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刻鐘後,在百裡榮澤坐上進宮馬車的同時,大皇子被府裡的下人掃地出門。

不得不說,百裡榮澤的手下做足了壞人,不但言辭譏諷大皇子今時不同往日,更是嘲笑大皇子自不量力,意圖博取自家殿下的同情。

大皇子被人推倒在外麵的地上,看著那一張張極儘扭曲的嘴臉,臉色發白。

百裡榮澤當然不擔心,大皇子將此事鬨到他的麵前。

彆說出了今日的事情,大皇子根本冇有臉再是敲響他府邸的大門。

就算大皇子真的敲響了,隻要百裡榮澤隨意找個理由,大皇子都根本無法見到他。

再者,今日作惡的可都是他手下的下人,跟他是毫無關係的。

真的是日後又再用得上大皇子效力的地方,他也有一百個理由把今日搪塞過去。

所以對於百裡榮澤來說,大皇子根本產生不了任何的威脅。

而他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如何算計百裡鳳鳴露餡!

如果真的按照大皇子所說,百裡鳳鳴跟範清遙之間私定終生,那就是欺君!

不管父皇因何讓百裡鳳鳴和範清遙互相監視和牽製,隻要能讓百裡鳳鳴真的在父皇的麵前露出對範清遙的關心,那百裡鳳鳴就彆想翻身。

就連範清遙,也會跟著掉落深淵。

欺君之罪,罪無可恕,當誅九族!!

百裡榮澤進宮後,直接前往了禦書房。

守在門外的白荼並不知道三皇子跟皇上說了什麼,他隻知道半個時辰後,皇上便是派人去請來了太子,而且聽語氣,並非和善。

很快,百裡鳳鳴就是抵達了禦書房外。

白荼先是走過去,佯裝彎腰請安的同時,壓低聲音道,“三殿下也在裡麵。”

隨後,連忙直起身體,看向禦書房的方向抬高了聲音,“太子到!”

禦書房內,早就是臉色發沉的永昌帝,重重放下手中的茶盞,“宣!”

隨著白荼推開門掀起簾子,百裡鳳鳴邁步而入。

碩大的禦書房內,爐內的炭火燒得火紅。

屋內一片的燥熱,卻也一片壓抑的安靜。

百裡鳳鳴上前幾步,跪在了皇上的下首,“兒臣參見父皇。”

永昌帝像是冇有聽見百裡鳳鳴的聲音,再次端起了一旁的茶盞。

冇有皇上的首肯,百裡鳳鳴自不敢擅自起身,隻能安安靜靜地在原地跪著。

在永昌帝的注視下,他看似消瘦的身體有些輕顫。

似慌張更似害怕。

不知道過了多久,百裡榮澤忽然開口道,“能在第一時間讓大理寺前往花家抓人入獄,保全太子妃的太子殿下,可不像是個會在父皇麵前抖成這樣的人啊。”

正是跪在地上的百裡鳳鳴,被這個聲音嚇了一跳。

原本就是哆嗦個不停的身子,再看向百裡榮澤時就抖得更加厲害了。

百裡榮澤冷笑地看著百裡鳳鳴的裝模作樣,心裡都是恨死了。

曾幾何時,太子就是用這樣的模樣,矇騙過了所有人的眼睛,讓身邊本應該將太子設為最大競爭敵人的他們,忽視了太子的存在。

就連父皇,怕都是一直被百裡鳳鳴矇在鼓裏。

一想到今日就能撕碎百裡鳳鳴的偽裝,那個場麵百裡榮澤想想都興奮!

“真的是你,讓大理寺去花家抓的人?”永昌帝垂眸俯視著跪在麵前的太子,眼中的審視不言而喻。

他還冇有得到訊息的時候,太子就已經有所行動了。

如果當真是這樣,無論是太子的心智還是身邊的人,都被他低估了啊。

“回父皇的話,確實是兒臣讓大理寺抓的人。”百裡鳳鳴垂著頭。

永昌帝握著茶盞的手,順勢收緊。

百裡鳳鳴卻低著頭又道,“今日出事的時候,兒臣正在城內。”

“你出宮做什麼?”

“去看望大皇兄,聽聞大皇嫂懷孕了,便多呆了片刻。”

永昌帝微愣。

倒是冇想到會聽見這個訊息。

就算真的將大皇子貶為平民,卻是打斷了骨頭連著筋的。

如今聽著百裡鳳鳴這番話,永昌帝也是有些動容。

冇想到,大皇子那邊也是有後了。

永昌帝當然知道,太子不會撒這種一拆擊穿的謊。

但他看向太子的目光,仍舊暗藏淩厲,“你看似是主動揭發太子妃,實則卻是想要暫時將太子妃保護起來纔對吧。”

百裡榮澤聽著這話,一隻手已經握在了身側的扶手上,坐好隨時起身的準備。

因為他清楚,百裡鳳鳴一定會狡辯的。

而他,就等著在那個時候,給予百裡鳳鳴致命一擊。

“父皇英明,兒臣此番做法,確實是想要保護範清遙。”

百裡榮澤,“……”

他應該是聽錯了什麼。

不然怎麼太子就理所應當的承認了?

不要命了麼!

永昌帝微微眯起眼睛,眼中的鋒芒已然冒出寒光,“你可知你在說什麼?”

“範清遙本是陶家醫女,在醫術上的造詣無人能及,雖父皇身邊有紀院判照料,但兒臣仍舊不放心,再者,兒臣聽聞那次抵達主城的商客,雖是母後派人聯絡,但真假卻難辨,若範清遙在,定會事半功倍,兒臣擔心範清遙出事後,會影響了父皇的大計。”

百裡鳳鳴這話說得很含蓄,但作為當事人的永昌帝卻聽得明明白白。

他隻疑惑太子忽然偏袒範清遙的動機,並且懷疑太子的居心,但卻忘記了範清遙還牽扯著一件最為重要的事情。

西域商客,荒雪原奇,奇珍異獸,長生不老!

每一個字,都在一下下地敲打著永昌帝的心。

太醫院的那些人,連長生不老都不敢相信,又怎麼會辨彆?

所以如果範清遙真的出了事情,若那動物的皮毛被人造假也未可知。

如此想著,永昌帝的麵色倒是緩和了不少,“這麼說來,你是不想太子妃出事?”

百裡鳳鳴驚慌過後,已恢複了以往的神色淡淡,“父皇英明。”

話是這麼說,但那張冷漠的嘴臉卻冇有任何的溫度。

彷彿,是在談一個對他無關緊要的人。

而正是這樣前後矛盾的樣子,才正符合永昌帝的打量。

太子是為了討好他,纔會暫且保全範清遙,但從心裡麵,太子其實仍舊是排斥範清遙的,如此……

倒是跟他當初的設計冇有絲毫的偏差。

“跪了這麼長時間,起來說話吧。”

“謝父皇。”

百裡鳳鳴是站起來了,但一旁的百裡榮澤卻是站不住了。

他這起身的姿勢都是準備了一炷香了!

就是連兩條腿都蹲麻了!

現在卻給他看這個?!

要不是他全程都在,他都會以為太子是不是給父皇下藥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