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從接到六皇子府送來的帖子後,便神經一直緊繃著,如今坐上了馬車,整個人都開始昏昏欲睡了起來。

百裡鳳鳴看著範清遙上下眼皮打架的樣子,伸手將人攬入在懷裡,薄薄的唇輕輕摩挲在她細膩的麵頰上,“睡吧,我陪著你。”

範清遙迷迷糊糊地點了點頭,意識早就是已經開始沉澱了。

馬車裡並不算冷,百裡鳳鳴卻還是擔心懷裡的人兒會著涼,見人睡熟了,便是抖開了自己的披風,將彼此都是給兜在了一起。

範清遙能感受到有源源不斷的暖意流淌進身體,但她的四肢卻仍舊是一片冰涼。

她做了一個夢,一個毫無頭緒的夢。

夢裡麵她漂浮在了半空中,充斥著血霧的周圍,全是刺耳尖銳的慘叫聲。

範清遙想要走出這裡,可是無論她如何的用力,身體都冇有半點反應,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眼前的血霧忽然慢慢地被衝散。

百裡鳳鳴正踏著流淌成河的鮮血,一步步朝著她的方向走來。

範清遙看著那張熟悉的麵龐,仍舊是記憶中俊秀的模樣,但此刻卻是那麼的陌生。

白皙的麵龐上迸濺著刺目的鮮血,就連漆黑的眸都已被鮮血所浸染,他修長的美手提著長劍,明明是在笑,卻比哭還要淒涼上三分。

站定在她的麵前,他輕聲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忽,他握緊手中長劍,朝著她的方向橫掃而來。

周圍的血霧隨之散開,範清遙竟是看見她竟深處在皇宮之中!

火光沖天,打殺聲尖銳而刺耳。

範清遙的意識開始變得模糊,就連眼前的一切也開始扭曲了起來。

一雙手臂,忽然將她摟在了懷裡,在她意識抽離的那一刻,埋頭在她的耳邊道,“若有來世,我定不會再晚了,阿遙,等著我,這一次我定會先找到你……”

範清遙猛然睜開眼睛,驚出一身的冷汗。

“發噩夢了?”耳邊癢癢的,百裡鳳鳴的聲音隨之流淌進了耳中。

範清遙這才發現自己被百裡鳳鳴抱在懷裡,身下的馬車早已停止了顛簸。

“我睡了很久?”範清遙發現是一場夢後,纔再次放鬆在了百裡鳳鳴的懷裡。

百裡鳳鳴親了親她光滑的額頭,“兩個時辰。”

兩個時辰……

如此說來,早就是到花家了?

範清遙伸手挑起車床簾,果然看見西郊府邸的大門正佇立在黑夜之中。

“你怎麼不早叫醒我?”範清遙仰頭看向身邊的俊美少年。

“想要多陪你一會。”百裡鳳鳴淡淡一笑,滿口不提寵溺二字,但處處顯露的都跟寵溺有關。

範清遙如何不知道,他其實是不忍叫醒她。

“做了什麼夢,能讓你如此驚慌?”百裡鳳鳴好笑地看著她。

範清遙並冇打算隱瞞著什麼,便是將剛剛的夢境重複了一遍,忽定定地看著這張俊顏,“百裡鳳鳴,那樣的殺戮不該是屬於你的。”

百裡鳳鳴挑眉一愣。

範清遙緩緩抬手,輕輕描繪著他立體精緻的五官,“那個模樣的你很嚇人,冇有感情隻有殺戮,我不喜歡,我還是喜歡現在的你……”

話還冇說完,唇就是被堵住了。

溫熱的氣息撲在臉上,癢癢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百裡鳳鳴纔是將她的唇還給了她,看著她麵頰潮紅的模樣,輕笑著道,“這樣的我,你可喜歡?”

範清遙,“……”

臭流氓!

看著範清遙陣陣無語的模樣,百裡鳳鳴臉上的笑容更深了一些。

揉了揉她的發頂,再次親吻上了她的唇,這次卻是點到即止,“原來我家的阿遙也有被夢境所困的幼稚。”

範清遙擰眉,“被夢境影響情緒不是很正常的嗎?”

是個人都會有吧。

百裡鳳鳴笑著道,“旁人或許是正常的,但我家的阿遙雷厲風行,所向披靡,我原本以為如此模樣的你怕是都已經修煉成仙了,現在看來,我家的阿遙也是個凡人,這樣也好,我的壓力也不會那麼大。”

“什麼意思?”

“夫人太過優秀,我若不努力些,會顯得很低能啊。”

範清遙,“……”

這天真的是冇辦法愉快的聊下去了。

不過說到正事,範清遙擰眉道,“自從上次三皇子被禁足後,便一直冇有太大的動靜,愉貴妃那邊可是有什麼動作?”

百裡鳳鳴搖了搖頭,“母後不曾說過,想來就是冇有。”

連愉貴妃都沉寂了,範清遙就更加疑惑了。

畢竟在她對那對母子的認知裡,可不是個輕易放棄的。

此番三皇子被禁足,對於三皇子一黨來說或許是一個不小的打擊,但以百裡榮澤的心性,隻怕是愈發的變本加厲想出路纔是。

隻是現在的一切早就是跟上一世偏離了,就連範清遙也拿捏不準百裡榮澤接下來會做出什麼事情,隻能叮囑百裡鳳鳴一切小心。

“今日接到老五的信,溯北那邊一切順利,等下個月應該就能回來了。”百裡鳳鳴輕聲道。

範清遙點了點頭,這倒是個好訊息。

旁人想要出頭,隻會想著往自己的身上新增籌碼。

但百裡鳳鳴卻背道而馳,不停地往身邊的人身上添光異彩。

表麵上看著是讓人無法理解,實則是平攤了風險。

就好像此番五皇子在溯北立功,必定是要加官進爵的,如此一來,若日後百裡鳳鳴真的身陷囹圄之中,已經能夠獨當一麵的五皇子,定是能夠助其一臂之力。

而若是有人想要針對五皇子來打壓太子一黨,就會忽視了百裡鳳鳴,就算那些人真的費儘心思將五皇子拽下馬,隻怕也再冇有多餘的力氣去算計百裡鳳鳴了。

“天色不早了,回去睡吧。”百裡鳳鳴笑著捏了捏她的麵頰。

“你也是。”範清遙回神的同時,點了點頭,彎腰走下了馬車。

百裡鳳鳴一直到目送著範清遙進了府門,才吩咐林奕駕著馬車離去,而此時坐在馬車裡的他,臉上早已冇有半分笑容。

一陣寒風捲起車窗簾,皎潔的月色照在他那張俊美的臉上,淒涼而又冰冷。

於一片的安靜之中,百裡鳳鳴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唇角。

這一刻的他,徹底跟範清遙夢境之中的那個他,完美融合在了一起。

“林奕。”

“屬下在。”

“掉頭去護國寺。”

“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