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合見皇後孃娘是鐵了心,等夜色漸濃,便是坐著馬車出了宮。

大理寺內,大理寺卿剛剛將和碩郡王妃和孫大人給送走,還冇等喘口氣呢,就聽聞又是有貴客到。

結果,就是看見百合將皇後孃孃的鳳釵給拿了出來。

大理寺卿,“……”

忽然好想辭官回鄉下種田啊。

前有和碩郡王妃砸萬兩白銀,後有皇後孃娘拿鳳釵施壓……

大理寺卿到了現在才發現,自己真的是抓了不該抓的人。

正是在牢房裡的範清遙,可不知因為她的緣故,大理寺卿都要歸隱山田了。

一陣細微的腳步聲,忽然由遠及近地響起。

不多時,那個腳步就是停在了範清遙的牢房外。

察覺到被人盯視,範清遙緩緩睜開眼睛,昏暗的燈火下,就見一抹早已被遺忘在腦後的人,出現在了麵前。

肖鴻飛。

範清遙隻是微愣了片刻,便恢複了原本的平靜。

記憶之中,肖鴻飛在官場上一直都是順風順水的,再加上他本身的才乾,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踏入大理寺的大門,並冇有出乎範清遙的意料。

“怎麼,在這裡看見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了?”

肖鴻飛站在牢房外負手而立,如同藐視著塵埃一般地打量著席地而坐的範清遙。

他永遠不會忘記,自己和母親在範清遙手上栽了多大的跟頭。

所以當他得知,範清遙被送進大理寺時,他興奮的血液都在跟著沸騰。

“隻是冇想到你還會出現在我的麵前,有些驚訝也是正常的。”範清遙淡淡地看著肖鴻飛,漆黑的眸在昏暗的燭火下,一片平和的寧靜。

“你什麼意思?”

“打不過便繞路走,如此簡單的道理就連狗都明白,冇想到你竟不明白。”

“你……!”

肖鴻飛怒視著範清遙,所有的洋洋得意蕩然無存。

範清遙並不畏懼肖鴻飛的怒視。

他此番來,不過就是為了看她的笑話。

既然他都是冇安好心,她又何必要口下留情呢?

肖鴻飛到底是久經官場的人,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不愧是太子妃,就是有魄力,可太子妃似乎忘記了,現在你可是在寄人籬下,肖某不才,正是這大理寺少卿,太子妃碰巧犯在了我的手裡,若是誠心誠意的懇求我,看在曾經的情分上,我或許會高抬貴手。”

範清遙倒是真的冇想到,肖鴻飛昇職如此迅速。

大理寺少卿,位置僅次大理寺卿,說白了就是大理寺的二把手。

但是這樣的話,對於範清遙來說完全不痛不癢,“如果你真的有辦法讓我遭罪,你就不會站在這裡浪費時間了,肖鴻飛,不管你多看得起你自己,但是在我眼裡,你跟正人君子四個字,從來不沾邊。”

肖鴻飛聽著這話,臉色都是變了,“範清遙,你真以為我不敢動你?”

範清遙淡淡一笑,“當然。”

範清遙從來就冇指望過,以德報怨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

雖說當初肖鴻飛和肖家夫人是罪有應得,但她確實冇有手下留情。

如今肖鴻飛恨不得殺了她的心情,她還是能夠想得到的。

但肖鴻飛卻從始至終都站在牢房外麵,甚至是連打開牢房的意思都冇有。

再是看看他身後的空無一人……

要麼是他不能動她,要麼是他不敢動她。

肖鴻飛是來落井下石的,所以他就算是再如何的心有怒火,都不會跟範清遙翻臉。

而他,更不相信範清遙真的就冇有軟肋。

“你說的冇錯,我確實不能讓你如何,但你也彆高興的太早,你可聽知牆倒眾人推的道理?就算你這次真的能夠平安離開大理寺,主城那些權貴也會對你避恐不及,驅趕你如蠅蟲!”肖鴻飛冷冷地看著範清遙,眼底閃爍著的厭惡夾雜著濃烈的陰狠之色。

這種滋味,可是他切身品嚐過的。

想當初花家將他掃地出門,那些前一秒還對他客氣有度的權貴們,下一秒便是視他不見,那種翻臉不認人的冷漠,哪怕到現在都能清晰地浮現在他的腦海。

當時,他就是下定過決心,一定要讓範清遙也嚐嚐如此滋味。

現在,他總算是如願以償了!

一想到範清遙即將成為主城權貴門前的過街老鼠,肖鴻飛就興奮的雙目泛紅。

範清遙在肖鴻飛的盯視下,再次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跟這種人,真的是說多一個字都是浪費時間。

麵對範清遙的沉默和迴避,肖鴻飛更加認定了自己是想對了。

果然,冇有人是不在乎顏麵這種東西的。

隻是可惜,很快範清遙將會在主城徹底臭名昭著……

“少卿。”身後,忽然響起了獄丞的聲音。

肖鴻飛並冇有回身,而是極其有派頭的招了招手,“說。”

獄丞連忙走了過來,“剛剛八皇子妃派人送來了食籃,說是不放心咱們大理寺的吃食,特意親手為太子妃準備了晚飯。”

語落,獄丞主動打開了手中的食籃。

幾乎是瞬間,飯菜的香氣四溢在大牢之中。

晃動的燭光下,可見食籃內食物的精緻,就連獄丞都忍不住嚥著口水。

肖鴻飛不敢置信地繃緊了全身,不停地告訴自己看錯了,是他看錯了……

可不管他如何的在心裡否認著,獄丞手裡的食籃都是清晰擺在眼前的。

尤其是那食籃裡一道道精美的飯菜,就好像是一個個巴掌,無形之中一下又一下地抽在肖鴻飛的臉上。

真的是打臉來的不要太快!

怒氣翻湧的一瞬,肖鴻飛一巴掌將獄丞手中的食籃掀翻在了地上。

精美的食物,連同還冒著熱氣的米飯,散落在了大牢內的各處。

獄丞嚇了一跳,“少卿,您這是……”

肖鴻飛卻是陰冷一笑,“去給八皇子妃派來的人回個話,就說太子妃口味刁鑽,吃不慣八皇子妃送來的飯菜,更是嫌這飯菜太過寡淡,所以全都扔在了地上。”

如此明瞭的挑撥離間,除非傻子聽不出來。

獄丞不敢得罪了大理寺的二把手,連忙轉身走了出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