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一摞的票據砸在麵前,袁家夫人還能說什麼?

一個字都是說不出來!

轉眼看向跪在地上的趙怡兒,袁家夫人恨不得一巴掌抽過去。

趙怡兒是真的冇想到,這曾經的每一筆銀子都是有票據的,而且這些銀子她當初花的時候,根本就冇想過還,哪裡又會在乎數目,如今真的被票據懟了滿臉,她也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啊。

“這是做什麼呢,怎麼吵成這樣?”

一道頗為帶著怨氣的聲音,響起在了所有人人的身後。

眾人回頭一瞧,就見紀鴻遼正揹著手一臉嫌棄的進了門,那緊擰著的眉頭好似能夾死一斤蚊子,而大理寺卿就跟在紀鴻遼的身邊。

“你也彆光顧著忙你大理寺的那些事情,有空也管管家裡麵,吃個飯都不消停,你也不怕噎得慌?”紀鴻遼看著大理寺卿道。

真的,這主城能如此嫌棄大理寺卿的,除了皇上就隻有這位紀院判了。

關鍵是還不能翻臉,不然以後都冇朋友可做。

曾經的大理寺卿不過就是跟紀鴻遼拌了句嘴,雖說紀鴻遼是對的,但也不能轉身就走,一拉黑就是十多年吧?

如今好不容易纔從黑名單裡爬出來的大理寺卿,哪裡還有脾氣?

那是一點脾氣都不能有了!

“平日裡府裡也是清淨的很,今日人多自然是要吵鬨一些。”大理寺卿好脾氣地解釋著。

紀鴻遼看在大理寺卿滿臉笑容的份兒上,倒是冇有再繼續說什麼。

大理寺卿鬆了口氣,就是朝著涼亭看了過來。

袁家夫人瞧著老爺來了,可是鬆了口氣,總算是有人能做主了。

隻是此刻大理寺卿的目光,卻是越過了自家夫人,往涼亭的深處看了去,就總覺得坐在裡麵的人有些眼熟啊……

等大理寺卿一進涼亭,完全可是說是虎軀一震。

這已經不是眼不眼熟的問題了……

這是不能不認識的問題啊!

試問當今的太子妃,他敢說一句不認識?

袁家夫人瞧著自家老爺那震驚的目光,心裡也是有些冇底了,她跟著老爺過了這些年的日子,鮮少瞧見老爺露出這樣的神色啊。

隨後進門的紀鴻遼,同樣也是看見了範清遙,“你怎麼在這裡?”

範清遙見了師父,還是要起身的,“過來辦些事情。”

紀鴻遼瞧著這小丫頭冇有稱呼自己,便知道怕是不想表露身份,點了點頭道,“春季多風,你那小身板哪裡經得住吹,有什麼話去屋裡麵說。”

範清遙笑著看向了大理寺卿。

大理寺卿,“……”

太子妃要進屋說話,他瘋了敢出言阻攔?

紀鴻遼看都是冇看大理寺卿一眼,後知後覺地給閻涵柏請了安,然後拉著範清遙,連同請著閻涵柏一起,就是先行朝著花廳的方向走了去。

眾人就是……

懵逼了啊!

紀鴻遼誰不知道,那可是在皇上麵前都敢直言不諱的人,可如今竟是對一個小姑娘疼愛有加的……

那小姑娘到底是個什麼身份?!

袁家夫人也是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一路朝著花廳走去的時候,眼睛不停地往身邊的老爺身邊撇著。

奈何此時的大理寺卿臉如鍋底灰,連一句話都不想多說。

走在最後麵的趙怡兒,隻覺得眼前陣陣天旋地轉,要不是有丫鬟攙扶著,她隻怕腿軟的一步都是走不了了。

就在剛剛,她親耳聽見,親眼看見,紀院判喊著平萊王妃。

可那個人,不是範清遙口中稱呼的大嫂嗎?

如,如果,平萊王妃真的是範清遙的大嫂……

那範清遙又是什麼人?

什麼身份!!

趙怡兒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範清遙被紀院判拉著進了花廳,又是坐在了花廳的主位上,然後,她又是看見自己的公公走到了範清遙的麵前,躬下了身子……

“微臣給太子妃請安。”

趙怡兒這次是真的站不住了,直接雙腿一軟地癱坐在了地上。

袁家夫人驚愣的瞪大了眼睛,連神都是回不過來了。

太,太子妃?!

大理寺卿擰眉看向身邊的夫人,“見了太子妃還不行禮問安?”

袁家夫人後知後覺地回神,想著剛剛自己說的那些話哪裡還站得住,‘撲通!’一聲就是跪在了地上,“臣,臣婦參見太子妃……”

現在,她總算是想起來究竟在哪裡見過範清遙了。

就在平萊王府的宴席上!

紀鴻遼看著趴在地上恨不得挖個坑把自己給埋了的袁家夫人,哼了哼道,“瞧著袁家夫人這膽戰心驚的樣子,一看就是做了虧心事啊。”

大理寺卿,“……”

你不說話是不是能死?

“剛剛臣婦不知太子妃身份,多有冒犯還望太子妃見諒。”袁家夫人剛剛還想著跟範清遙拉大鋸,但是現在範清遙的身份擺在這裡,她還拉什麼拉,再拉下去豈不是自己找死?

範清遙看著跪在地麵的袁家夫人,“袁家夫人既剛剛不知情,又何錯之有,但現在想來無需我都說,袁家夫人也應該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了,如今五皇子人就在兵馬司躺著,你們袁家不聲不響的就把人給娶進了門。”

袁家夫人聽著這話又是渾身一顫。

太子妃的五弟可不就是當今的五皇子?!

趙怡兒是真的被驚到了,冇控製住地道,“他,他冇說過他自己是皇子,我隻知道他叫百裡翎羽。”

“放肆!當今五皇子的名諱,豈是你能喊出口的?”大理寺卿怒斥著。

紀鴻遼譏諷一笑,“百裡是皇姓,這可是連三歲娃娃都知道的事情,老袁啊,你這小兒子的妾侍到底是從哪裡劃拉來的,當真是稀有得很啊。”

這年頭蠢貨可是不多見了,能不稀有麼。

大理寺卿的老臉已經說不出是燙還是疼了,問向自家夫人,“到底怎麼回事!”

袁家夫人連忙將在涼亭的事情,都是給說了一遍。

大理寺卿,“……”

臉就是更疼更燙了!

範清遙端起丫鬟送進來的茶盞,輕輕地吹著上麵的浮沫,“人既是娶進你袁家的門,那就是你袁家的人,那這筆賬我自是要跟袁家算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