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皇子妃一直冇醒?”範清遙詢問著。

素紅似是想到了什麼,牙齒都是死死地咬緊了,“醒了,三皇子妃也說是我兒子撞了她,才導致了她的小產……”

如果單憑範雪凝一個人的證詞,自是不能夠證明素紅的孩子就是凶手。

但若是連當事人都一口咬定的話,這事兒就是板上釘釘了。

“我的孩子才一歲多,不過是剛剛會走路,怎麼可能衝撞了三皇子妃?”素紅想不明白,怎麼都是想不明白,可偏偏當時在場的人根本就冇有聽她解釋的。

範清遙倒不覺得意外,如果那些人真的願意聽素紅解釋,就不會出今日的事情了。

潘雨露懷孕,威脅最大的就是範雪凝。

但到底是皇孫,範雪凝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是不敢親自動手的。

剛巧,素紅的兒子影響了醉伶在範府的地位,所以母女倆聯手也是情理之中。

隻要計劃能成功,不但是除掉了潘雨露肚子裡的孩子,更是還能讓素紅的兒子徹底消失。

而從現在這個局勢來看,範雪凝跟醉伶顯然是贏家。

“你確定親耳聽見三皇子妃說,是你兒子撞得她?”範清遙再是詢問。

素紅一提到三皇子妃,眼中的怨恨明顯增多了,“要不是三皇子妃親口所說,愉貴妃也不會扣下我的兒子。”

範清遙微微皺眉。

如素紅所說,出事的時候,隻有範雪凝和潘雨露,還有素紅的兒子。

若兩個人都將矛頭指向一個人,確實是證據確鑿。

畢竟,不管從什麼角度看,潘雨露都是冇有必要說謊的。

也難怪愉貴妃能氣成那樣,如今大皇子妃懷孕,六皇子妃也懷孕了,若潘雨露這個時候懷孕,就算是搶不上一個皇長孫的頭銜,但好歹也不算太過落人於後。

可偏偏的,希望還冇燃起呢,就是被徹底扼殺在了搖籃。

上一世,愉貴妃可是千萬阻撓著她跟百裡榮澤更進一步。

可再是看看現在愉貴妃那著急抱孫子的模樣……

足以證明,那時的愉貴妃是要有多嫌棄她。

明明利用著她一步步幫百裡榮澤爭權,卻又打心眼裡覺得她配不上百裡榮澤。

“太子妃,我求求您了,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兒子,他才一歲多,連話都是還不會說呢啊……”

素紅是真的冇有辦法了,現在範清遙就是她唯一一根救命的稻草了。

範清遙看著哭求不止的素紅,臉上冰涼一片。

不管範雪凝跟潘雨露之間如何爭搶,但萬不該傷及無辜。

如素紅所說,那個孩子纔不過一歲……

她們怎能狠得下心!

“想要救你兒子不是冇有辦法,但得看你能不能豁得出你這條命了。”從現在的角度看,一旦素紅的兒子被認定了是殺害潘雨露肚子裡孩子的凶手,那麼血債血償是完全無可厚非的。

所以,現在就要看素紅能不能豁得出去了。

一想到兒子,素紅連猶豫都是冇有的,“太子妃儘管說,就算搭上我這條命也行!”

隻要,能救下她的兒子。

“既你已能活出一切,現在你便去宮門前敲響登聞鼓,但切記不要試圖洗刷你兒子的冤屈,畢竟三皇子妃小產是不可爭辯的事實。”

素紅愣住,若不這麼說,還要怎麼說?

範清遙按著素紅肩膀的手,加重了幾分力道,“現在在所有人看來,你兒子就是凶手,若你一味的爭辯,隻會讓人覺得是狡辯,從而本能的認為你兒子是罪有應得,但若你揚言子債母償,你願意代替你兒子送死,效果就不一樣了。”

一個是強詞奪理,罪有應得。

一個是母愛偉大,無心之失。

兩者之間的差距,顯而易見。

“但你要想好,若普通百姓敲響登聞鼓,每敲一下便會被仗罰一板。”

在西涼,所有的便利都是給權貴提供的,如普通的百姓可謂是寸步難行。

權貴敲響登聞鼓,並不會有宮人前來阻攔。

但若是普通的百姓想要告皇狀,需經曆九死一生。

很多百姓,哪怕是心中再有冤情,若扛不住仗罰,終會慘死在宮門前。

素紅究竟能不能扛下去,範清遙並不知道,但現在這是救她兒子唯一的辦法。

素紅想都是冇想就點頭道,“好,我現在就去!”

範清遙看著素紅步履闌珊,滿身傷痕的背影,黑眸沉得厲害著,命人找來了範昭。

範昭來的很快,“小姐。”

“一個時辰後,你帶上幾個臉生的兄弟前往宮門前,混跡在百姓之中,暗地裡煽動百姓同情素紅的遭遇。”

眼下,範清遙暫時能做的就這麼多了。

一個一歲多的孩子,就算是真的撞上了人,又怎麼可能真的把人給撞到小產?

隻怕潘雨露心知肚明自己重了範雪凝的算計,但是礙於找不到證據,所以纔不得已順著範雪凝的心思,一口咬在了素紅兒子的身上。

想來,潘雨露更是想要藉助素紅的兒子殺雞儆猴。

如此,才能讓範雪凝看見她的手段,讓範雪凝以後再不敢輕易對她出手。

範清遙不想管潘雨露跟範雪凝之間如何撕逼,但她們萬不該牽扯進無辜。

三皇子府邸的事情,本就是鬨得沸沸揚揚,再加上素紅的不顧性命敲響登聞鼓,揚言要代替兒子償命給三皇子妃,一時間,整個主城都是炸開了鍋。

正所謂可憐天下父母心,先不說素紅兒子罪有應得,單憑素紅願意為了兒子而血債血償的舉動,就引起了百姓們的共鳴。

誰冇有孩子?

誰又冇當過父母!

宮門前的侍衛幾次想要出麵阻止,都是被混跡在人群之中的範昭,帶著周圍的百姓給阻攔了下來。

原本安靜的宮門前,因為百姓的圍觀而水泄不通。

就連那些上朝的大臣們,都不得繞路走。

半夜就是被吵醒的永昌帝,坐在龍榻上頂著一雙黑眼圈頭疼欲裂。

可哪怕怒火再旺,一向在意口碑和民心的永昌帝,也不能以強硬的姿態處理此事。

眼看著圍繞在宮門前的百姓們越來越多,永昌帝為了平複民心,隻能派人先去三皇子府邸將素紅的兒子帶進宮,其他的事宜稍後再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