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隨著範清遙一席話出口,範自修連同孫高銓就是百裡榮澤都是爆出冷汗了。

不說為什麼進宮侍疾。

更不說為何會倒在宮門口。

這是在逼他們跟著她對峙不成?

百裡榮澤隻覺得這一刻自己汗流浹背,本就是心虛如何對峙?

更何況,一看著範清遙那張臉蛋,再是想著範清遙的本事,他還真的不想撕破臉。

範自修自是不打算吃這個悶頭虧的,張口就道,“孽障,你給我把話說清楚,我根本就不曾碰過你,你何以如此汙衊於我!”

範清遙幽幽地看向這個自己曾經稱呼為爺爺的人,這一刻的心裡竟是毫無波動。

“我並冇有說是範丞相打了我,我隻是說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範丞相想要讓我扯謊矇騙皇後孃娘不成?”

“滿口胡言,我怎麼可能讓你欺瞞皇後孃娘!”

“那範丞相剛剛的話又是何意?”

範自修,“……”

他就是想要證明自己的清白而已,怎麼繞來繞去就是成了欺瞞皇後的大罪了?

是天氣太熱還是怎麼了,他怎麼就是覺得眼前這麼黑呢!

範清遙目光幽冷地看著範自修。

曾經多少次,範雪凝做錯了事情都是栽贓到了她的頭上。

那個時候範自修又可曾聽過她一句解釋?

現在這種有話說不出的滋味,也是時候該換人嚐嚐了。

孫高銓看著被懟到懷疑人生的範丞相,把原本到了嘴邊的話就又是都嚥了回去。

反正又不是他讓範清遙進宮侍疾的。

這個時候他還是彆主動去冇事兒找抽了。

百裡榮澤就更是不用說了,看著那伶牙俐齒的範清遙,連說話的勇氣都冇有了。

若是當真把話說明,能不能說得過範清遙未可知,但得罪了範清遙是一定的。

到時候他除非是用強的,不然真的彆想再是靠近範清遙一步了。

甄昔皇後餘光掃過百裡榮澤那糾結的臉,噁心的差點冇是吐了。

到了現在還惦記著抱得美人歸,這百裡榮澤也真的是夠了。

“範清遙,本宮倒是好奇,你為何要這個時候進宮侍疾?”既清遙有自己的主意,她自然是要配合著往下說的。

範清遙努力支撐起自己痠疼到如泡在醋裡的四肢,咬牙跪在了甄昔皇後的麵前。

“啟稟皇後孃娘,我外祖父的部下傷害了三殿下,我花家理應受罰,如今外祖二人遠離主城,花家所有男丁發配邊疆,花家隻剩一群孤苦伶仃的女眷,既是要忙於生計又是要受人白眼,若此番我進宮給三殿下侍疾,能讓花家遠離是非曲折,我心甘情願。”

如此一番話,就是把宮門口的侍衛們都是說的眼睛發紅了。

無論花家如此的罪大惡極,又是跟花家的女眷有何乾係?

禍不及妻兒,花家的女眷和錯之有!

百裡榮澤隻覺得後麵的目光鋒芒刺背,那一雙雙盯在他身後的眼睛,似是要將的後背戳穿戳爛才肯罷休。

跪在地上的範自修和孫高銓自也是冇好到哪裡去。

頂著眾人的視線,他們就是連抬頭都是覺得費勁。

甄昔皇後知道,範清遙是真的難受了。

這孩子看著瘦小無助的,可卻是個異常沉穩且有主意的。

如今能說出這種話,道這種苦,可見心裡是真的委屈了。

範清遙麵對甄昔皇後那不忍的目光,卻是不動聲色地搖了搖頭的。

苦嗎?

她並不覺得。

無論花家遭受怎樣的厄運,她都是要將花家再次撐起來的。

隻這些踩踏著花家,還厚顏無恥說著花家罪有應得的人,必須要付出成倍的代價!

這眼下,不過隻是剛剛開始罷了。

終有日,她會讓這些人嚐到如她上一世一般的惡果!

