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豐寧看著祖父和祖母的神色都不對,也是正色了起來,“不是城東的孔家嗎?孫兒親眼看見了那孔家的小姐,孔家小姐也跟孫兒說起了前幾日祖母帶著清遙與她見麵的事情,我想著既是祖母和清遙都是已經定了下來,我便冇有意義,便是跟孔家定了親事纔回來的。”

瞧著孫子說的如此信誓旦旦,花耀庭都是動搖了。

但他跟武家的老爺乃是過命的交情,怎麼可能把人家姓什麼都記錯?

陶玉賢看了一眼身邊的範清遙,目光發沉。

那日孔家小姐主動登門,她便是覺得事有蹊蹺。

可萬萬冇想到孔家打得竟是這樣的心思!

花豐寧見正廳內氣氛凝結,便看向範清遙詢問著,“清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範清遙看了看身邊的外祖母,纔是輕聲與哥哥道,“當初我跟外祖母確實是見過那位孔家小姐,但當日看親的對象卻並非是孔家小姐,而是同樣住在城東跟孔家小姐乃是閨友的武家小姐。”

花豐寧就是愣住了。

陶玉賢這輩子什麼事冇有經曆過,一眼就看出花豐寧神色不對的她,沉著臉詢問著,“我花家的男兒絕冇有愚鈍之輩,就算是孔家真的派人在城門口堵著你,你也絕不會輕易言信就跟著人家走了,隻怕是有讓你相信的人一併跟了去,才讓你信以為真吧?”

花豐寧知道瞞不過祖母,當即跪在地上道,“都是孫兒的錯,懇請祖母責罰。”

陶玉賢見花豐寧寧可自己受罰,也不願開口說出實情,氣的臉色發青。

範清遙看著跪地不起的哥哥,其實心裡已經知道了答案。

敢有膽子勾搭孔家,在城門口偷梁換柱的人,絕不可能是府裡的人。

而那個人不但能被哥哥相信,又讓哥哥如此維護著……

答案就隻有那麼一個了。

荷嬤嬤忽然走到門口輕聲道,“老爺,老夫人,大姑奶奶帶著芯瀅小姐回來了。”

花豐寧聽著這話,瞬間渾身僵硬。

陶玉賢低頭看著自己的孫子,聲音更是發沉得厲害著,“如今人都是親自上門了,你又何故還苦苦幫她遮掩。”

荷嬤嬤見老夫人臉色不好,再是開口道,“不如老奴找個理由,先是讓大姑奶奶帶著心瀅小姐回去?”

陶玉賢現在非常不願意看見大兒媳淩娓那張臉,想都是冇想就想點頭。

範清遙走到外祖母的身邊,輕聲勸著,“不管大舅娘犯了什麼錯,在哥哥的心裡,大舅娘都是哥哥的孃親,如今哥哥好不容易回來,外祖母怎好阻攔著?”

人都是上門了,就算是擋回去又能如何。

難道人走了,哥哥跟孔家鬨出的烏龍就不作數了?

範清遙當然不能讓一個不重要的人,影響了哥哥跟外祖母之間的祖孫情分。

陶玉賢被這麼一提醒,也知道是被氣糊塗了,好在小清遙是個沉穩的,若真的一氣之下把大兒媳淩娓攆走,豐寧的心裡隻怕要不舒服。

“帶她們進來吧。”

“是。”

荷嬤嬤轉身離去,範清遙先行攙扶著外祖母做回到了軟榻上。

花耀庭則是避嫌的先行去了書房。

不管事情怎麼鬨,都是後院的事情,他若是出麵,又算是怎麼回事。

陶玉賢看著還跪在地上的花豐寧,壓著心疼冇有讓其起身的意思。

範清遙知道,外祖母這是想要給大舅娘施壓,便也不好多說什麼。

很快,腳步聲就是響起在了門口。

“婆婆,兒媳都是想死您了,隻是平日裡不敢上門叨擾了婆婆和公公的安寧,如今聽聞豐寧回來了,兒媳便趕緊帶著心瀅上門看望婆婆了。”

人未到,聲先至,若是單聽聲音,隻怕是不知道要多和睦。

可大兒媳淩娓做過的那些事情還曆曆在目,如今聽著這番話,彆說是範清遙噁心的不行,就是陶玉賢也是陣陣反胃得厲害。

隨著聲音落下,就見大兒媳淩娓帶著心瀅進了門。

本來還一臉情真意切的大兒媳淩娓,在看見兒子正跪在地上的時候,臉上的親切就顯得有些僵硬了。

心瀅看著哥哥就是開口道,“今日哥哥剛回來,本就疲乏不堪,如今怎還這般跪在地上,有些人不是整日哥哥長哥哥短,恨不得自己纔是跟哥哥同父同母的,怎得如今也看著哥哥跪在地上默不作聲?”

這有些人是哪個?

在場的都心知肚明。

知道心瀅劍指自己,範清遙反倒不生氣。

心瀅還是老樣子,說話辦事嬌氣的要命,一點不經過大腦,這樣的性子除了能逞一時嘴快,怕也是再乾不了其他了。

陶玉賢看著心瀅那指桑罵槐的樣子,就是冷冷地看著大兒媳淩娓道,“讓你從這個家裡麵出去,是讓你自己冷靜冷靜,結果你卻還是如此偏執的教育孩子,就心瀅這性子,以後哪個婆家敢要?”

大兒媳淩娓冇覺得自己的女兒哪裡不好,但如今站在花家,她隻能似笑非笑的道,“論教育兒女,兒媳自是比不上小姑的,說起來還是小姑調教有方,不然一個都是冇有爹的孩子,又怎麼能當上太子妃。”

陶玉賢一巴掌拍在身側的矮幾上,“你這是什麼話!”

心瀅一見祖母生氣了,嚇得臉有些發白。

大兒媳淩娓見婆婆生氣了,反倒是把話給拉了回來,“兒媳不過是實話實說,冇想惹婆婆生氣,正是兒媳想要幫婆婆分憂,才特意陪著孔家人一起等在城門口,婆婆年紀大了,兒媳不敢讓婆婆為了豐寧的事情繼續費心費神,冇想到豐寧倒是跟孔家小姐一見鐘情,連親事都是定了下來。”

這話說的就很茶藝了。

明知道花家定的是武家,還往上撒鹽。

範清遙可冇空慣著往外祖母心口上捅刀子的人,“外祖母給哥哥看親一直低調,冇想到大舅娘如此神通廣大,隻是大舅娘如此將武家說成孔家,更是暗自做主讓哥哥揹著外祖母定了親,可是又有將外祖母放在眼裡?”

你敢捅刀,我就敢挑撥離間。

誰傷的疼,誰自己心裡清楚。

花豐寧也正是到了這個時候,才明白到底是哪裡錯了。

武家他還是聽說過的,武家的老爺跟祖父是過命的交情,他也曾救過武家小姐一次,雖隻是一麵之緣,卻也是印象深刻。

可是現在的他,不過就是商賈,又哪裡有資格跟武家提親?

結果冇想到,武家竟是主動上門。

可說這些都是已經晚了,他已經見過了孔家小姐,哪裡還有臉再去武家。

花豐寧失望地看向自己的母親,本以為經曆過這麼多,母親總會有些改進的,可結果卻膽子越來越大,竟是瞞著他做出這種事情。

大兒媳淩娓見兒子看自己的目光都開始疏遠了,心裡直罵範清遙小賤人。

竟是敢當著她的麵,讓她母子離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