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並不知道義母和孫澈已經抵達了大理寺。

進了大理寺後,她便是在檢校的陪同下來到了大牢。

早就是已經聽聞見訊息的大理寺丞,主簿連同獄丞,上上下下加起來一共十幾人,把大牢的入口都是給堵了個水泄不通。

如此壯觀的場麵,把牢房裡其他的犯人都是給震撼了。

等範清遙隨著檢校進入牢房時,眾人一股腦地圍繞過去行禮請安。

“微臣給太子妃請安。”

“下官見過太子妃。”

“太子妃放心,爾等定以最快的速度還太子妃清白。”

檢校,“……”

大理寺的臉算是被你們給丟光了!

其他犯人,“……”

這是來坐牢的嗎?

這是來微服私訪的吧!

大理寺的大牢,乃是主城數一數二鐵麵無私的地方。

想當初他們進來的時候,哪個不是被扒一層皮,剔下二斤的骨頭?

品嚐過大理寺刑法的他們,根本就不敢想象,有人坐牢都能做的如此風光。

可太子妃偏偏就是做到了啊!

範清遙當然清楚,還冇過皇家門的她,太子妃不過就是一個虛有其表的頭銜罷了,而如今這些人對她的恭敬,隻怕是受人吩咐罷了。

一個名字,忽然浮現心頭。

範清遙的心都是跟著暖了幾分。

百裡鳳鳴,隻會也隻能是他,才能做到如此。

不過如此的張揚,可並非是百裡鳳鳴的風格啊。

想來百裡鳳鳴張揚是假,想要藉此告訴她,大理寺是安全的纔是真。

“如此便勞煩了。”既是安全的,範清遙自是會乖乖配合,在檢校的陪同下,走進了最裡麵的牢房之中。

牢房內有些狹窄,地上的草蓆上可見深褐色的血跡。

範清遙明白,既是進來了便要順其自然,一旦搞特殊化,很容易落下話柄。

隨意找了處相對乾淨的地方席地而坐,範清遙靠著牆麵緩緩閉上了眼睛。

檢校見此,忙開口道,“太子妃,這牆很涼當心傷身。”

“就是涼些纔好。”隻有讓身後冰冷的牆麵不斷刺激著她的神經,才能讓她的意識很快清晰了起來。

畢竟,還有很多事情靜下心來才能夠想得通。

檢校見此,也不再阻攔,轉身走出牢房,鎖死了掛在鐵欄上的鎖頭。

隨著大牢的門再次關上,太子妃入獄大理寺的訊息也很快傳遍了主城。

三皇子府裡。

範清遙入獄的訊息,並冇有叫停正在跟幕僚們議事的百裡榮澤,反倒是門外小廝的一句話,讓他迫不得已分了心。

“你說誰求見我?”

“回三殿下的話,是大皇子。”

百裡榮澤並不以為,這個時候大皇子來找他會有什麼好事,不過見幕僚們剛好都是有些乏了,他便是讓幕僚們暫且下去休息,自己則出門去了前廳。

不多時,下人們便是推著木輪車,送來了大皇子。

百裡榮澤看著堂而皇之坐在木車上的大皇子,心中止不住的冷冷一哼。

都落魄到如此境地,還擺什麼譜?

“三皇子可是在想,我都這般田地了,憑什麼還耀武揚威?”大皇子一進門,便是直接點破了百裡榮澤的那點小心思。

“大皇兄說的這是哪裡的話,在皇弟的心裡,大皇兄永遠都是皇弟的長兄。”百裡榮澤笑著走過來,更是親手從下人的手中接過了木輪車的手柄,推著大皇子進了前廳。

從表麵上看,百裡榮澤仍舊是那個知冷知熱的好兄弟。

大皇子並不想浪費太多的時間,見百裡榮澤坐在了對麵,便開口道,“想來三皇子也應該知道,太子妃出事的訊息了吧。”

百裡榮澤漫不經心的嗯了一聲,“倒是有所耳聞。”

隨即,他又是佯裝驚訝地看向大皇子,“難道是大皇兄對太子妃懷恨在心……”

大皇子冷笑了一聲,“我就是想,也冇有那個本事,不過我倒是很好奇,拉太子妃下水的那個人,隻不知曉太子妃跟太子真正的關係。”

百裡榮澤淡淡一笑,“大皇兄這話說的,太子自是跟太子妃關係親密的。”

“三皇子又何必跟我打馬虎眼呢,從旁人的角度來看,太子跟太子妃對的關係並冇有看似的那麼簡單,想當初三皇子不也是有懷疑,太子其實跟太子妃實際的關係隻是相互利用?”

百裡榮澤梗了下,當初他確實這麼懷疑過,也一直如此堅信著。

母妃也曾告訴過他,範清遙跟百裡鳳鳴之間,是父皇為了牽製才湊成二人在一起的,但究竟是為何原因,就連母妃也冇有窺視出一二。

如此想著,百裡榮澤的心裡就是莫名的舒服了。

他得不到的,百裡鳳鳴也同樣得不到。

可就在百裡榮澤正沾沾自喜的時候,大皇子卻直接給了他當頭一棒。

“但我今日不妨告訴三皇子,太子其實跟太子妃的關係很好,而且是神仙眷侶的那種如膠似漆,所謂的相互冷漠,不過是裝出來的樣子罷了。”

“大皇兄這個玩笑可不好笑。”

大皇子冷冷一笑,將那日在自家門口的事情,全都告訴了百裡榮澤。

百裡榮澤,“……”

就是被砸的有些暈眩呢。

那種自己得不到,又眼睜睜看著被人得到的滋味,讓百裡榮澤攥緊了袖子下的雙拳,如果當真是如此的話,那他豈不是一直被太子和範清遙耍的團團轉?

更讓人鬱悶的是!

範清遙入獄,本來是讓人開懷的好訊息。

可現在,莫名的就是被人硬塞了一把狗糧。

噎得百裡榮澤臉都是青了!

大皇子像是冇看見百裡榮澤那難看的臉色,頓了頓又道,“看在以往的交情上,我將這個訊息告訴給三皇子,我想要的也很簡單,再過一段時間我的孩子就要落地,我希望他能夠平安降生。”

說白了,就是要營養錢。

以前百裡榮澤便不屑在大皇子的身上投入太多,現在就更不會了。

說白了就是一顆冇用的棄子,何德何能值得他花銀子?

“大皇兄說的是,隻是我現在馬上要進宮一趟,還請大皇兄在府裡稍等片刻,待我回來後,自當要親自跟大皇兄一同去看望大皇嫂。”

百裡榮澤說的很是親熱,若但看錶麵,自是跟以前一樣,還是那個重視手足,憐惜兄弟情分的好弟弟。

但是就在百裡榮澤走出前廳後,卻向身邊人使了個眼色。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