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藩王一行人死不足惜,但絕對不能讓人發現了藩王的屍首。

少煊當即下令命人焚燒屍體。

範清遙自知要想毀屍就必須滅跡的道理,走到那些燃燒正旺的屍體旁邊,從袖子裡掏出了一個小藥瓶,打開蓋子扔進了屍體之中。

不過眨眼的功夫,濃濃大火開始蔓延,貪婪的火苗漸漸將整座山都吞冇在了其中。

少煊擔心太子殿下的傷勢,奈何此刻的他還揹著同樣昏迷不醒的花家小姐,校督見此,二話不說地親自將百裡鳳鳴扛在背上,在千騎校的掩護下,眾人一路揹著火光朝著山下走去。

好在剛一下山,就是遇見了帶人搜尋的林奕。

校督順勢將百裡鳳鳴交在了林奕的手上,便是先行帶著千騎校撤離。

鮮卑營地裡。

婁乾看著狼狽不堪癱坐在地上的雲安郡主,目光陰沉的厲害。

站在一旁的士-兵如實稟報,“啟稟三殿下,屬下巡查時聽聞營地口傳來嘈雜聲,待屬下帶人前去檢視,便是看見雲安郡主獨自趴在營地入口處,周圍並無其他可疑人等。”

婁乾捏緊身側的扶手,手背青筋根根暴起。

明明被劫持走的是整輛馬車,現在卻隻是將雲安郡主平安送回,很明顯那些人為的根本就不是雲安郡主。

此計是婁乾親自所設,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些所謂的悍匪不過都是藩王提前從鈀澤調遣的精英人馬。

說是悍匪,實則是為了虐殺範清遙!

可現在,又是有另外一對的人馬同樣佯裝成悍匪,劫持了他藏有東西的馬車……

那些人不為雲安郡主,隻為了馬車下的東西。

下之手快!動作之狠!

婁乾氣的渾身發抖,充血的雙眸佈滿著後知後覺的震驚和不甘。

隻怕西涼早就有所察覺他的動作,之所以不予揭穿,等的便是他主動出手,從而在順水推舟的同樣假裝成悍匪劫持馬車下的那些東西。

婁乾越想越是胸口憋悶,整張臉都散發著青光!

雲安郡主頭腦簡單隻當此事都是婁乾設計,是婁乾要連她一起殺了,張口哭訴著喊道,“婁乾,此事我絕不會罷休的,等一會我便是主動去跟太子殿下稟明一切,我要告訴所有人你意圖謀殺範清遙,到那時西涼絕不會讓我再嫁去鮮卑!”

暴怒至極的婁乾聽聞這話,一腳朝著雲安郡主的胸口踹了去。

雲安郡主從小背嬌生慣養著,哪裡受得住這灌滿了全力的一腳?

胸口一陣窒息的悶疼,雲安郡主足足在地上滾了幾滾才狼狽地趴在了地上。

婁乾再是上前幾步,一把拽住了雲安郡主的頭髮,迫使她揚起麵頰,“若非不是你自己愚蠢,怎麼會輪得到你嫁入鮮卑?跟範清遙比你簡直如同爛泥一般!若你乖乖聽話,或許我還能繼續留著你的命,但你要是再自己作死,就彆怪我不留情麵!”

雲安郡主又疼又委屈,哭的臉上的妝容都是花了。

婁乾懶得再多看她一眼,“將她帶下去看押起來。”

兩名隨行軍當即將雲安郡主拖出了營帳外。

婁乾癱坐回椅子上,頭疼欲裂,怒火難平。

就算他心知肚明此事是西涼做的又有何用?

西涼怕現在就在等著他主動前去質問,如此好趁機反咬,告他謀害清平郡主之罪!

清平郡主……

婁乾壓下胸口翻滾的怒火,仰頭靠在了身後的椅背上。

不管如何,範清遙總算是已經死了。

隻要她死了,他便是還不算輸……

“報!”

一名隨行軍匆匆跑到營帳口,“西涼太子殿下隻身離開營地追尋悍匪。”

婁乾勃然變色,“你說什麼!”

藩王害怕的事情,婁乾自同樣忌憚著。

百裡鳳鳴無論如何都是西涼的太子,當真出事西涼怎麼可能善罷甘休?

婁乾做夢都是冇想到那個懦弱無能的西涼太子,能夠如此不顧自己的安危。

“報!”

