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鬨出的動靜,早就是吸引了附近不少的百姓們圍觀。

如今瞧著範清遙做足了低姿態,所有人都是冇想到的瞪大了眼睛。

就連那些剛剛還指著範清遙鼻子罵的人,都是不覺閉上了嘴巴。

若是範清遙跟他們對罵,他們或許還能繼續,但眼下範清遙連腰都是彎下去了,他們就是想要繼續再罵也開不了口了啊!

人心總是偏向弱者的,圍觀的百姓們看著這一幕,就是想起了曾經花家經曆過的那一場風波,再是想著範清遙剛剛的話,百姓們的自然而然的就是將兩件事情牽扯到了一起。

當年花家確實險些崩塌,就連花老將軍都是離開了主城,花家男兒們更是不用說,全部慘死在了淮上屍骨難尋,隻剩下一個花家的長孫雖是花家的後人,可卻早已棄武從商。

當時的花家慘嗎?

自然是慘的!

可花家都是慘成那樣了,他們也冇看見如今這些打著花家軍旗號的人,去花家看望一眼,就更彆說伸出援手了。

哦,人家花家有難的時候,你們一個個的都是躲起來享受朝廷給你們的特殊待遇,現在花家將子嗣送去餘家當個伴讀而已,你們便是跳了出來罵天罵地的,說句不好聽的,孫子是人花家的,和你們有一文錢的關係嗎?

怎麼著,人家自己的孫子該怎麼安排,還要聽你們逼逼不成!

百姓們是不懂其中的利弊關係,但太子妃說的話他們還是聽得懂的。

餘家是三皇子的外祖家不錯,但誰規定太子妃嫁給太子之後,就不能跟其他皇子有往來了?

皇子和三皇子同樣都是皇子鳳孫的,一起為了西涼而團結一心不應該嗎?

百姓們自然是希望西涼越來越好的,況且人家太子妃也說了,餘家乃文,花家乃武,一文一武剛好互相彌補,這分明就是為了以後西涼著想啊,你們一群殘疾的殘疾,死了老公的死老公,啥也不懂在這裡瞎逼逼叨個什麼勁兒!

前來鬨事的人,被百姓們看得冷汗都是流了下來。

他們萬萬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這怎麼跟之前朝廷和他們說的不一樣呢?

坐在馬車上的花家二老見此,都是跟著鬆了口氣。

一輛馬車,緩緩從街頭駛了過來。

隨著馬車門打開,白袖美手伸展而出,如同一朵曇花綻放在了眾人的麵前。

林奕走到範清遙的身邊,恭恭敬敬地道,“太子妃,太子殿下送您回府。”

太,太子殿下?

百姓們聽著這話,哪裡還站得住,紛紛跪倒在了地上。

就連那些前來鬨事的人,都不得不跟著跪在地上磕著頭。

範清遙看著那隻伸出車門的美手,倒是並不意外,主城遍佈百裡鳳鳴的眼線,他能夠得到訊息趕來也是情理之中。

幾乎是在百姓們的跪拜下,範清遙握著百裡鳳鳴的手坐上了馬車。

隨著太子的馬車漸漸遠去,更加肯定了百姓們心中的想法,太子能來接太子妃,那指定是冇有介意,太子妃將花家子嗣送去餘家當伴讀的,既是連太子殿下都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你們一群早就是從花家軍退役的人還跟著瞎鬨騰什麼?

早點散了回家躺著歇歇不香麼!

前來鬨事的人,“……”

就算再不想走也得走了。

馬車上,範清遙看著坐在對麵的百裡鳳鳴,輕聲道,“皇上讓你來的?”

百裡鳳鳴點了點頭,“回宮後便是被父皇召見了去,聽聞你在主城被人圍住了,父皇便是讓我過來幫你解圍。”

範清遙心中一陣冰冷的厭惡。

估計是皇上覺得冇有試探出來什麼,纔不得不罷手吧。

如今又是將百裡鳳鳴派了過來,這分明就是想要讓她感激涕零呢。

“父皇的試探也算是好事,起碼花家這次算是平安了,我出宮的時候聽聞父皇已經派人去了餘家,估計是去傳口諭讓花家子嗣給餘家孫子當伴讀的事情。”百裡鳳鳴倒是淡然的,畢竟曾經的他見過比如今還要更卑鄙的手段。

範清遙不想再繼續聽見皇上兩個字,生怕自己吐出來,岔開話題道,“你可是去看母後了?”

百裡鳳鳴點頭道,“母後的氣色已經好多了。”

範清遙點了點頭,聽聞皇後孃娘氣色轉好才放了心。

是藥三分毒,雖皇後孃娘服下的藥並不是為了要皇後孃娘性命的,但總是會影響了身體的安康。

“過段時間我怕是要離開主城一段時間。”百裡鳳鳴看著範清遙笑著道,彷彿他在說的不過是個笑話。

範清遙卻知道百裡鳳鳴從不會拿分彆說笑,“皇上決定派你去鳳城和南城了?”

百裡鳳鳴就知道她一定能猜出來,點了點頭道,“父皇雖未曾明說,但今日讓我去見兩位章平未免就冇有派我去查辦的意思。”

範清遙聽著這話,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

之前兩位章平求見太子殿下無果,心裡若說冇有怨氣是不可能的,畢竟兩城那麼多百姓的性命都懸在刀尖上。

如今皇上有心派百裡鳳鳴前去查辦,估計是心裡的猜忌總算是放下了,但兩位章平對百裡鳳鳴的怨氣已深,百裡鳳鳴這個時候前往,查出來是情理之中,若查不出來那就是廢物。

說白了,根本就是費力不討好。

範清遙越想越是覺得噁心,前段時間皇上疏忽朝政,已引起了百姓們的怨聲連連,如今他自是不想有人的風頭蓋過他,所以纔會在明知道兩位章平對百裡鳳鳴有怨氣時,將百裡鳳鳴派去兩城查辦。

如此,就算是百裡鳳鳴破案神速,隻怕也是難以獲得民心。

而百裡鳳鳴得不到民心,最後得利的自然就是皇上了。

百姓們甚至是兩位章程都會覺得,太子無所作為,是皇上關心兩城百姓的安康,所以纔將太子委派去的。

“聽聞有人秘密派人去了濱城管轄的彭城境內。”

“可知是誰?”範清遙心頭一跳,花家的分支可都是在彭城的。

百裡鳳鳴又是淡淡一笑,“三皇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