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彆數日,府邸還是走時的模樣,卻又是說不出的空洞與寂寥。

如今主院就剩下了何嬤嬤一人,許嬤嬤乾脆帶著明月院的下人都是搬了過來。

主屋裡濃重的藥味久久不散,氣氛凝重的讓人喘不過氣。

凝涵等人提心吊膽地在一旁站著,看著床榻上病種的老夫人大氣都是不敢出的。

花月憐趴在床榻邊守著母親而眠,睡得並不安穩。

老夫人病了已經有幾日了,每日藥不停地吃著也始終冇有半分起色。

所謂的醫不自醫,人不渡己怕就是如此吧。

“咳咳咳……咳咳咳……”

忽然,床榻上昏睡著的陶玉賢就是陣陣乾咳著。

那乾裂的聲音彷彿是要將身體裡所有的力氣都咳出來才罷休似的。

花月憐猛然驚醒起身就要去探望母親,卻因體力不支眼前陣陣發黑。

一隻手,忽然就是扶助了她那搖搖欲墜的身體。

緊接著,耳邊就是響起了陣陣倒抽氣的聲音。

待眼前漸漸清晰,花月憐就看見又是一隻手按在了母親的手腕上。

順著那手往上看去……

月牙兒!

是她的月牙兒回來了!

花月憐當場就哭了。

屋子裡的人也是看得驚住了眼睛,都是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做夢一樣。

一直到聽聞範清遙道,“過來兩個人把外祖母攙扶起來。”

眾人這才驚覺回神,真的是清瑤小姐回來了!

冇有感懷問候,更冇有悲秋傷春,範清遙從始至終連表情都是冇有的。

在許嬤嬤與何嬤嬤將老夫人扶坐起後,範清遙打開隨身揣著的針包,解開外祖母的衣服就是朝著幾處大穴落了針。

待察覺到外祖母的呼吸徹底平穩,才又開了幾張藥方交給了凝涵。

“前麵兩張每抓三副,後麵三張每抓五副,最後一張七副。”

凝涵一邊點著頭一邊跑了。

範清遙又是看向何嬤嬤道,“將庫房裡那顆百年人蔘取出來,再去找人買壺就回來,把人蔘整根泡進去給我拿過來。”

何嬤嬤應聲道,“是,老奴這就去辦。”

範清遙又是看向門口的其他下人,“都出去候著,冇我的傳傳喚不得進來。”

下人們不敢多言,紛紛退了出去。

死氣沉沉的空氣開始流動,總算又新的空氣流竄了進來。

花月憐攥緊了帕子,啞聲道,“月牙兒,你,你……”

範清遙抬手擦掉母親眼角的淚光,“娘心無需擔憂,我回來了。”

花月憐那纔剛被擦乾的眼角,又是滲出了淚光,“你外祖父被軟禁在皇宮,你的所有舅舅都還壓在天牢,就是遠在主城外的豐寧昨日都是被抓進了慎刑司,你這個時候回來又能做什麼?”

花家有難,她早已做好了跟母親和父親乃至花家共存亡的念想。

可是她就這麼一個女兒,怎能眼睜睜地看著就這麼也是跌進這個苦海?

範清遙輕輕捋著母親淩亂的碎髮,輕聲道,“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孃親無需擔心,有我在一日花家便倒不了,就算倒了我也能再扛起來。”

她聲音平緩地安慰著母親,甚至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笑意,可她的雙眼睛卻始終看著母親那乾裂的唇角,心疼得連胸腔都在跟著顫動著。

花月憐看著女兒眼中那閃爍著的光芒,含淚點了點頭。

她的月牙兒,她自是信得過的。

床榻上的陶玉賢,緩緩睜開了沉重的眼皮,隨著視線漸漸清明,她就是看見了這段日子隻有在夢中才能夠看見的外孫女兒。

“清瑤?”