甄昔皇後攥緊袖子下的手,都是覺得自己有些控製不住了。

這孩子就是太堅強了。

堅強到讓人不能不心疼啊。

剛巧,和碩郡王妃就是這個時候來了。

“清遙啊,這是怎麼了啊?”和碩郡王妃一看見範清遙那跪在地上,汗流浹背的模樣,眼睛直接就是紅了的。

範清遙看著和碩郡王妃有一瞬間的呆愣。

不過很快她就是反應過來,怕是甄昔皇後的手筆了。

冇想到甄昔皇後為了她竟是能夠做到如此。

若她再是對百裡鳳鳴有什麼二心,就是連甄昔皇後的這份苦心都是對不起的。

甄昔皇後見和碩郡王妃到了,就知道這戲該往下唱了。

“和碩郡王妃此言何意?難道真當這皇宮是洪水猛獸不成?是範清遙自己前來皇宮想要給三皇子侍疾的,就算要質問,和碩郡王妃也是該質問範清遙纔是。”

甄昔皇後聲聲嚴厲,哪怕是心知肚明的和碩郡王妃也是給嚇了一跳的。

不過好在和碩郡王妃也是見過風浪的,頓了頓就是道,“皇後孃娘息怒,臣婦也隻是擔心小清遙的安慰而已,並冇有肆意指責之意,隻是臣婦有一疑問,小清遙一向安分守己,怎好端端的忽然會進宮侍疾?”

甄昔皇後挑了挑眉,“本宮也很好奇,範清遙為何獨獨要進宮給三殿下侍疾。”

幾乎是同時,兩雙眼睛就是都落在了百裡榮澤的身上。

甄昔皇後就是又道,“澤兒可是知道?”

都是到了這個時候,百裡榮澤就算是有天大的膽子,那也是不敢說是自己讓範清遙進宮侍疾的。

如今母妃不在宮裡,若是他當真點了頭,隻怕瞬間就會成為甄昔皇後與和碩郡王妃炮火全開的活靶子。

甄昔皇後,“……”

和碩郡王妃,“……”

宮門口的侍衛們,“……”

冇用的孬種!

甄昔皇後等了半晌,纔是又道,“很明顯此事跟澤兒是冇有關係的,和碩郡王妃也是彆在這裡咄咄逼人了,既是人無大礙,和碩郡王妃就是早些把人帶走好了。”

和碩郡王妃卻是跪在地上冇動,隻是摟著身邊有氣無力的範清遙又道,“人都是已經如此模樣了,怎麼會什麼事都冇有?”

甄昔皇後就是豎起了眉眼,“和碩郡王妃此言是何意?就算範清遙真如何,那也是花家的事情,和碩郡王妃又以何種身份如此質疑?”

和碩郡王妃知道重頭戲來了,特揚起下巴說的鏗鏘有力,“前些時間郡王就是有心想要認了花家外小姐當乾女兒的,隻是一直冇找到合適的機會,既今日皇後孃娘也是在的,臣婦就直言不諱了,我和碩郡王府認花家外小姐範清遙為義女,從今往後,範清遙便是我和碩郡王夫婦的乾女兒!”

那後麵的幾句話乾脆是用吼出來的,生怕彆人聽不見似的。

甄昔皇後,“……”

本宮隻是讓你配合著演戲。

你也不用如此賣力啊……

百裡榮澤腳下一晃,差點冇是摔倒當場。

義女……

那也就是郡主了?

一個縣主他還是能夠指使的,可一個郡主,尤其還是和碩郡王府的郡主……

以後隻怕他就是再有心想要命令範清遙,怕也是冇有那個權利了。

跪在地上的範自修隻覺得心口生疼。

一個縣主還冇完,就又是成了個郡主……

該死的孽障還有完冇完了!

範清遙愣愣地看了看甄昔皇後,又是看了看身邊的和碩郡王妃。

是真的驚訝了。

就算今日冇有甄昔皇後,她也是做好了全身而退的準備的。

結果冇想到……

和碩郡王府的郡主,還真是既榮耀又燙手。

她都是以為自己玩的夠大了。

不曾想皇後孃娘與和碩郡王妃玩得更大!

和碩郡王妃拉著範清遙起了身,“既皇後孃娘冇其他的事情,臣婦就是帶著小女先行告退了。”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

戲都是唱完了,還留在這裡曬什麼太陽?

宮門口那些才站起來不久的侍衛,又是齊刷刷地跪在了地上。

現在人家都是郡主了,他們除非是想死了纔不施大禮相送。

百裡榮澤看著範清遙轉身的背影,不甘心地咬緊了牙關。

就差一步……

就差一步這人就是他的了!

忽然似想到了什麼,百裡榮澤一下子就是朝著地麵倒了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太子總想嬌寵我,太子總想嬌寵我最新章節,太子總想嬌寵我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