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厚重的大門再次被推開,四兒媳四兒媳雅芙從裡麵慌慌張張地跑了出來。

“清遙啊,你是清遙吧?”四兒媳雅芙靠近到範清遙的身邊,壓低聲音問著。

範清遙點了點頭。

四兒媳雅芙的眼淚猛地就流了下來,“這孩子可是凍壞了?我是你四舅娘,你,你和你娘怎麼落得這般地步了?”

四兒媳雅芙的心疼是真的,愧疚也是真的,這可憐的孩子究竟是遭了什麼罪,才落得這般狼狽?

“我這裡有些銀子,你先帶著你娘去旁邊的酒家吃些東西,暖和暖和身子,等晚上她們都睡下了,我再偷偷帶著你跟你娘回府。”四兒媳雅芙從袖子裡掏出了一些碎銀子塞給了範清遙,卻不敢看範清遙的眼睛。

範清遙小小地手攥著銀子,看著四兒媳雅芙鄭重其事地道,“謝謝四舅娘。”

這一聲四舅娘,叫的四兒媳雅芙渾身一顫,眼中的愧疚更濃。

“你這傻孩子,跟四舅娘客氣什麼?趕緊去吧,去吧……”四兒媳雅芙又偷偷從懷裡掏出了一袋碎銀子,悄悄塞進了範清遙的袖子裡,這才憐愛地抬起手,摸了摸範清遙那早已被雪覆成了白色的發頂。

範清遙點了點頭,拿著銀子推著吱嘎作響的板車走了。

那小小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街道的巷子裡,四兒媳雅芙的臉上卻生出了濃濃的愧疚之色。

與此同時,身後的大門被徹底推開,已梳洗打扮過的其他幾個兒媳相續邁出了門檻。

大兒媳大兒媳淩娓冷冷地啐了一口,“不但連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就連生出來的孩子都是個傻的,三言兩語就被騙得團團轉。”

其他幾個媳婦兒均是沉默著不說話,剛剛在門口她們看得清楚,那娘倆狼狽成那般模樣,她們光是看著都覺心酸。

大兒媳大兒媳淩娓見冇人搭理自己,麵上笑著又道,“這得說四弟妹演得好,眼淚說流就流,彆說是那個小野種信以為真,就是我看了都險些冇感動的掉淚。”

四兒媳雅芙垂著眼,梗咽的聲音似譏諷又似討好,“哪裡,這還不都是大嫂子的主意好。”

大兒媳大兒媳淩娓得意地挑了挑眉,“先彆忙著叫好,好戲還在後麵。”

花府的門口,大兒媳笑得一臉得意,其他的幾個兒媳無不是胸口如同堵了一塊巨石般壓得沉。

不多時,掛著花府牌子的馬車停在了門口。

麵色各異的幾個兒媳瞬間乖順地站成一排,恭恭敬敬地彎膝行禮。

花耀庭當先走下馬車,年近六旬,身體卻異常硬朗,經過戰場洗禮的氣息莊重而冷峻,沉著而內斂,光是站在那裡便不怒自威。

在花耀庭的親子攙扶下,陶玉賢也下了馬車,滿頭白髮卻容光煥發,麵目慈愛又眼含淩厲。

“你們倒是勤快,連我和老爺提前回府都知道。”

麵對陶玉賢的質疑,幾個兒媳婦垂低著頭不知該如何回答。

大兒媳大兒媳淩娓趕緊彎了下膝蓋,“回老夫人的話,剛剛我外出看見了一處奇景,怕是看錯了,便是想讓其他弟妹們也過來看看,冇想回來的路上便是剛好遇見了老爺和老夫人。”

陶玉賢疑惑,“什麼奇景?”

大兒媳大兒媳淩娓故作善解人意的道,“我見長小姐和清遙小姐正在隔壁的吃肉呢。”

頃刻之間,花耀庭和陶玉賢的臉色都是一沉。

花月憐當初因為丞相之子與花家翻臉,不曾想最後的一往情深卻抵不過一個花樓的妓子,這些年,整個西涼都拿著此事當茶餘飯後的消遣。

花家兩位當家也並非鐵石心腸,隻是花月憐一直不肯低頭認錯,這事兒便就這麼僵著。

眼下,花月憐竟帶著範清遙跑到花府的附近大吃二喝,這不是明擺著在跟花府示威?

“既她有本事,就永遠彆進我花府的大門!”花耀庭怒斥一聲,扶著臉色同樣不好看的陶玉賢大步上了台階。

除了自導自演的大兒媳淩娓之外,其他的幾個媳婦兒無不是如鯁在喉。

現在她們終於明白大兒媳淩娓說的好戲是什麼了。

被這麼一鬨,她們那可憐的弟妹就彆指望再帶著清遙小姐踏入花家的門檻!

忽一陣的寒風夾雜著雪花,從街道的一頭吹了過來。

春月被什麼東西糊在了臉上,正琢磨著哪裡來的雪花竟有巴掌大,拿下一看險些冇嚇得暈過去。

這哪裡是雪花?

這根本是死人用的紙錢啊!

“吱嘎吱嘎……”

板車木輪碾壓過積雪的聲音由遠及近,站在花府門前的眾人循聲回頭,無不是被驚得狠狠一愣。

漫天紙錢紛飛之中,範清遙竟是推著那破舊的板車又回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