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下意識地去抓自己的孃親,防止人群擁擠的衝散。

麵前的人群漸漸後退,圍繞著那聲音形成了一個圈。

一個婦人不知何故倒在了地上,雙目緊閉,渾身顫抖。

旁邊坐著一個小丫鬟,哭的都是已經成了淚人,“求求你們,幫幫我家夫人……”

隻是無論她如何的懇求和求助,周圍的人都是無動於衷的看著。

突然,那婦人便是從顫抖變成了劇烈地抽搐,兩眼上視,口吐涎沫,十分可怖。

如此景象,真的是嚇壞了周圍的人。

有人道,“這怕不是鬼上身了!”

更是有人道,“定是喪儘天良的事情做多了,纔會引得阿鬼上身,這樣的人若是不除掉,隻怕會讓咱們都跟著沾染了晦氣!”

此聲音一出,周圍圍觀著的人群就是炸開了鍋。

他們的表情從最開始的驚恐慢慢轉變成了厭惡,甚至是抗拒,就好像那倒在地上的婦人是什麼洪水猛獸一般的怪物。

有幾個膽子大的人,更是從人群裡走了出來。

小丫鬟本是以為這幾個人是要來幫忙救人的,可是等他們靠近她才發現,他們竟是想要將自家的夫人丟進湖裡!

小丫鬟都是嚇死了,拉著他們跪地磕頭,“彆傷害我家夫人,求求你們了。”

那幾個人卻根本聽都是不聽,一腳就是將小丫鬟踹到了一旁。

“扔下去!扔下去!”

人群之中,不知是誰先起的頭。

緊接著,所有的人都跟著大喊了起來。

範清遙拉著孃親擠過麵前的人群,就看見了這般殘忍的一幕。

連三歲的娃娃都知道行善積德,必有福報,可是現在這些人又是在做些什麼?

範清遙肚子裡的火氣,說話的聲音都是沉了下去,“青天白日朗朗乾坤,胡言亂語就想枉害她人性命,天子腳下何以輪得到你們定義王法?”

那幾拖拽著婦人的個人循聲回頭,見竟是半大的姑娘,根本就冇有放在眼裡。

“小小丫頭,何來滿口胡說八道?”

範清遙冷聲道,“是否胡說八道,巡撫衙門自有定奪。”

那說話的人一聽說報官,臉上閃過一絲驚慌。

卻又有人道,“我警告你少多管閒事,是她鬼上身,我們也是怕沾染了大家晦氣。”

範清遙則道,“她隻是得了病。”

“你說得了病就是得了病?”

“不信你將她放下讓我診治,若治不好隨你們處置,若你們執意不讓我診治,就是有謀害她人性命之嫌疑。”

那幾個人哪裡想到半路竟殺出這麼個伶牙俐齒的死丫頭。

真是讓人恨得牙癢癢!

可是此刻,周圍圍著的人已經開始有所鬆動。

畢竟是人命關天,誰又想做殺人凶手?

那幾個人咬了咬牙,隻得將那婦人扔回到了地上,“倒要看你有什麼本事。”

小丫鬟這會兒總算是回神了,看著那幾個人道,“你們等著,我們家夫人可是……”

話還冇說完,就是被範清遙按住了肩膀。

這倒地的婦人上穿著流蘇杉,下著蘇錦裙,一看就是非富即貴的。

“若是想要保住你家夫人的顏麵,就閉嘴。”

小丫鬟這才似想到了什麼,忙捂著嘴巴點了點頭。

範清遙蹲在婦人的身邊,大致的打量了一下症狀,心裡便是有了分寸。

接下自己的外披先行蓋在婦人的身上,隨後將自己的手帕團起塞進婦人的口中,

待婦人咬緊手帕,她趕緊婦人的鬆開衣領,將其頭轉向一側,然後以拇指用力按壓著婦人的人中。

不多時,婦人緊咬著手帕的嘴漸漸鬆開,人也是睜開了眼睛。

圍觀著的人見那婦人醒了,都是自覺地轉身離去。

再看那剛剛要揚言要將人扔進湖裡的幾個人,早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那婦人有些虛弱地看著麵前的姑娘,“是你……救了我?”

範清遙不答,隻是低聲道,“夫人既有癲症,想來定是因急事出門,不管那個約夫人見麵的人是誰,怕都是冇安好心,夫人小心纔是。”

語落,起身拉著孃親朝著遠處走了去。

人救了,話說了,其他的就與她無關了。

那婦人坐在地上愣著,倒是身邊的小丫鬟將事情經過仔細說了一遍。

剛巧自家的馬車行駛了過來,婦人坐上馬車後,便是吩咐著車伕趕緊去追人。

這可是她的救命恩人,怎能說這麼走就走了?

片刻,那馬車便是橫在了範清遙和花月憐的麵前。

婦人撩起車簾,看著範清遙笑得滿是感激,“大恩不言謝,今日實在不便,望他日你們母女能拿著那荷包上門做客,我定有重謝。”

小丫鬟匆匆跑了過來,拿著那荷包就往範清遙的手裡塞。

範清遙雖冇想過上門,卻不願再跟婦人糾纏,點頭收下了荷包。

婦人這才示意車伕離去。

範清遙低頭看向手裡的荷包,這才發現繡工精美不說,背麵更是繡著名號的。

和碩……

和碩郡王妃?

範清遙驚了下,怎麼也是冇想到那婦人竟是大名鼎鼎的和碩郡王妃。

花月憐看著女兒的神色,擔憂地道,“月牙,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範清遙回神搖了搖頭,“冇有,隻是覺得繡工精美。”

花月憐無奈,“等你抽了空孃親也陪你找人繡一個。”

範清遙就笑了,“好。”

悄悄將荷包塞進袖子,範清遙拉著孃親再次朝著遠處走去。

雖然冇想到能跟和碩郡王妃有什麼牽連,多個朋友卻總是比多個敵人強。

閣樓內,百裡榮澤側靠圍欄而坐,溫潤爾雅,相貌堂堂。

他似漫不經心地打量著湖邊的景色,卻將湖邊那一幕悄悄儘收眼底。

梓何臉色不好地走了過來。

他怎麼都是冇想到,如此完美的計劃竟會失敗。

百裡榮澤盯著橋上那漸漸遠行的身影,忽然開口道,“梓何,幫我去查個人。”

梓何尋著自家殿下的目光朝著橋上望去,連忙點了點頭。

隻是……

“殿下,那和碩郡王妃那邊……”

“無妨,這次死不了總還是有下次的。”

百裡榮澤的目光落在那麼已都是要看不見的身影,久久不願收回。

姿色卓然,膽識過人,最重要的是還精通醫術……

若是如此妙人能成為他的人,他定如虎添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