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侍衛們並不知道綺之忽然發瘋的原因。

不過就在範清遙走出柴房後,就是見一個宮人匆匆地跑了過來的。

也不知那宮人跟領頭的侍衛說了什麼,那領頭的侍衛目光就是一暗。

很快,那領頭的侍衛就是對著身後的侍衛示意了一下。

兩名侍衛走進柴房,片刻後,還在大喊大叫的綺之就是再冇了動靜。

隻餘下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順著破舊的門窗肆意而出。

範清遙冷漠地站在門外,看著那兩個侍衛將綺之的屍體捲入了破草蓆之中。

一個成為百裡榮澤汙點的人,無論是愉貴妃還是那個人,都是不會讓其活下去的。

所以她剛剛纔會好心地告訴綺之,你的死期馬上就是要到了。

範清遙跟著侍衛一路出護國寺,就是看見了星雲大師雙手合十地站在不遠處。

那曆經的滄桑變幻的臉上,仍舊是一臉的慈悲為懷。

“施主,可願聽老衲一言?”

範清遙停下腳步,微微頷首,“大師請講。”

“一切眾生皆自空寂,真心無始,本來自性清淨,施主既已是經曆過九死一生,就該明白所有的執著到了最後都會成空,命數自有天定,若強行改變天罰必會降則其身抑或是身邊之人。”

範清遙忽然就是抬起了眼的。

一股冇有來的恐慌忽然就是籠罩在了心頭。

天罰……

身邊人……

如此說來花家提前遭遇此劫難是與她有關?

“欲為諸佛龍象,先做眾生馬牛,唯有心靜,才能生出智慧,如若一切周而複始,施主可曾想過又何必要走上這一遭?”

範清遙聽著這話,忽然就是笑了。

笑靨如花,卻不達眼底。

“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若滅我我逆天。”

這一世她既是重頭來過,就是冇想過要善罷甘休。

她欠了的她還,欠了她的她討。

如果一切所加諸在花家身上的一切都是所謂的天罰,那她逆了這天又如何!

星雲大師看著漸漸遠行而去的範清遙,忽就是重重地歎了口氣,“所謂的天罰,並非是身體髮膚的疼親人離彆的痛,而是這一世的求而不得,舍而不能,不見自己,不見身邊呐……”

因是皇上臨時召見,並不曾給範清遙準備任何代步的馬車。

從護國寺一直到皇宮光是坐馬車都是要花費半個時辰的功夫,更何況是走了。

夜露凝重,冷風習習。

就連看護在範清遙身邊的侍衛們都是步履艱難。

範清遙麵無表情,哪怕是雙腿走到雙腳生疼,仍舊不吭一聲。

她何嘗不知這是皇上的另一種警告和報複?

記憶之中,上一世的皇上就是個多疑且自私的人。

他的眼裡隻容得下自己一人,凡是被他所猜忌的人,都落不得一個好下場。

隻是他手段陰狠至極,為了給自己留下一個永垂千古的賢君之名,更是做足了麵子上的功夫,就好像上一世先行薨了的甄昔皇後,還有這一世的花家。

明明親手將花家置之死地,卻還要花家人感恩他的手下留情。

不過範清遙並不擔心皇上會對她如何。

皇上深夜召見,就說明他已經記起了花家的好,更是麵對難纏的鮮卑束手無策了。

一會的針鋒相對,說白了不過就是軟硬兼施,威逼利誘罷了。

一個半時辰後,範清遙終站在了禦書房門前。

在白荼的引領下,範清遙邁步而入,正見永昌帝坐在太師椅愁眉不展。

而在一旁的凳子上,則是還坐著一個麵色俊朗卻雙目陰騭的少年。

從打範清遙進門開始,那少年的目光就一直死死地盯在了她的身上。

那目光放肆而又囂張,毫不避諱地上下打量著。

範清遙緩緩跪在地上,目不斜視地叩拜大禮,“臣女範清遙參見皇上。”

永昌帝暗沉的目光落在那清瘦的身影上,放在腿上的雙手緊的好似能攥出水來。

半晌,他纔是緩緩開口,聲音冷得讓人脊背發寒,“範清遙,你可是還打算堅持己見?”

範清遙慢慢抬起頭,明是仰望,眼中卻毫無波瀾,“是。”

皇權龍威她並不畏懼,況且現在她心裡篤定皇上對她的需要。

這個坐在龍椅上陰險狡詐生性多疑的男人,最會的就是計研心算。

他將她找來,無非就是想要利用她填軍餉。

既她還有利用的價值,那麼她同樣就是有不低頭的底氣。

永昌帝的額角因極力的隱忍而青筋暴跳著。

現在的他確實是有不能殺她的原因,但他坐在這把椅子幾十年,還從來冇有人敢如此猖狂的叫囂著。

壓製住心裡的暴怒,永昌帝纔是沉聲又道,“朕念在花家以前對朝廷的功勞,便是準許了你哥哥回來,隻是如今鮮卑攻打淮上措手不及,國庫本就虧虛強行拿出三百萬軍餉更並非易事,等何時攻退鮮卑,何時朕再派人接你哥哥回來。”

這分明就是在讓範清遙花錢買命!

“國難當前,匹夫有責,臣女願填此番抵抗鮮卑的軍餉。”範清遙哪怕是早已算計至此,心中的滔天怒火卻還是在滾了又滾的。

這西涼的平定是花家以鮮血鍍上的,現在她不過是想要一個哥哥而已,卻是還要花錢買命!

不過沒關係,以後的路還長,這筆賬總是能算明白的。

現在最主要的是哥哥能夠平安回來。

“花家聯手部下傷我皇兄至性命垂危在先,區區花家一個下堂的小女在禦書房撒潑在後,父皇竟是還能準許其懇求,父皇還真是仁慈。”一直坐在凳子上的少年,忽然就是幽幽地開了口的。

“小七,休得胡說。”永昌帝是阻攔著,可話裡的威嚴卻不見分毫。

很明顯,這一席話說到了他的心坎裡。

範清遙這纔是知道,原來這個少年就是七皇子百裡駱濟。

他是永昌帝最小的兒子,更是永昌帝最為信任的人。

此人暴虐成性,目中無人,為永昌帝在暗處做儘了見不得光的臟事。

範清遙沉默著並不曾回答什麼,更是忍下了七皇子的那番汙衊。

現在最要緊的是保全哥哥歸來,若在這個檔口她因逞一時嘴快而激怒了龍椅上的男人,就真的是得不償失了。

如果隱忍能夠將自己的利益擴大到最大,那麼這次她甘願當個窩囊廢。

百裡駱濟見範清遙沉默著,更是冷笑道,“回來時就聽聞主城的百姓說花家外小姐如何厲害如何本是,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而已。”

永昌帝聽著這話,心裡總算是舒服了。

他凝視著範清遙片刻,纔是算計著道,“朕念你為花家儘孝之舉,特準花家之子跟隨七皇子一同前往淮上抵抗鮮卑,隻要能贏了鮮卑,朕願免除他們在邊疆的一切刑罰,讓他們回到主城。”

如此充滿著誘惑的話語,卻是聽得範清遙目疵欲裂。

這哪裡是賞賜……

這分明就是她花家男兒的催命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