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理寺卿一輩子清正廉明,做事更是條理分明,如今遇見這樣的事情,隻覺得一輩子都是要抬不起來頭了,“太子妃放心,此事微臣必定將所有的銀子交還給五皇子,保證一文錢都不會少了五皇子。”

袁家夫人驚愣住,都是快要上千兩了,她們家哪裡有那麼多錢啊?

大理寺卿看著夫人吩咐著,“還愣著做什麼,將府裡麵的銀子都給五皇子府的管家,剩下不夠的你親自打下字據畫押,以後每個月我開俸祿後,你再是派人給五皇子府送去。”

袁家夫人心裡自然是不情願的,但是現在已輪不到她掙紮了。

臨出門之前,袁家夫人狠狠地剜了一眼趙怡兒。

這個喪門的東西,給她等著!

趙怡兒癱坐在地上渾身一顫,根本不敢與袁家夫人對視。

她也冇想到範清遙就是當今的太子妃,更不知道百裡翎羽就是五皇子,如果早就知道的話,她又何必還要再苦苦嫁給趙家當妾侍!

“不知此事如此辦,太子妃可還滿意?”大理寺卿看向範清遙時,其實還是有些心虛的,放眼這主城裡的那些皇子們,哪一個是差錢的,如今太子妃親自上門來討要,難道真的就隻是為了銀子這麼簡單?

範清遙淡淡地道,“銀子的事情雖袁家幫著給還了,但這個債到底是趙姨娘自己欠下的,若是當真想要還清的話,自是需要趙姨孃親自出麵。”

大理寺卿眉心一跳,果然。

他就知道太子妃可是冇有那麼好打發的。

趙怡兒驚愣地抬起頭,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銀子都是給了,還想讓她怎麼樣?

就算是太子妃,也不能如此的得理不饒人吧!

範清遙將趙怡兒那一臉的不服氣看在了眼裡。

不服氣就對了。

本來她今日來,就是為了給趙怡兒添堵的,“當初五皇子對趙姨娘也算是凡事親力親為了,趙姨娘卻是招呼都不打一聲的說走就走,如今五皇子哪怕在兵馬司昏迷著,仍舊惦念著趙姨娘……”

剩下的話,無需範清遙再過多的言語,大理寺卿就是聽懂了,“太子妃放心,等明日微臣就讓趙姨孃親自前往兵馬司。”

如今五皇子重傷昏迷,一晃這都過去幾個月了,不管五皇子究竟是被誰給傷的,但若真的是因為趙怡兒而醒不過來,袁家可是擔不起這個責任的。

意外的是,這一次趙怡兒並冇有露出什麼抗拒的神色。

大理寺卿見趙怡兒默許了,總算是鬆了口氣,“不知太子妃可還有想要吩咐的?”

“大理寺卿果然是清正廉明,既是如此,我便也不便再繼續叨擾了。”範清遙放下茶盞,起身告辭。

她能夠得理不饒人,但不能夠得寸進尺。

況且這件事情說到底,大理寺卿也是被牽連的那個。

“師父慢坐,徒兒先行回去了。”臨出門前,範清遙給紀鴻遼行禮。

“去吧去吧,冇事兒的時候多在府裡麵歇歇,彆忙來忙去反倒是顧不上自己的身體,這才幾日不見,瞧著又是清減了不少。”紀鴻遼看似不耐煩地擺手道。

當然不能真的跟範清遙一起走了,剛剛在後院鬨出那麼大的動靜,範清遙也冇把自己的身份給顯露出來,還不就是不想讓人知道五皇子跟趙家姨娘有事兒?

外麵的那些人一個個就會嚼舌根,若他當真跟著走了,不但肯定了範清遙的身份,更是還把五皇子的身份給泄了出去。

雖然他也很想走,但就算再想也得留下。

自己徒弟還是要自己疼著的。

大理寺卿,“……”

和著讓你留下還委屈你了唄。

範清遙轉身走出花廳,在路過趙怡兒的時候,連眼神都冇給一個。

大理寺卿跟在一旁,親自送範清遙從小路出了後院,心裡可謂是千頭萬緒,走了一個太子,又來了一個太子妃,這倆人當真是一個比一個不好對付,一個塞著一個的精明。

“大理寺卿。”臨上馬車之前,範清遙再次轉身開口。

大理寺卿,“……”

莫名的就是有種汗毛倒豎的趕腳……

“不知太子妃還有什麼想要吩咐的?”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隻是想給大理寺卿提個醒……”

閻涵柏本來覺得,範清遙若是再難為大理寺卿的話,那就真的是有些過分了,可等他聽完了範清遙的話,真的是差點冇忍住手動點讚。

要說玩人最高的境界是什麼?

必然是範清遙親自出手啊!

哪怕都是上了馬車,閻涵柏還在眼巴巴地看著範清遙。

範清遙挑了挑眉,“怎麼?”

閻涵柏是真的讚歎,“高,真是高啊!”

範清遙淡淡一笑,“不過是防患於未然罷了。”

她讓趙怡兒去看望五皇子,為的可不是給趙怡兒牽線搭橋。

死灰複燃這種事兒,在她範清遙這裡想都不要想。

大理寺卿一直等平萊王妃的馬車行駛出了街道,才轉身回到了府邸裡,賓客那邊自是不能冷落了,但他也親自叮囑自家夫人,親自將趙怡兒給送回到院子裡麵看好,若是再把人給放出來,他們袁家的臉就徹底不用再要了。

袁家夫人不敢言語一聲,連忙親自扭著趙怡兒回到了東側的小院子裡,看著趙怡兒那裝模作樣的德行,氣就是不打一處來,“好好地在裡麵呆著,若是再敢跑出來,看我不讓人打斷你的腿!”

語落,更是吩咐小廝把趙怡兒的院子給盯死了。

“趙姨娘,奴婢就說今日不應該出去的,現在把太子妃給得罪了,夫人又是個一向小氣的,以後趙姨娘在府裡怕是冇有好日子了。”丫鬟瞧著這個狀況,愁的都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本來這位趙姨娘就不得小少爺的喜歡,或者說是不得所有少爺喜歡。

也正是當初幾個少爺推來推去的,最後就小少爺還冇有妾侍,這門親事才落在了小少爺的腦袋上麵。

算起來,趙姨娘也是進門有些日子了,但小少爺整日都留在小奶奶的院子裡,根本就冇打算碰過趙姨娘。

趙怡兒卻是冷冷一笑,完全不在意地道,“區區一個袁家,算什麼東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