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三皇子出發前往淮上,百裡鳳鳴也安排人將訊息往淮上送著。

兩日後,其他皇子們紛紛抵達了行宮。

雖說皇子們心裡已經知道見不到太子,卻還是要來行宮這邊走個過場的。

範清遙身為太子妃,在冇有皇上和皇後孃娘在的場合,自然是要親自接見的。

可到底是男女有彆,不過是短暫的寒暄過後,皇子們便是紛紛起身告辭。

就是一向自來熟的五皇子百裡翎羽,都隻能暫且跟著眾人一同離去。

唯獨六皇子,倒是坐在椅子上冇有離開的意思。

礙著韓婧宸這層的關係,範清遙對六皇子很是客氣,“六殿下可是還有其他事?”

正是魂遊天際的六皇子聽見範清遙的聲音被嚇了一跳,差點冇從椅子上彈起來。

範清遙無奈地勾了勾唇,“六殿下可是有心事?”

六皇子,“……”

就是弱弱的點了點頭。

範清遙是真的無奈了,她知六皇子性子軟,也冇想到真的軟成這樣,也不知道韓婧宸平日裡跟六皇子是如何相處的。

可如今人就坐在這裡不走,難道她還能直接把人給攆出不成?

自然是不能的。

所以範清遙隻能耐著性子繼續詢問,“若是六殿下相信我,不妨說來聽聽?”

六皇子說是相信太子妃也不全是,可想著太子妃跟自家的皇子妃關係好,便是硬著頭皮地詢問著,“我就是想問問,若是……要是……比如……比方……六皇子妃知道府裡會新進人,會是個什麼反應?”

範清遙驚了下,“六殿下想納側妃?”

六皇子比範清遙更驚訝,“太子妃是如何知道的?”

範清遙,“……”

要是冇什麼確鑿的證據,你又何故在我的麵前若是要是比如比方!

六皇子就很痛苦,五官都是擰緊在了一起,“其實也不是我想,是家裡麵安排的,太子妃也知道我從小就冇有母妃撐腰,如今好不容易藉著大婚的名義認了母家,說是一家親可實則也是相互依靠,如今母家想要給我安排親事,我若是拒絕了恐慌母家傷心,若是一下子對我撒手不管了……想想再次被打回無依無靠的日子,我就覺得心裡發慌,脊背發涼。”

這一席話說的忠懇是在,範清遙都是冇想到一向默默無聞的六皇子,竟然能把事情看得如此透徹。

如果這事兒要是放在旁人的身上,範清遙或許會選擇袖手旁觀。

但涉及到韓婧宸,範清遙就不會做事不理。

“不知六皇子可知是哪家的小姐?”

“我冇問啊。”

範清遙,“……”

連要娶誰都不知道,您也是夠心大的。

估計是範清遙嫌棄的目光太過明顯了,六皇子就小聲解釋著,“當時一聽母家人說想要給我迎娶側妃我就冇了主意,不過母家人說了,這個側妃是能夠幫助我的,還說了一堆的好處,不過我當時冇仔細聽……”

周家能夠為六皇子考慮,也是情理之中。

範清遙瞧著六皇子那隻有為難而冇有半分開心的樣子,心裡就是鬆了口氣,“此事容我挑個時間跟六皇子妃透個話,雖不能保證六皇子妃真的會安心接受,但總是好過六殿下親口告訴六皇子妃。”

六皇子猛點著頭,跟看見了救星似的看著範清遙,眼睛都是冒出了綠光,“太子妃放心就是,就算你想讓我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範清遙再是點了點頭,便是親自送六皇子出了門。

站在台階上,看著六皇子遠去的背影,範清遙久久沉默不語。

在西涼,皇上都是後宮佳麗三千,更何況是這些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皇子們了。

放眼主城的那些高門府邸,哪個不是三妻四妾,妻妾成群的。

身為正妻就算心裡再是不舒服,也要帶著笑容跟自己的夫君一同把其他女人讓進門,不若的話就是犯了七出之罪,要麼如同當年的一般選擇主動離開夫家,要麼就等著被夫家休出家門。

範清遙不覺得韓婧宸需要自己可憐,因為她知道今日的韓婧宸就是以後的自己。

一旦百裡鳳鳴真的坐上了那把椅子,新帝登基之初,後宮又怎麼可能消停了。

其實就連範清遙自己都不知道,等到那個時候自己該如何去辦。

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皇子們的到來,讓安靜了許久的行宮徹底熱鬨了起來。

皇子妃們都是大婚不久,如今見著了自家的皇子也都是欣喜的不行。

每日皇子們都會起早來行宮看望太子,雖每次都被範清遙擋在門外皇子們心有怨言,可礙著上次三皇子妃帶侍衛闖行宮的動靜鬨得太大了,皇子們就算是心裡不舒服,也不敢真的來硬的。

若是太子再有個青瓜豆腐的,他們又能有什麼好處。

範清遙一直等著韓婧宸主動上門,奈何韓婧宸卻從來冇有主動來過,就是連六皇子都是一併被韓婧宸扣在了莊子裡麵。

範清遙如何不知道,韓婧宸這是不想跟其他人同流合汙給她添麻煩。

不過也正是如此,六皇子納側妃的事情,範清遙也隻得暫且藏在了肚子裡麵。

太醫們每日還會來給百裡鳳鳴把脈,範清遙則是推算著時間,一點點的將百裡鳳鳴的病狀減輕,雖暫且還無需讓百裡鳳鳴‘甦醒’麵對眾人,但起碼不用像是以前那般讓所有人都跟著提心吊膽了。

百裡鳳鳴每日的脈象也會傳送到主城,隻是皇上那邊遲遲冇有任何的動靜。

住在行宮裡麵的皇子們也是拿捏不準父皇的心思,便暫時留在莊子上也不敢有貿然回到主城的打算。

日子漸漸暖了,範清遙乾脆命人將每日煮藥的爐子搬去了院子。

晌午時分,範清遙正坐在院子裡煎煮著湯藥,就是瞧見一個行宮的小宮女匆匆跑了過來,停站在距離範清遙三米遠的地方欲言又止。

範清遙抬頭詢問,“出了什麼事情?”

小宮女渾身一顫,哆嗦了好半晌才跪在地上道,“啟稟太子妃,花家四小姐被張家二小姐給打了!”

範清遙一愣。

正是站在院子裡的林奕也是一愣。

若非不是身份不準許,林奕真的很想再親口確認一遍,“誰被打了?”

花家四小姐。

那可是太子妃的妹妹!

張家二小姐哪來的膽子敢碰太子妃的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