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嬤嬤把話帶到範清遙麵前的時候,範清遙正在吃著早飯。

聽完了許嬤嬤的話,範清遙放下手中的筷子,眼睛就是微微地眯了起來。

那個趙家……

果然是賊心不死。

趙棠為何要娶了自己,範清遙並不知道。

但是她很清楚趙家能同意這門婚事,定是趙夫人和趙蒹葭當先點的頭。

至於同意的原因,自然也就是不言而喻了。

不過就是想辦法羞辱她,欺壓她,甚至是將她狠狠地踩在腳下碾壓著。

趙家的想法倒是好的,但她可是從來冇打算要配合過的。

“小姐,那趙家根本就是欺負人!”凝涵現在一想,都是替自己的小姐委屈著。

她們家的小姐可是清清白白的,憑什麼那趙家找個婆子就是要上門說親了?若是這事兒傳出去的話,她們家小姐以後還要不要做人了。

許嬤嬤也是氣得直喘,“小小姐,要麼咱們報官吧。”

這事兒雖說衙門不管,可一旦經官了,想那趙家也是不敢再繼續放肆了。

不然還指不定要生出怎樣的幺蛾子出來。

“無需報官,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

若是一旦報官,孃親怕就是要知道了。

範清遙不願孃親憂心,尤其還是為了那樣根本不值一提的趙家。

當然,範清遙也清楚以趙蒹葭和趙夫人的心性,既是想要逼迫她嫁去趙家,就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不過她也不怕。

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就是了。

她倒是也想看看趙家哪裡來的自信敢如此的囂張和猖狂。

吃過了早飯,範清遙就是起身去了青囊齋。

今日的鋪子遠要比往日熱鬨的多,孃親跟著月落站在櫃檯裡麵應對客人,天諭和暮煙則是在庫房裡檢查著貨物。

範清遙跟鵬鯨對了帳之後,就是又離開了青囊齋。

今日她都是跟蘇紹西定好了見麵的。

蘇紹西當然知道範清遙還是要出貨的,但是他冇想到這次範清遙要送的是人。

真的是幾個大活人的說!

蘇紹西都是無奈了,“你在幽州既冇有鋪子,將夥計送過去又能頂什麼用?”

範清遙卻道,“等這幾個人去了之後,鋪子就有了。”

幽州女子嗜愛胭脂水粉,但是幽州地屬高原,其風乾烈,胭脂水粉塗抹在臉上不出半日就是要在臉上起一層皮的。

而她之前送去的顏值,是特意用百草露,天仙子等濕氣較為大的藥材調配出的。

暫時她打算讓夥計們支攤沿街叫賣,待八箱的貨一經出手,就是幾十萬銀的入賬。

到時,想要在幽州開幾家鋪子都是足夠了的。

幽州是北麵一處最大的關卡,隻要打通了幽州,她就是能夠一路暢通無阻的繼續往北麵發展了。

上一世,百裡榮澤所有私吞的兵都是在北麵的。

更是有上百名的北方官員都是成為了百裡榮澤的幕僚。

所以這一世,她必須要先下手為強,才能防患於未然。

蘇紹西知道範清遙隻要定下就是無法改變,他也是懶得多費口舌。

所以隻能是一臉懵逼的來,再是一臉震驚的走。

範清遙送走了蘇紹西後,見時辰也是不早了,正是也要起身離開茶樓,就是見凝涵匆匆地跑上了樓。

“小姐不好了,剛剛月落那邊送來訊息,說是夫人被趙家小姐帶走了!”

範清遙的心瞬間就是一緊,就是連一雙眼睛都是冷了下去的。

趙家,果然是好樣的!

趙蒹葭,你果然還是喜歡作死!

凝涵都是要急死了,“小姐怎麼辦啊?”

範清遙冷靜地想了片刻,纔是吩咐道,“你現在趕緊去將範昭等人找出來,沿著青囊齋附近所有的茶館酒樓挨家尋找,切記要低調行事,絕不可引起旁人的注意纔是。”

花家現在在主城還是敏感的存在,若是引起騷動隻怕會再次惹了皇上的疑心。

凝涵都是懵了。

夫人失蹤了,去茶館和酒樓做什麼啊?

不過見小姐都是這麼吩咐了,她也是隻能趕緊跑出茶樓去照辦。

範清遙則是起身直接回了青囊齋的。

趙蒹葭再怎麼恨她,也是絕對不敢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就算趙蒹葭真的不顧自己的名聲了,也還是要顧忌著趙家的臉麵的。

所以如這種瞻前顧後,有賊心冇有賊膽的人,範清遙是看不上的。

但是範清遙冇想到趙蒹葭竟是敢將主意打到孃親的身上。

本來她還在想見招拆招的,但這次趙蒹葭真的是踩在了她的地線上。

既如此,那麼就真槍真刀的戰吧!

她倒要看看趙蒹葭能接住她幾招,趙家又能接住她幾招!

青囊齋這邊都是已經亂成一團了。

月落是最為自責的,一看見小姐進門了,直接就是跪在了地上。

“小姐,都是我的錯,是我不好纔是給了趙家小姐單獨見夫人的機會。”月落跪在地上重重地磕著頭。

她並不認識趙蒹葭的,所以纔是給了趙蒹葭可乘之機。

她本是以為趙蒹葭是夫人朋友纔會跟夫人如此熟絡的,所以夫人在同意跟趙蒹葭離開後,她都是冇有阻止過。

若不是四小姐從庫房回來看見了趙家的馬車,她都是不知道那言語得體看著又是溫柔賢淑的趙家小姐會是那種人。

可是現在說什麼都是晚了的。

“小姐,不管夫人有冇有事,我都願意已死謝罪。”她的命是小姐撿來的,就是現在叫她一頭撞死她都是心甘情願的。

天諭拉著暮煙站在一旁,也是一臉的不忍心。

鵬鯨就更不用說了,他跟月落相處的時間是最長的,感情自也是最好的。

所以眼下他都是陪著月落一起跪在了地上,“小姐,這次的事情我也是有責任的,小姐想要如何懲罰我都是願意陪著月落一起的。”

範清遙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一雙人,目光是平靜的,“起來吧。”

“小姐……”

月落和鵬鯨跪在地上冇動。

範清遙又是道,“這件事情本和你們就冇有關係,你們不認識趙蒹葭,但是孃親是認識的,既孃親願意跟她離開,就算你們攔也是攔不住的。”

孃親願意跟趙蒹葭離開,恐怕就是知道趙家說親的事情了,隻怕孃親是不想給她平添困擾,纔是主動跟趙蒹葭私談的纔是。

至於她身邊的人,她自是信得過的。

但是趙家的人,她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可是夫人……”月落和鵬鯨仍舊不放心。

而且小姐越是不加以責怪,她們就越是自責的要死。

範清遙輕聲道,“孃親會平安的。”

話是這麼說,可是她袖子下的一雙手還是攥出了血痕的。

範昭就是這個時候進門的,“小姐查到了,夫人就在街角那家的茶樓,我看的清清楚楚夫人很安全。”

範清遙邁步就是往外走,那攥緊了的手,總算是放開了的。

範昭緊緊跟在範清遙的後麵,一直追到了茶樓才道,“我陪著小姐一起過去。”

範清遙抬頭看了看麵前的茶樓,冷聲道,“無需。”

語落,一個人邁步走了進去。

彆說是一個趙蒹葭,就算是十個對於她來說也無所畏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範清遙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