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聽聞凝添的回稟,自是鬆了口氣。

眼看著天色不早,她便是起身打算洗漱睡覺了。

接連幾日,她都是黑白顛倒的研究著為調配五皇子解藥,白天就算睡得再多,人也是疲乏不堪,如今好不容有了睏意,倒是難得的。

“小小姐,有人找,這會子人就在門口等著呢。”許嬤嬤忽然進門道。

正是往床榻邊走去的範清遙停下腳步,“可知道是誰?”

許嬤嬤搖了搖頭,“是一個女子,卻不肯自報姓名。”

女子嗎?

“請進來吧。”範清遙想著估計是素紅派來的人,反正也隻是聽個訊息而已,應該用不了多長的時間。

許嬤嬤去的很快,回來的更快。

等簾子掀起來,就見一個披著披風的清瘦人影邁步進了門。

在看見範清遙時,那人倒是不賣官司,主動摘下了頭上的帽子。

範清遙,“……”

二皇子妃?!

二皇子妃瞧著範清遙眼中的不可思議,苦笑了一聲,“我以為,太子妃應該知道我是為何而來的纔對。”

範清遙剛剛是真的冇想到,但現在也確實是知道了。

“坐吧。”範清遙走到羅漢床邊,示意二皇子妃上座,人都是已經進門了,她就算有心攆也是不能開口了。

二皇子妃上前幾步,卻是‘噗通!’一聲,跪在了範清遙的麵前。

範清遙,“……”

看樣子,好好的話好好說是不大可能了。

“我知道母妃不該給皇後孃娘下毒,更不該一邊跟皇後孃娘示好,一邊還跟愉貴妃糾纏不清,可母妃也是冇辦法啊,聽聞母妃年輕的時候就一直被愉貴妃欺壓在頭上,母妃這是怕了,纔不得已選擇了一條比較穩妥的路。”

二皇子妃口中的這位母妃,指的自然是劉淑妃。

二皇子妃之所以能夠成為二皇子妃,完全是劉淑妃一手促成,對於二皇子妃來說,劉淑妃是她曾經的恩人,也是現在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如今劉淑妃出事,她自然是要來幫忙求情的。

範清遙隻聽說韓賢妃在皇後孃娘那裡栽了跟頭,倒不知其中還有劉淑妃的事情,如此她便也是明白了皇後孃娘這敲山震虎的手段。

“二皇子妃也說此事是出在了宮裡麵,你我皆是宮外之人,這事兒我怕也是愛莫能助。”

不是說二皇子妃求了,範清遙就一定要答應的。

二皇子妃不死心,“皇宮之中,誰不知皇後孃娘對太子妃的喜愛?”

“就因為皇後孃娘對我喜愛,所以我便可以幫著外人拆皇後孃孃的台?”

其實範清遙也不知道皇後孃娘這步棋究竟要往哪裡走,但皇後孃娘既然出手了,就一定有其自己的道理,範清遙可以不管不問,但不能背叛。

二皇子妃再是蹭上前幾步,握著範清遙的腳踝,“如今愉貴妃已經徹底跟母妃斷了往來,母妃在宮裡麵可謂是寸步難行,皇後孃娘又各種施壓……我隻是希望太子妃能跟皇後孃娘求求情啊。”

情可以求。

但不是人人都配的。

“當初劉淑妃敢給皇後孃娘下毒,就該做好落得今日下場的準備。”範清遙是不知道宮裡麵發生了什麼,但劉淑妃給皇後孃娘下毒是一定的,這點小伎倆連她都瞞不住,更何況是皇後孃娘了。

二皇子妃驚愣住,“母,母妃給皇後孃娘下毒?不,不會的,這事兒當初宮裡麵傳的時候,說的是韓賢妃……”

範清遙冷笑一聲打斷,“傳的是韓賢妃,可最後得到教訓的又是誰?”

二皇子妃,“……”

是誰難道還不清楚嗎?

“劉淑妃連給皇後孃娘下毒的事情都做的出來,如今不過是自食惡果而已,我並不覺得有什麼可憐之說,反倒是覺得皇後孃娘仁慈,若換成是我,怕二皇子妃就是想給劉淑妃求情都來不及了。”

什麼人連求情都來不及?

自然是死人!

看著範清遙那雙黑漆漆泛著寒光的眼睛,二皇子妃就是禁不住渾身一顫。

母妃說,太子妃是比皇後孃娘更甚的存在,是她當時傻了,竟是冇有相信。

範清遙抽回腿,冇空在這裡陪著二皇子妃大眼瞪小眼,“與其二皇子妃跪在這裡求我,倒不如去開導開導劉淑妃,皇後孃娘是懲罰了她冇錯,但她現在不是還好端端的活著嗎?”

二皇子妃愣了愣,“太子妃的意思是……”

“隻要活著,一切就都有轉機,就看當事人如何抉擇了。”

二皇子妃看著範清遙靜默了半晌,才點了點頭起身告辭了,是她魯莽了,冇有看清楚其中的門道,太子妃說的對,隻要人活著就冇有死局。

範清遙望著二皇子妃離去的背影,哪裡還有半分睏意,乾脆轉身回到了書案前,繼續研究解藥去了。

以皇後孃孃的手段,想要了劉淑妃的命輕而易舉。

既然劉淑妃現在還活著,就說明皇後孃娘還有用得著她的地方。

雖然範清遙不清楚原因,但並不耽誤她幫忙把劉淑妃往皇後孃娘麵前推上一推。

二皇子妃這邊冇有說動範清遙,反倒是在無形之中被範清遙給說動了,出了西郊府邸,直接就是奔著皇宮去了。

劉淑妃現在也是焦頭爛額,她是真的冇想到皇後孃娘下手這麼狠,斷絕了愉貴妃那邊也就算了,現在就連她在宮裡麵的地位都是岌岌可危的,有其是內務府的那幫人,完全就不把她當人對待。

二皇子妃瞧著劉淑妃現在的落魄,又是害怕又是心疼的,隻能勸說道,“依我看,母妃還是跟皇後孃娘低個頭吧,不然若是再這麼下去……”

能不能挺過下一個冬天都不知道了。

劉淑妃歎了口氣,“我知道了。”

現實接連的打擊,早已將劉淑妃對皇後孃孃的恨意給抹平了。

連能不能活著都是個問題,還恨什麼呢?

第二天一早,劉淑妃就是主動來到了皇後孃孃的麵前。

甄昔皇後仍舊是一派的祥和,“劉淑妃來了啊。”

劉淑妃現在一聽見皇後的聲音,雙腿就不覺發軟,連忙跪在了地上,“以前是臣妾愚鈍了,還請皇後孃娘給臣妾指一條明路。”

甄昔皇後滿意地點了點頭,“百合啊,把人給扶起來吧,剛巧昨日內務府給本宮送來了幾套衣裙,本宮瞧著顏色太淺了,如今瞧著倒是適合劉淑妃。”

劉淑妃隨著百合站起來,就看見有宮女端著托盤進了門。

看著托盤上,那一件件精美的衣衫,劉淑妃艱難地吞嚥了一下口水。

皇後孃娘這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