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澈的車伕已經駕駛著馬車狂奔而走。

和碩郡王妃看向自家的車伕,“快!快去府裡麵喊俊王爺,讓其帶著人手過來!”

唐韻小築坍塌成一片廢墟,大難不死的人卻是連一絲喜悅都來不及釋放,他們愣愣地看著和碩郡王妃和孫巡撫的嘶喊聲震天響,呆滯地消化著一個問題。

清平郡主……

被砸在了裡麵!

花月憐連驚帶嚇的,連站的的力氣都是冇有了,可她就是靠爬,也要一下下地往廢墟地那邊爬著。

她的月牙兒還在那裡,她的月牙兒還在等著她啊……

那些已是死裡逃生的夫人們纔是冷靜了下來,圍繞在和碩郡王妃的麵前,虛偽地說著什麼節哀順變,生者如斯。

和碩郡王妃一把將麵前的幾個舌燥的女人推開,一聲聲沙啞且不知疲憊地看向廢墟喊著,“小清遙,小清遙啊……”

醉伶冷漠地跟得救的人站在一起,看著麵前的廢墟說不興奮是假的。

範清遙真的死了!

如此一來的話,等再不過她的女兒一經回來……

“踏踏踏……踏踏踏……”

有什麼聲音,忽然由遠及近地整齊響起。

眾人循聲眺望,隻見竟是一列整齊的軍隊朝著這邊快速而來。

一輛馬車夾雜在隊伍之中忽隱忽現著,隨著隊伍停在眾人的眼前,待那馬車門緩緩打開,眾人看著那走下馬車的人,無不是紛亂地跪在了地上。

唐韻小築坍塌,將周圍的空氣一併排擠了出去。

範清遙蜷縮在一處隻有一寸左右的木梁下,一下下地仔細呼吸著。

她能夠聽得見義母的叫喊,更是能夠聽見孃親的哭泣,但是她卻無法回答。

無論是她頭頂還是她的周圍仍舊搖搖欲墜著,這個時候她若是驚叫出聲,隻怕還會繼續引發後續的坍塌纔是。

學醫者,能救人更懂自救。

範清遙為了保持周圍的空氣充足,儘量讓自己平靜且淺淺地呼吸著。

唐韻小築坍乃是主城內赫赫有名的茶樓,如此有著百年不衰的茶樓,定每個月都會找人翻新鞏固。

不然一旦發生如今日這般的事情,就算是賠得起銀子也是賠不起名聲的。

就算是名氣再大的茶樓,也是無人敢用命來喝。

範清遙神誌清晰,仔細回想著進入茶樓的每一步。

雖地板陳舊,卻紅漆明亮,很明顯應當是剛剛翻新不久纔對。

而且她跟著孃親從一樓一直到二樓,所走過的地板結實敦厚,無一作響。

久病不治,方無藥可救。

所有的冰凍又怎會是一日之寒?

除非……

是有人故意為之!

範清遙的心忽然一緊。

緊接著,一束微弱的光亮便是出現在了眼前。

一隻印象之中的修長美手,在她的眼前微微舒展著五指。

隻是此刻那白皙的手卻佈滿血痕,飽滿的指尖更是血肉模糊一片。

微弱的光芒在一點點的變亮,短暫的黑暗讓範清遙無法直視強烈的光芒,下意識地側過麵頰,卻感覺到那手更是靠近了自己一些,黏膩著鮮血的指尖輕輕摩挲在她的額頭上。

漸漸地,有一個欣長的人影走進廢墟,站在了她的麵前。

熟悉的紫述香縈繞鼻息。

範清遙隻聽見有人對她說,“阿遙,我帶你離開。”

隨後,她的身體便是騰空了起來。

廢墟之外,一片的光明。

跪在地上的眾人就這麼看著太子殿下抱著清平走了出來。

花月憐崩潰的情緒早已經不住波動,見月牙兒是安全的,竟是直接昏了過去。

和碩郡王妃見範清遙的衣衫都是破爛了,趕緊脫下自己的外披包裹在了小清遙的身上,看著那臟兮兮地小臉,眼淚再是模糊了視線,“平安就好,平安就好啊……”

範清遙看著義母臉上的淚光,輕聲安慰,“我冇事的,倒是義母……”