範清遙並冇有直接開口說話,而是順著那顫巍巍抬起的手微微低了頭。

當察覺到那佈滿著滄桑紋路的手,一遍遍地摸著她的鼻,她的眼,她靜默著一動不動著,強迫自己吞嚥回那梗在喉嚨的酸澀。

當真實的觸感清晰地傳達進心底,陶玉賢纔再次開口道,“老爺啊,真的是咱們家的小清瑤回來了。”

外祖……

範清遙心跟著一緊,將自己的內唇咬死。

輕輕握住外祖母的手,她不動聲色地嚥下滿口血沫,神情一如往日般淡定自若,“外祖母放心,外祖會回來的,當初分家的時候我就是答應過您的,無論風雨飄搖還是陽光萬裡,我會扛著花家走下去,一直走下去。”

陶玉賢眼眶發熱,輕輕地點了點頭,“外祖母等著,等著……”

範清遙緩緩伸手,撫摸上外祖母滿是皺紋的麵龐,“您一定要養好自己的身體,看著花家輝煌重來。”

陶玉賢睏意來襲,在範清遙的撫摸之中又是再次閉上了眼睛。

“小姐,藥都是買回來了!”屋外,響起了凝涵的聲音。

範清遙扶著母親先行去了軟塌,“孃親便是在這裡陪著外祖母睡一會,我去給外祖母煎藥,母親放心,一切有我。”

花月憐支撐了這些時日,是真的累了。

說來也是怪了,以往她就是再困也是難以入睡,今日卻是還冇躺下就是困得睜不開了眼睛。

這或許便是所謂的安心吧。

範清遙又是將許嬤嬤留在了外祖母和孃親的身邊,這才起身出了主屋。

院子裡,凝添和狼牙像是兩個門神似一左一右地站著。

年紀尚小,氣勢卻足。

尤其是狼牙那如野狼一般專注凶狠的目光,嚇得院子裡的下人都是不敢靠近的。

範清遙將兩人叫到身前,什麼都是冇說,隻是抬手放在了二人的肩膀上。

幾乎是瞬間,凝添和狼牙身上的那股狠勁兒都是散了,就連眼神都柔和了不少。

範清遙又是拍了拍二人的肩膀,這纔跟著凝添去了廚房。

這就是她的人。

無需多話,僅一個動作,就是懂得她是在跟著她們並肩同行。

趁著給外祖母煎藥的空檔,範清遙從凝涵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全部。

包括花家因何如此,她又是怎麼被冊封了縣主,就是連瑞王是帶著多少人進府抓走外祖的人數都是一清二楚了。

範清遙握著手中的扇子,微微眯起眼睛,“皇上跟愉貴妃倒是婦唱夫隨得緊。”

正抬著酒罈子進來的何嬤嬤聽了這話擔心不已,“清瑤小姐萬不可衝動啊。”

現在壓著花家的可是西涼的九五之尊。

誰又能跟皇上說理去?

範清遙卻忽然起身叮囑道,“何嬤嬤,爐子裡的藥一直小火溫著即可,待外祖母醒來取酒缸裡取了三滴泡著野參的酒滴進湯藥之中,直接端給外祖母喝就好。”

何嬤嬤一愣,“清瑤小姐這是要去哪裡?”

“靠著我外祖踏平的戰場坐穩天下,享著我花家征戰來的和平在皇宮高枕無憂,我倒是很想看看那些人的嘴臉究竟能有多無恥。”

本就是冇打算退讓著什麼的範清遙,自然不會坐以待斃,“凝涵你現在就去城東的壽材鋪子,將上好的棺材都給我買下來。”

凝涵點頭的很是痛快,“是,小姐。”

何嬤嬤都是慌了,“清瑤小姐,您究竟是要做什麼啊!”

做什麼?

自然是去會會那些踩踏著花家骨血的人了。

範清遙雙眸漆黑,眼底似有寒風呼嘯。

她會讓那些想要看著花家倒台的人親眼看看,惹怒了花家他們究竟能得到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