又是一名隨行軍跑了過來,“三殿下不,不好了!西涼太子被親信抬回到了營地,渾身是血,昏迷不醒!屬下前往查探,聽聞西涼士-兵道,西涼太子英勇殺敵救出清平郡主,所有悍匪已全部被斬殺!”

全部斬殺!

如此說來的話……

藩王已經!!

接踵而來的噩耗,如同一記記悶錘砸得婁乾已不覺憤怒,隻覺慌亂了。

範清遙冇死……

西涼太子殿下重傷昏迷……

婁乾竭力壓住心中的憤怒與驚慌,咬牙命令道,“壓住所有訊息,此事絕不可聲張!盯緊西涼那邊的動靜,若發現西涼派人往主城傳訊息,立馬向我彙報!”

“是,屬下遵命!”

西涼主營賬內隨著太子殿下重傷歸來,徹底亂成一鍋粥。

林奕將滿身鮮血昏迷不醒的百裡鳳鳴攙扶至木床上,看著太子殿下那白如紙的麵龐,林奕悔恨地握緊了雙全。

長滿倒刺的箭矢在百裡鳳鳴的胸前射了個對穿,現在的他甚至是連平躺都做不到,隻能側著身體由少煊扶著才能夠勉強平穩住身體。

修長的手臂無力地垂落下木床,凝聚著鮮血的五指連本來的肉色都難以分辨。

範清遙緊跟其後,走到床榻前的時候,故意撞在了林奕的肩膀上,“就算自責也輪不到你,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趕緊出去讓人多準備些熱水!再是找一把剪刀燒紅了給我拿進來!”

林奕猛然回神,點頭就往外走。

因為太子殿下受傷,幾名少將也是走了進來,“聽聞太子殿下重傷,我等……”

未曾等他們幾個把話說完,林奕伸出胳膊就開始往外推,“等什麼等?都出去!”

在走出營帳後,林奕又安排來了幾個士-兵看守在營帳外,並直接下了死令,“太子殿下未曾醒來之前,閒雜人等……尤其是那些麵對悍匪連刀都是舉不明白的,未經準許敢擅自踏入營帳者,包括你們……一律按軍規斬立決!”

林奕的身份就算冇有少煊來的尊貴,也是東宮副少傅,以後可是要接任少煊成為東宮東宮三師其中之一的,無論是以後的當朝正一品,還是現在的當朝從二品,都不是幾個小小少將能夠頂撞的。

幾個少將臉上青紅交錯,如何聽不出這話是在說給他們聽的,見林奕並非是在開玩笑,出了營帳後就是各奔東西了。

他們隻是想幫著身後的人打探太子傷勢而已,若是因此而丟了性命就犯不上了。

營賬內。

範清遙讓少煊將百裡鳳鳴的衣服脫掉,隨後打開藥箱,從裡麵取出了一小瓶油狀質地,以寒冰箭草和其他草藥搗碎合成而成的寒冰油。

待少煊將百裡鳳鳴袍子退到了腰間後,範清遙纔是繞到了其頭頂的位置上,以銀針蘸取寒冰油紮入百裡鳳鳴的後腦上。

不過是剛落下一根,百裡鳳鳴喉嚨翻滾,身體本能地開始抽搐。

範清遙卻不給百裡鳳鳴喘息的機會,告知少煊,“按住他!”

一會拔箭的時候,身體裡麵的血液會順勢逆流,這個時候必須要全憑著一口氣挺住才能化險為夷,所以百裡鳳鳴必須要醒過來。

哪怕是再疼,他也必須要清醒著拔箭。

不然等箭一經拔出體外,鮮血會瞬間噴湧,止都止不住……

第二針落下,意識模糊地百裡鳳鳴五指用力攥緊著木床邊緣,額頭青筋根根暴起,‘咯咯’作響的咬緊牙關聲,光是聽著就讓人倍感痛苦萬分。

少煊不忍再看,直接側過了麵龐。

範清遙強迫自己平心靜氣,再是拈起銀針蘸取寒冰油,紮在了百裡鳳鳴的耳後。

“呃……”

一聲悶哼從胸腔直達喉嚨,百裡鳳鳴於頭腦陣陣劇痛之中幽幽轉醒。

他睜開眼睛,狹長的黑眸一片猩紅,因折磨而扭曲的眸光早已冇了往日的溫潤。-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