話還冇說完,便是體力不支地昏死了過去。

“血,好多的血!”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眾人這纔是發現範清遙的腳踝早已濕紅一片。

和碩郡王妃是真的被嚇到了,抬手捂著自己的嘴又是著急又是心疼。

如此嚴峻的傷勢,隻怕一個男子都是承受不住,可小清遙不但能一直堅持著不做聲響更是還惦記著安慰她……

百裡鳳鳴眉頭皺緊,忙抱著範清遙上了馬車,“去義勇武安四侯府。”

站在人群裡的醉伶,看著遙遙而去的馬車,嫉恨的心口都在生生髮疼著。

馬車裡,百裡鳳鳴抱緊懷裡清瘦的人兒,哪怕他知道自己是及時趕到的,可還是被那一滴滴流下腳踝的鮮血刺得雙目發疼。

騎馬在前麵的少煊先行來到西郊府邸,一句清瑤小姐重傷昏迷,如同一顆炮彈般瞬間將整個府邸裡的人炸開了鍋。

花耀庭帶著範昭等人急匆匆府邸門口走著,剛邁步走出門檻,就是看見百裡鳳鳴抱著已毫無意識的範清遙下了馬車。

花耀庭捏緊雙拳,趕緊側身讓路,“夫人已著手去準備藥材和銀針,勞煩太子殿下先行將小清遙送至院子。”

百裡鳳鳴微微頷首,疾步朝著範清遙的院子而去。

範昭看著裙子下麵都是血的主子臉色發白,不知是聽誰說了一聲,“若是太醫院的紀院判在就好了。”

範昭不認識紀鴻遼,但是他走之前不忘把說話的小廝也一併給帶走了。

敲開紀家的大門,範昭帶著人直接橫衝而入,從小廝的口中打聽出哪個是紀院判後,抓著脖領就往外走。

紀鴻遼又是驚又是怒,“何來的大膽匪盜,敢光天化日打家劫舍!”

範昭來不及解釋,隻道一句,“我是花家的護院,我家主子清瑤小姐重傷。”

紀鴻遼愣了愣,趕緊招呼著紀宇澤道,“快去拿我的藥箱跟上!”

範昭走的又急又快,紀鴻遼隻覺得脖子越來越緊,呼吸越來越少,好不容易趕到西郊府邸的時候,陶玉賢已是在給範清遙檢查傷勢了。

整個腳踝被掉下的橫梁砸入皮肉,骨頭都是裂開了幾分。

凝涵嚇得癱坐在門口,連哭都是都不出來的。

紀鴻遼接過紀宇澤遞來的藥箱,湊到前麵跟陶玉賢商量著如何取出橫梁斷枝,迅速地敲定下商議後,馬上吩咐著院子裡的下人,“趕緊燒熱水!越多越好!”

百裡鳳鳴悄無聲息地退出屋子站定在門口,袖子下的十指攥緊到毫無知覺。

匆匆趕來的天諭在看見太子白皙袍擺上的猩紅時,嚇得險些冇是跪在地上,“三姐姐……三姐姐!”

暮煙和笑顏也是接連趕來,看著院子裡忙碌成一片的場麵,臉色發白渾身顫抖著。

幾個兒媳婦聞訊而來,卻是在看見院子裡已經站不下人的時候,又是紛紛忙著去隔壁的院子照顧昏迷不醒地花月憐去了。

和碩郡王妃挺著個大肚子站在台階上搖搖欲墜,明顯已是快要支撐不住。

百裡鳳鳴伸手扶助和碩郡王妃,“少煊,送和碩郡王妃回府。”

和碩郡王妃是想要留下來的,可是她知道自己留下來隻會成為彆人的負擔,“如此就勞煩太子殿下守在這裡了,若是得了訊息還請太子殿下派人通報一聲。”

百裡鳳鳴點了點頭,將和碩郡王妃的手臂交至少煊手中。

紀宇澤邁步而出,似不經意站在了太子的身邊。

看著屋子裡人影匆忙,似笑非笑的道了一句,“看樣子,皇上是真的決定了。”

百裡鳳鳴麵色淡然,置若罔聞。

屋子裡,陶玉賢不過纔是掀高範清遙的裙襬,就是震驚的渾身一顫。

正是烤著剪刀的紀鴻遼詫異望過來,震驚的險些冇是掉落了手中的剪刀,“這,這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