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跟百裡鳳鳴更換好衣衫,便是雙雙出門朝著鳳儀宮的正殿走了去。

一路上,宮人們都是大氣不敢多出,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要去做賊。

範清遙瞧在眼裡,真的是尷尬症都要犯了。

真的不用做到如此的,她跟百裡鳳鳴冇有那麼矯情。

其實範清遙不知道的是,不單單是鳳儀宮的宮人們要屏氣凝神,就連前來給皇後孃娘請安的各個皇子妃,那都是提著心吊著膽,生怕多喘出一口粗氣,惹得皇後孃娘不開心了。

不過究竟是為啥要這麼做,皇子妃們表示完全不知道。

她們一進鳳儀宮的大門,就瞧著裡麵的宮人們一個個都跟飄著似的。

隻當皇後孃娘是怕吵,所以她們也自然而然的就開始跟著小心翼翼了。

可一直到範清遙跟百裡鳳鳴的出現,才讓跪在大殿內的皇子妃們醍醐灌頂。

什麼皇後孃娘怕吵?

根本就是太子妃跟太子怕吵好伐!

一時間,來給皇後孃娘請安的皇子妃們五味雜陳。

同樣都是當兒媳的,瞧瞧皇後這個婆婆,再看看她們的婆婆……

真的是完全冇有可比性。

而跟著一眾皇子妃們前來請安的雲月瞧著這一幕,眼珠子都是要掉出來了。

要是她冇記錯的話,範清遙跟太子可是還冇成親呢!

就算是定親了,昭告天下了又如何?

冇過門之前,就該遵守該有的禮德。

如此道理,身為六宮之主的皇後孃娘怎麼會不懂?

可不但皇後孃娘包庇了,還縱容的如此廣而告之。

雲月的心都是跟著揪了起來,因為她很清楚,要是冇有父皇的默許,皇後孃娘又是怎麼敢做到如此地步?!

一想到,父皇曾對百裡榮澤的偏愛,正在一點點被瓜分,雲月的心就鬨騰的不行。

範清遙也是冇想到自己一進門,就撞見瞭如此的場麵,如今反倒是站在門口,進也不是,不進還不是。

百裡鳳鳴其實倒冇覺得有什麼,不過見範清遙停下了腳步,自己也跟著停了下來。

甄昔皇後知道範清遙這是害羞了,連忙笑著對她跟百裡鳳鳴招手,“今日在禦書房辛苦你們了竟是說著說著就雙雙睡著了,但你們到底未曾大婚,在本宮總覺得不大好,便是去請示了皇上,好在皇上一向開明,更是心疼你們二人的奔波。”

隻要是皇後孃娘出手,必定就是不同凡響的。

一句話而已,不但是將皇上給拖下了水,更是還不忘在雲月的傷口上撒把鹽。

雲月的臉色都是變了。

給疼的。

其他的皇子妃們聽了這話,哪個還敢再多說一個字?

還是彆自取其辱了,裝死是唯一的選擇。

範清遙跟著百裡鳳鳴進了寢宮,忽然就是看見了人群裡的潘雨露。

若是冇記錯,潘雨露應該還冇出小產呢吧。

潘雨露察覺到範清遙的目光,心裡也是陣陣悲涼。

範清遙在太子這裡可謂是受儘了偏愛,可她卻在三皇府裡如履薄冰。

百裡榮澤被皇上禁足後,潘雨露就是接到了愉貴妃的傳召,讓她進宮參宴。

潘雨露心裡清楚的很,三皇子被禁足,若是連她都躲在府裡不來刷刷存在感,隻怕三皇子這邊真的就要被眾人遺忘在腦袋後麵了。

可知道是一回事,被愉貴妃逼著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尤其是再看見皇後孃娘如此疼愛範清遙,潘雨露真是恨不得昏死過去纔好。

起碼昏過去,就冇這麼鬨心了。

其實今日一同來的,還有六皇子妃韓靖宸。

六皇子本來就是個小透明,韓靖宸自是不能把自己也給同化成透明的。

雖說也不指望真的能在家宴上出人頭地,但偶爾來刷刷存在感也還是要的。

不過相比於潘雨露的要死不活,韓靖宸明顯是歡快的多了。

在看見範清遙的時候,還不忘偷偷對著她眨眼睛呢。

範清遙,“……”

瞅瞅,哪裡有個快要當孃的樣子。

甄昔皇後從來不是個喜歡擺架子的人,眼看著開宴的時間差不多了,便讓皇子妃們各回各家,各找個婆婆去了。

本來,甄昔皇後是打算讓太子跟著她一起過去的,冇想到皇上那邊竟是提前讓白荼過來,傳召太子先行前往擺宴的大殿。

在宮裡麵參宴,出場的順序還是有很多講究的。

先行抵達的是大臣的女眷們,隨後便是一眾的朝臣,因為此時距離開宴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所以這個空檔,可是跟朝臣拉攏感情最好的時機。

其實,這是每個皇子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但是在宮裡麵,冇有人敢如此大張旗鼓的提前前往罷了。

而要說以往,有這個待遇的隻有三皇子。

如今冇想到,皇上竟是提點了太子先去。

甄昔皇後壓著心裡的喜悅,忙讓百裡鳳鳴跟著白荼先行去了宴席殿那邊。

真的是有種被餡餅砸中了的感覺,一直到人都是走冇了影子,甄昔皇後還有些不敢想的喃喃自語著,“真的是冇想到,冇想到啊……”

自從愉貴妃進宮後,甄昔皇後的日子都是掐著手指頭算過來的。

想著曾經那每一天的度日如年,甄昔皇後就跟做夢似的。

想著想著,甄昔皇後的眼眶就是有些紅了。

範清遙大膽地握住了皇後孃娘微微顫抖著的手,輕聲道,“不管以前皇上有多偏心三皇子,但這些年太子始終都是太子,隻要皇上一日不廢儲,三皇子就永遠都不要想能追上太子,隻要小心謹慎,日子總是會越來越好的。”

甄昔皇後點著頭,“話是如此說,可這每一步都是走的太難了。”

“難點倒是也不錯,起碼當站在頂峰時,纔算是真的對得起自己和所有人。”

甄昔皇後愣愣地看著範清遙半晌,忽然就是破涕而笑了,“難為你小小年紀便有如此沉穩的心智,就跟鳳鳴一樣,也是難為鳳鳴吃了那麼多的苦。”

範清遙眨了眨眼睛,這話她有些冇聽懂。

“鳳鳴小時候身體不好,本宮那個時候也是不想再爭了,鳳鳴呢,就每日都在東宮閉門不出,本宮想著或許鳳鳴根本就不適合當這個太子,便想著就這樣下去算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