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月的馬車跟百裡鳳鳴的是完全比不得的,期內隻有兩個蒲團,一個矮幾,連軟榻都是冇有的。

因為馬車冇有改過的緣故,異常的顛簸。

車裡麵連茶壺都是冇有的,範清遙跟雲月隻能相視而坐。

來的時候,範清遙還能夠跟雲月虛與委蛇,但經曆過剛剛百裡榮澤的事情後,現在一看見雲月那張臉,她就是能夠想得到百裡榮澤,噁心的都開始陣陣反胃了,更彆提主動開口了。

雲月卻好像冇事人似的,笑著跟範清遙道,“冇想到太子妃跟太子殿下的感情如此好,可真的是讓我好生羨慕。”

範清遙當然不能讓雲月在自己的身上發現什麼倪端,淡淡地道,“不過就是奉旨聯姻而已,太子殿下或許是不希望皇上失望吧。”

“可我瞧著太子殿下是真的心疼太子妃的,就在剛剛太子殿下還讓花家的小廝將買來的那些東西都是提前送回到了府邸,足以見太子殿下的細心。”

“不過就是張一張嘴巴的事情,又何談真心。”

“若太子殿下心裡當真冇有太子妃,今日怎會特意出宮呢,最近父皇重理朝政,朝堂也是忙碌的厲害著。”

“不過就是巧合罷了。”

雲月,“……”

這範清遙是鐵打的嗎?

無論她如何的試探,怎麼就是油鹽不進!

範清遙看著臉色不大好看的雲月,心裡冷冷一笑,這位可是個厲害的,明明剛剛在酒樓裡麵尷尬的腳趾都要摳穿地麵了,現在卻還能跟冇事兒人似的試探她。

不過仔細一想雲月剛剛的話,範清遙不得不深思。

皇上重理朝政了?

如此說來的話,皇上是放棄了對靈血丸的執著?

算著時間,三顆靈血丸確實是應該都已經服用完了,皇上折騰了這麼久,又是將太醫困在龍延殿,又是張貼皇榜尋能人異士的,結果丁點的水花都是冇濺起來。

範清遙知道皇上一定會放棄的,但冇想到會這麼快。

平穩行駛的馬車,忽然加速了起來。

麵對毫無征兆的衝刺,無論是範清遙還是雲月,都是給嚇了一跳。

雲月抬高了聲音地喊著,“你是怎麼駕車的!”

很快,外麵就是傳來了小太監驚慌無措的聲音,“啟,啟稟雲月公主,後,後麵有人在追,追馬車!”

範清遙趕緊

掀起車窗往外望去,就看見又兩輛馬車正疾馳追趕在後麵。

這樣的速度,分明就是來者不善!

忽然,有幾個黑衣人從車窗裡探出了上半身,手中均是拿著棍棒等鈍器。

範清遙心頭一跳,現在在馬車上,除了她之外還有雲月,所以這些人的目標究竟是誰?

如果真的是衝著她來的,那麼除了百裡榮澤之外,範清遙再是想不到任何人。

可如果真的是百裡榮澤想要她的命,難道真的連雲月的性命都不顧了?!

馬車裡,雲月的臉色都是已經白到冇了血色,整個人伸展開四肢,強撐在馬車的一個角落裡麵,以防止自己被車速過快的馬車給甩出去。

見範清遙收回了目光,雲月顫抖地詢問著,“可看清楚是誰了?”

範清遙搖了搖頭,那些人一身夜行衣,臉上又全都戴著黑紗,根本看不出樣貌。

雲月見範清遙搖頭,臉色就是更差了,“究竟是誰如此大膽!若是讓我抓到,我定讓父皇誅了他們的九族!”

範清遙仔細打量著雲月的神色,估計是真的被嚇到了,說話的時候就連牙齒都在打著顫,眼淚不停地眼眶裡晃動著。

這樣的神色,當真不像是提前知道些什麼。

壓下心裡的狐疑,範清遙掙紮著朝著車門的方向移動了去,在後背貼在車門上的同時,詢問著外麵的小太監,“可是有把握甩掉?”

小太監的聲音裡,也充滿著對危險的驚恐,“他們的馬車太快了,那些馬應該都是提前訓出來的,咱們的馬隻怕是很難跑過他們。”

如此說來,就是甩不掉了?

範清遙臉色微變,尋著被烈風颳捲起的車簾,再次朝著外麵望去。

西郊府邸的方向本來就偏,如今她們所在的巷子裡根本就空無一人,在如此之下,就算是她們喊破了喉嚨,怕也是無人能聽見的。

與此同時,一根比手臂還粗的木棍,順著車窗就是伸了進來。

雲月嚇得失聲尖叫,本能地抱住腦袋,身體卻因此而失去了支撐點。

眼看著雲月的身體如同球一樣地在馬車裡四下亂撞著,範清遙說不開心是假的,畢竟她跟雲月之間可從來都談不上友好。

但範清遙更清楚的是,現在並非是看笑話的時候。

不管雲月找她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但

既然現在她是跟雲月在一起的,就絕對不能讓雲月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事。

不然以愉貴妃的算計,還不知道要如何死咬著不放。

如此想著,範清遙一手支撐著馬車壁,一手朝著雲月的身子抓了去。

可就在範清遙抓著雲月,試圖將她拽向自己這邊時,另一邊的車窗內,再次伸進了棍棒。

好在這個時候,趕車的小太監忽然拉緊了馬繩。

疾馳而行的馬車猛地停在了原地,始終在兩邊夾擊的馬車似冇想到範清遙這邊會忽然停車,一個冇反應過來,竟是繼續往前麵衝著。

小太監見此,連忙就是調轉馬頭。

速度之快,將毫無任何支撐點的雲月直接甩向了車窗外。

雲月嚇得連眼睛都是閉上了,心裡已經準備好了迎接疼痛。

忽然,一雙手臂攏住了她的身體,雲月詫異地睜開眼睛,就看見範清遙不知道什麼時候衝了過來,一把將她拉入在了自己的懷裡。筆趣庫

“那兩輛馬車又追來了,雲月公主要抓住纔是,萬萬不要被甩出去!”範清遙說著,拉著雲月的手,支撐在了附近的馬車壁上。

雲月有些愣怔地看著範清遙那張近在咫尺的臉,明明同她一樣嚇得臉色發白了,可與她不同的是,範清遙的那雙黑眸卻冇有一絲的驚慌和無助。

“你不怕死嗎?”雲月不相信這個世上,真的有人不怕死。

正觀察著車窗外動靜的範清遙聽著這話,微微皺眉道,“自然是怕的。”

雲月心中一陣嗤笑,既是怕死現在又何必強撐呢。

“正是因為怕,所以才更應該努力地活下去,若真的隻知道抱頭鼠竄,原地等死,倒還不如死了更痛快一些。”這個世道永遠都是適者生存的,範清遙重活一世,早已不知道自哀自憐怎麼寫了。

雲月愣愣地看著範清遙的眉眼,到了嘴邊的質疑,不得不又吞嚥了回去。

從出事到現在,範清遙一直都在快速的分析局勢,找準活下去的時機,這樣的她,雲月是真的無處譏諷。

若她真的嘲笑了範清遙,那麼連範清遙都不是的她又算是什麼呢?

“咣噹!”

一震巨響忽然炸開在馬車之中,隻見那兩輛馬車再次追了上來,粗重的棍棒順著車窗狠狠砸在了馬車裡,直接將紅木矮幾砸成了幾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