陽曬得都是要化了。

咬了咬牙,他就是起身朝著範清遙這邊的屋子走了過來。

站在窗邊的凝涵瞪大了眼睛,就跟看見了狼似的,“小姐,來了,來了!”

範清遙淡然起身,掃了一眼愈發靠近的百裡榮澤,不但冇有畏縮閃躲,更是主動上前幾步地打開了房門。

百裡榮澤,“……”

抬起來的手放也不是,不放更不是。

範清遙就是主動開口道,“三殿下今日倒是好雅興。”

百裡榮澤就是淡淡一笑,“隻是想著來跟花家外小姐說聲抱歉,那日我實在是身體不適,冇有嚇壞花家外小姐纔好。”

再次恢複了溫潤儒雅的百裡榮澤,在陽光下溫潤的如同一塊璞玉。

如此的極具欺騙性,就是連屋子裡的凝涵都是看的有些愣神的。

這……

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披著羊皮的混蛋?

範清遙早就習慣了百裡榮澤的偽裝,聽聞此話也是勾唇淺笑著,“那日之事也是臣女大驚小怪了,三殿下何必自責。”

百裡榮澤冇想到範清遙竟如此的好說話,興致一下子就是高昂了。

範清遙則是頓了頓又道,“聽聞三殿下此番前來護國寺,是為了給皇上狩獵祈福的,三殿下如此孝心,彆說皇上知曉定是要倍感欣慰,就是臣女都是自愧不如的。”

“俗話說百善孝為先,花家外小姐言重了,況且我也是真心期盼父皇能夠滿載而歸,平安回主城的。”百裡榮澤話說的倒是謙遜的,隻是那驕傲地下巴卻是衣鏡微微地揚起來了。

“如此倒是剛好,聽聞護國寺新收了百顆樹苗,臣女更是聽說樹木使人得清涼,為七種福田之一,廣行則生梵天,佛經亦有雲,花草樹木皆有佛性,培植樹木,乃是虔誠祈禱之首。”

你不是一心想要給你爹祈福麼?

不如就趁此趕緊去實現你的自我價值吧。

剛巧此時,一群僧人就是抱著樹苗走了過來。

百裡榮澤,“……”

晴天一聲霹靂響,整個人僵得有多硬,就說明被雷給劈得有多狠。

本祈福是假,煮熟飯纔是真。

可如今都是被範清遙趕到架子上的百裡榮澤,就算是硬著頭皮那也是要上了的。

若不種樹,那就不是給父皇虔誠祈禱……

這帽子他就是有一百個腦袋也是頂不住的。

凝涵走出門時,就是看見麵黑臉黑哪那都黑的三殿下,跟僧人一起扛著樹苗走了。

“小姐,您捐贈樹苗難道就是為了讓三殿下去種樹?”

“花錢花在裉節兒上,好鋼才能用在刀刃上。”

怎麼說她跟百裡榮澤還有著一世的孽緣,既百裡榮澤想要給自己親爹祈福,她自然也是要順水推舟一把的。

往後的幾日,在護國寺內都是能夠看見三皇子那麵朝黃土背朝天的辛勤身影。

綺之一直都是忙前忙後地侍奉著百裡榮澤,隻是在看向範清遙時,她的眼神則就是更加的嫉恨並存了。

範清遙也是不在意的,仍舊耐心地等待著……

一個人和一個訊息。

結果冇想到,她冇把自己想要等到的訊息等來,反倒是等來了此次秋獵,當今太子殿下跟皇上被狼群圍困的訊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