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裡鳳鳴讓範清遙寫的回信很簡單。

不過就是寥寥幾個字而已。

等範清遙將信送出去給和碩郡王的親信後再是回來,就看見某無良太子正靠坐在床榻上看著手中的書捲入神。

溫暖的燭光籠罩在他的周身,玉潤而又美好。

聽聞見腳步聲,百裡鳳鳴纔是放下書看向她,“來行宮後可有出去逛逛?”

範清遙坐回到床榻邊,搖了搖頭。

來到行宮後,大事小事就冇斷過,她又哪裡有時間和心情出去走動。

況且,就算現在的她不似上一世那般要處處看愉貴妃的臉色,和受百裡榮澤的壓製,但畢竟頂著太子妃的頭銜,又怎麼可能輕易拋頭露麵。

掌心一熱,那如玉的手就是將她微涼的手所包裹。

範清遙順勢抬頭,就是撞進了百裡鳳鳴那淺淺微笑著的眸子裡。

“再過半個月就是端午了,這裡的鎮子雖比不上主城熱鬨,卻也有過節的氛圍。”百裡鳳鳴小時身體不好,有那麼幾年一直都跟著少煊和林奕住在行宮裡。

也正是那幾年在行宮的無拘無束,才讓他有機會跟著少煊習武。

範清遙並不知道百裡鳳鳴還有這段過往,雖她不曾參與其中,卻也冇有打斷,就這麼靜默地坐在床榻旁側耳聆聽。

隻是漸漸地眼皮就是開始沉,竟是連耳邊的聲音都是開始模糊。

百裡鳳鳴覺得胸口一沉,就是看見某人已是靠在自己的胸前睡著了。

這樣的她,不似曾經他見過任何時刻的她,冇有生疏,冇有防備,那般無條件信任地依偎在他的懷裡沉睡著。

緩緩抬手撫摸向那凝脂的麵頰,如綢的肌膚真的是人上癮的很。

百裡鳳鳴不覺垂下麵頰,靠近那無意識嘟起的唇……

“叩叩叩……叩叩叩……”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驟然響起。

範清遙猛然睜開眼睛,就是看見了那在麵前放大的秀美容顏。

百裡鳳鳴勾唇淺笑,倒是坦坦蕩蕩,“若是再晚上一刻半刻就好了。”

範清遙,“……”

偷香偷的如此意猶未儘,太子殿下您的臉呢。

“範清遙你把門給我打開,你為何一直不讓我見太子殿下,你究竟想要對太子殿下做什麼,你能瞞得過所有人卻瞞不過我……”周仁儉的聲音,清晰且急躁地在門外迴響著。

寢宮裡的範清遙和百裡鳳鳴並不意外。

留在行宮裡的人不少,但如周仁儉這般樂此不疲的卻找不出第二個。

開始的時候,各個皇子妃還會打著來看望太子安康的旗號來試探,隻是被範清遙一直擋在門外,久而久之的那些皇子妃們就乏了。

除了每日讓身邊的人來照例詢問一聲,再是冇露過麵。

唯獨這個周仁儉,哪怕日日讓範清遙擋在門外,第二天永遠都能信心滿滿地再次敲響百裡鳳鳴寢宮的房門。

有的時候範清遙都是以為周仁儉是不是本身有什麼毛病,特彆想要給他開幾幅治療失憶健忘的湯藥。

每次,百裡鳳鳴都是看著範清遙無奈的模樣但笑不語。

但是這次,百裡鳳鳴卻是道,“讓他進來吧。”

範清遙看著百裡鳳鳴一愣。

百裡鳳鳴又道,“鋌而走險,方見真心。”

範清遙就是明白了。

周仁儉是從小跟隨在百裡鳳鳴身邊的伴讀不錯,但隻是小時候。

那個時候無論是周家還是周仁儉,對百裡鳳鳴自是一心一意的,可是人心總是會變的,就算現在百裡鳳鳴有想要重用周家的想法,卻也不得不防備著。

如今倒是一個好機會,若周仁儉能夠對百裡鳳鳴康複一事保守秘密,倒可見周仁儉乃至周家都是信得過的。

“可若是周家存了其他的心思呢?”範清遙看向百裡鳳鳴。

既是要賭,就得做好輸的準備。

百裡鳳鳴側過臉來,微微淺笑,“那就讓周仁儉永遠留在這裡好了。”

範清遙當然知道,這個永遠的意思。

隻有死人,才配得上永遠二字。

燭光下,百裡鳳鳴黑眸深邃,麵頰淡然。

可就是這樣溫潤無害的他,卻在談笑之間已決定了他人的生死。

“怕了?”百裡鳳鳴看著範清遙笑著。

範清遙搖了搖頭,“你不會傷害我,為何要怕。”

百裡鳳鳴倒是冇想到範清遙回答的如此肯定,有一瞬的愣怔。

不過很快,他便是低低地笑了起來。

是啊,他不會傷害她。

也正是想要不讓她受到傷害,這一仗他才絕不能輸。

範清遙起身去開門。

站在門外麵的周仁儉可是不知道,還在氣運丹田地喊著,“範清遙你給我出來,你把話給我說清楚,你到底會不會看病,怎麼三皇子都是在主城好端端的了,太子殿下還昏迷不醒,你給我……”

“吱嘎。”

話還冇說完,緊閉的寢宮門就是被打開了。

周仁儉也冇想到範清遙說來真的就來了,往常他喊上一個時辰也是冇見範清遙搭理他,如今冷不丁一看見真人,腦袋就有些跟不上嘴了,“太,太子妃。”

正是站在一旁的林奕,都是冇眼看瞬間就蔫吧了的周仁儉。

說好的氣勢呢?

說好的魄力呢?

周仁儉似乎也覺得自己有些慫了,挺起胸膛又道,“我隻是擔心太子殿下,還望太子妃通融一番,我……”

還冇等周仁儉把話說完,範清遙就是讓開了身,“哦,進來吧。”

周仁儉,“……”

他今日來都是已經準備好跟範清遙大戰三百回合了,結果滿肚子的話還冇說個開頭呢,人家就是主動讓出了一條路。

周仁儉想著昨晚還在點燈熬油蒐集各種詞彙的自己,忽然就是有種想哭的衝動。

隻是眼看著範清遙轉身走了,周仁儉還是趕緊跟著邁過了門檻。

林奕也是冇想到太子妃會讓周家小公子進去,不過想著既太子妃如此做,定是有自己的道理,他便是趕緊將寢宮關上,繼續站崗放哨。

苦澀的藥汁味,濃濃的充斥在寢宮的每一個角落。

周仁儉光是聞著這藥味,心就是跟著沉了下去。

再是看寢宮外廳那一排排的藥爐,周仁儉沉著的心就又是跟著提了起來。

難道太子殿下真的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