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玉賢等暮煙出了門,纔是將一封信遞了過來。

範清遙接過打開,上麵是外祖的字跡。

算起來,外祖已是在淮上有些時日了,也跟舅舅們見了麵的。

正是如此,外祖纔是震驚到隻能用寫信來表達。

這段時日,百裡鳳鳴於公於私,一直都是在往淮上那邊送著人手。

舅舅們私下裡的招兵也很順利,如今已是有近千人了。

規模雖還不算大,但已是看見了雛形。

今晚便是三十,這封信來的算是及時,讓範清遙和外祖母都是心裡歡喜。

“聽聞你母親那邊傳來訊息,在其他城池都有不少的流亡百姓,這些人最後大多都會成為各處城池內的乞丐,你祖父走之前便是有這個打算,等到過了年後,便派人去各個城池看看,若是有可能的話,那些人或許也能成為花家軍的一份子。”

流亡的百姓年輕時或許能要到一口飯,可等時間長了,大多都是老死街頭。

若是當真能夠給他們一個穩定的生活,他們自是會願意參軍的。

西涼皇權當道,卻並非人人心中真的就都有百裡皇權。

尤其是那些迫於流浪的窮苦人,打心裡都是恨極了自私的皇權。

範清遙本就是有這個打算的,不然也不會讓天諭前往幽州開鋪子。

上一次前往幽州,範清遙便是發現幽州因距離主城較遠,很多事都是無法及時傳到朝廷的,正是如此,才更適合鑽空子。

天諭可以一邊開鋪子,一邊暗中拉攏幽州附近的流亡百姓。

等待時機成熟,絕會是不小的收穫。

估計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外祖母臉上的笑容也是難得的多。

一想到跟自己兒子們的團聚指日可待,陶玉賢自是開心的。

雖冇有什麼睏意,可想著晚上還要帶著範清遙和暮煙一起守歲,又是跟範清遙說了會子的話,便是進裡屋眯眼去了。

範清遙給外祖母蓋好被子,纔是出了屋子。

剛一回到了院子,踏雪就是黏了上來。

自從來了莊子裡,踏雪就是更不愛動了,整日吃了睡睡了吃的。

範清遙正好奇今兒個怎如此出息,結果就是看見踏雪從口中吐出了一個紙團。

將沾滿口水的字條打開,上麵的字卻是讓範清遙一下子繃緊了全身。

主城青囊齋被燒,雖救得及時,奈何鋪子裡的人都是受了傷的。

範清遙的心一下子就是冷了下去。

青囊齋一直都是月落和鵬鯨在打理著,若是當真有人受傷,必定是他們二人。

範清遙再是往字條下看了去,當看見落款是素紅時,纔剛冰冷的心,便是如烈火烹油般,怒火叢生,劈啪作響。

素紅可是範家的人。

若是這個訊息確實是素紅想辦法送進來的,那就說明動手的人隻範家人。

一直留在院子裡的少煊,見範清遙神色不對,忙走了過來,當看清楚那字條上寫著的東西時,也是愣了愣。

“莫非是青囊齋跟人結仇了?”

範清遙冷聲一笑,“就算是當真結仇,天子腳下又有誰敢如此大膽,明目張膽的縱火燒鋪子。”

少煊擰著眉,“太子妃以為這裡麵另有乾坤?”

範清遙點了點頭,“昨日我纔是接受了軫夷國太子的隱疾,今日就是傳來鋪子被燒的訊息,如此說起來,未免太過巧合了一些。”

治療軫夷國太子,雖是皇上親口下的旨意,太醫院也會全力配合,但並非所有的藥材真的是太醫院都有的。

如此一來,很多的藥材範清遙就要從外麵購入。

而所有從外來的藥材,自是都要經過青囊齋的。

說白了,如今這一把火燒了青囊齋的人,根本就是想要斷了她的後路。

範清遙微微眯起眼睛,捏著紙團的手隱隱發白。

少煊見範清遙臉色不好,輕聲道,“可需我回主城?”

就算他離開了,還有林奕在的,就算是晚上殿下回來也不會身邊冇人。

範清遙搖了搖頭,“如今青囊齋被燒,暗中不知有多少雙的眼睛盯著,若是這個時候真的回去查探了,到時隻怕還會被人反咬一口。”

雖說來行宮是吃喝玩樂,可好歹是隨聖上出行,若是當真不告而彆,還不知要被有心的人如何拿來做文章。

如今不過是剛剛讓皇上對花家的疑慮打消了些許,斷不能在這個時候出差錯。

“勞煩少煊少傅找人盯著點行宮外的動靜,若是有花家人來送行,還請少煊少傅及時將信送到外祖母手中。”

青囊齋出事,孃親自是要過問的,就算孫澈的官職還冇有那個資格隨聖出遊,但是想要派個人來送訊息也並非難事。

少煊就覺得這事兒有些稀奇了。

明明太子妃就在這裡,為何有訊息要給花家老夫人送去?

難道!

少煊看著範清遙緩緩起身,隻覺得一股不詳的預感湧上了心頭,“太子妃是打算把事情鬨到行宮不成?”

行宮裡有誰,自是不用多說了。

範清遙目色發沉,眼底似有寒光呼嘯,“既是吃了虧,自是要鬨的。”

燒青囊齋,不過是想斷她藥材,堵死她的後路,讓她無法治療軫夷國太子的隱疾。

如今所有人都知道,皇上讓她接受軫夷國太子的病症,若是這個時候她主動婉拒,定是要惹怒皇上。

就算她真的硬著頭皮接手了,結實被藥材束縛了手腳,怕也是束手無策。

如此一來,惹怒的就不單單是皇上,更是連軫夷國都一併得罪了。

隻是這計策雖好,卻百密一疏。

剛巧百合前來給範清遙送糕點,結果一進門就發現氣氛不對。

範清遙也是不瞞著百合,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是給說了一遍。

百合都是驚呆了,“竟有這樣的事情,那些人簡直是太過歹毒!”

太子妃得罪了皇上,必定要受到重罰。

雖說軫夷國作為聯盟國,斷不會死揪著太子妃不放,可太子妃身後還有太子,此事軫夷國必定是要記在太子頭上的。

範清遙怒氣過後,反倒是平靜了,看著百合又道,“此事還要勞煩百合姑姑如實稟報給皇後孃娘,稍後我便是親自去探望皇後孃娘。”

“奴婢這就是跟皇後孃娘說。”百合說著,就是匆匆往外走,結果走到了半路纔是發現糕點還拎在手裡。

這給急的。

行宮偏側的寢宮裡,甄昔皇後正是靠在軟榻上閉目養神著。

聽聞有腳步聲響起,她纔是微微睜開眼睛,當看見形色匆匆的百合,眉頭微皺,“怎如此著急,可是小清遙那裡出了什麼事情?”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