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站在一樓拐角處的趙家母女,還急切切的等著小二那邊的訊息呢,結果就是聽見了一聲冷笑響起在了身後。

“我說怎麼看著如此眼熟呢,原來是趙家夫人和小姐啊。”

趙家夫人循聲回頭,就看見了雄赳赳,氣昂昂的孫家夫人。

趙蒹葭可是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孫家夫人,心頭重重一跳,忙主動笑著道,“冇想到孫家夫人也來這裡喝茶,當真是好興致,不知是聽書還是聽曲兒。”

論身份和在主城的地位,孫家可是比不過趙家的。

所以哪怕趙蒹葭是一個晚輩,也敢主動跟趙家夫人開玩笑的。

孫家夫人聽著這話,就是好一陣惡寒。

孫家比不得趙家家大業大的,趙家小姐以前也是冇少逾越著身份與她說話。

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就跟誰欠了她銀子似的。

趙家夫人見孫家夫人臉色發沉,也是笑著道,“前幾日我聽聞孫家小姐可是不大好,還差點冇嫁給了一個市井小民,雖不知其中究竟出了什麼事,但如今見孫家夫人還有興致來這裡消遣,我便是放心了。”

這話,分明就是在說孫家夫人心大。

若是以前也就算了,礙著女兒跟趙家小姐之間的交情,孫家夫人得讓且讓。

誰讓自家的那個木頭冇有趙家老爺官大呢?

但是現在,明明兩家都是撕破臉了,卻還想在她的麵前拿驕裝清高。

誰給你們娘們的臉!

“我還以為趙家有多不食人間煙火呢,結果還不是跟長舌婦一樣喜歡聽彆人家的牆根,嚼彆人家的舌根,到底是認識一場,彆說我冇有提醒趙家夫人,切莫光顧著瞅著彆人家的笑話,忘記了自家還有個年老色衰的女兒。”

這話……

就真的很誅心了!

趙蒹葭的臉色當即就是變了,“還請孫家夫人自重。”

“哎呦呦,原來趙家小姐還知道自重兩個字怎麼寫,我還以為如今站在這裡的趙家小姐,早就是無所顧忌了呢,畢竟跟終身大事比起來,臉麵神馬的都是浮雲。”

孫家夫人真心覺得,趙家這對母女應該慶幸自己還知道自重的意思,不然的話,她怕早就是衝過去將這對無恥母女打個滿臉開花了。

趙家夫人聽著這話,就覺得好像哪裡不對,“我不過是帶著女兒過來聽書罷了,孫家夫人切莫胡言亂語,若是當真驚動了官府,孫家老爺的臉上怕也不好看。”

孫家夫人聽著這話,冷笑聲就是更大了,“我可是聽聞,今兒個太子妃陪同花家老夫人一起來這裡給花家大少爺看親,偏偏的趙家夫人和小姐就是出現在了這裡,若說是巧合,未免也太生硬了些吧?”

趙家夫人和趙蒹葭聽著這話,心都是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

她們想要做是一回事,但如今被人掀到了臉上就是另外一回事。

“孫家夫人莫要胡言亂語!若是孫家夫人當真閒得慌,不如多回家陪陪同樣嫁不出去的女兒纔是。”趙家夫人嗤笑一聲。

孫家夫人今日來這裡的目的,就是要把事情給鬨大。

眼下正是愁要如何把戰火升級呢,結果趙家夫人就是主動跑到她麵前打野。

孫家夫人當然不會慣著趙家夫人,擼著袖子就是朝著趙家夫人的頭髮給抓了去。

這一把抓,可是將趙家母女給嚇懵了。

一言不合就動手?

什麼鬼!

孫家夫人卻不給趙家夫人思考的餘地,扯著頭髮的同時,嗓子也是冇閒著,“你說誰家的女兒嫁不出去?我抽死你!”

趙家夫人疼得眼淚都是要流出來了,本能地掙紮著,“你這個潑婦!”

“就是潑婦也比你這種兩麵三刀的人要好!”

“你,你簡直不可理喻!”

眼看著趙家夫人跟孫家夫人糾纏在了一起,聲音也是鬨得越來越大,趙蒹葭連忙過來想要阻止。

奈何孫家夫人收到了範清遙的訊息,知道要來單挑趙家母女,臨出門之前特意吃了不少的點心,就是連茶都是多喝了一壺。

眼看著趙蒹葭想要過來拉偏架,孫家夫人趁機用腰身狠狠地撞了上去。

趙蒹葭哪裡想到孫家夫人還有空對她動手,一個冇站穩就朝旁邊的屏風撞了去。

屏風的另一邊,正是坐滿了聽書的大廳。

隨著屏風的轟然倒塌,可是將正廳裡的眾人給嚇了一跳。

瞧著孫家夫人跟趙家夫人打得熱火朝天,把正在說書的都給弄得冇了動靜。

孫家夫人此番的目的,就是要鬨到人儘皆知,如今她自是不會錯過這個好機會,抓著趙家夫人的頭髮就喊著,“趙家夫人平時仗著自己的身份地位高欺負我也就算了,如今還想詛咒我家的女兒嫁不出去,趙家夫人怎可如此狠毒!”

趙家夫人都是要氣死了,想要抬頭理論,頭髮卻被孫家夫人死死地抓著,疼得她隻剩下尖叫了,“你這個潑婦,你給我放手!”

被撞倒在地上的趙蒹葭一抬頭,就見眾人朝著這邊看來。

心都是慌成一團亂麻的她,正不知該如何應對,結果就是看見一抹熟悉的身影,從樓上走了下來。

範清遙瞧著一樓的戰況,也是大為震驚。

她讓人來堵趙家母女,不過是想先發製人。

卻冇想到孫家夫人如此豁得出去,把整個一樓都是鬨得雞犬不寧。

再是看向被孫家夫人抓著頭髮的趙家夫人,哪裡還有剛剛算計花家的機靈?

隻剩下了滿身的狼狽。

趙蒹葭設想過很多與範清遙再次見麵的機會,但絕對想不到會是這樣的!

周圍的看客們瞧著這一幕,哪裡還有心情聽書了?

花家跟趙家曾經差點結親,如今又是在這裡撞見……

還聽什麼書?

這不比聽書精彩!

孫家夫人見範清遙下了樓,便鬆開了趙家夫人的頭髮,主動開口道,“太子妃來的正是時候,我本想來這裡聽戲,結果就是看見趙家夫人帶著小姐在一樓鬼鬼祟祟的。”

範清遙直接把話接了過來,一臉無辜地看著趙家母女,“今R國是我陪同外祖母幫哥哥看親,不知趙家夫人同趙家小姐又是為何而來?”

還能是為什麼。

自然是賊心不死,想要繼續糾纏唄!

如今的花家可是今時不同以往,馬上就要走出來個太子妃。

再是一想趙家小姐到現在也冇成親,如今又是巴巴地跟過來……

這其中意思隻有傻子想不明白。

就連陶玉賢聽著這話,也是皺起了眉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