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榮澤形色匆匆的回到府上後,就看見正廳裡坐滿了人。

範清遙帶著八皇子妃和二皇子妃連同大皇子妃坐在一邊,三皇子妃坐在另一邊捂著自己的半邊臉,範雪凝則是仍舊癱坐在地上嚶嚶地哭泣著。

回來的路上,百裡榮澤已是仔細詢問了傳話的人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如今當他親眼看見這一屋子的女人時,頭還是疼得厲害。

潘雨露一看見三皇子回來了,忙起身迎接著,“臣妾給殿下請安。”

百裡榮澤看著潘雨露故意放下的手,擰眉詢問著,“你被打了?”

潘雨露聽著這話,就是委屈了起來,“臣妾不過是就事論事,誰知道閻氏一巴掌就是打了過來……”

閻涵柏既是打了人,便冇想著認慫,聽著這話就想要開口。

不想,範清遙卻先一步開口道,“三皇子妃這話說的未免太過模淩兩可了些,若非不是三皇子妃汙衊我動手在先,大皇子妃又何必跟三皇子妃過不去呢,三皇子妃跟大皇子妃曾經的交情擺在那裡,就算是三皇子妃說大皇子妃是故意的,怕都是冇人會相信。”

提起曾經的交情,無論是閻涵柏和潘雨露都說不出的心虛。

她們之間的交情,早就是隨著大皇子貶為庶民而消失殆儘了。

可範清遙就是說的理直氣壯啊。

畢竟,大皇子落馬,表麵上看著跟三皇子冇有半毛錢關係。

那麼理所應當的,三皇子妃和大皇子妃的感情就不會受到影響。

潘雨露被這一席話懟到啞口無言。

她當然不能承認她跟閻涵柏有間隙,如此不就承認了大皇子落馬跟三皇子有關?

所以現在潘雨露就算是明知道被範清遙牽著鼻子,還得認命地往前走!

潘雨露看著範清遙那雲淡風輕的嘴臉,恨不得直接將其原地五馬分屍。

難怪範清遙一點都無虛三皇子的到來,原來早就是做好打算了。

閻涵柏聽著這話,也是很震驚的。

她第一次知道,原來她認為最為屈辱的曾經,有一天也會成為保護自己的利刃。

範清遙對視上閻涵柏震驚的嘴臉,淡淡一笑。

人既是她帶來的,她便就要保住她的周全。

不然以後,又有誰還敢站在她的身邊?

“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本想著跟姐姐團聚,纔給姐姐下了帖子,可冇想到其他的皇子妃也都是過來了,剛剛也是我走神差點撞上托盤上的熱茶,想來姐姐是怕我受傷,纔會用力將我踢向了一旁。”

範雪凝知道,隻要百裡榮澤回來了,她就算再裝死也糊弄不過去了,倒是不如乾脆自己承認,或許還有迴旋的餘地。

百裡榮澤早就是聽聞範雪凝被打了,雖心裡毫無感覺,但眼下卻還是裝出了一副驚訝且慍怒的樣子,“你也被打了?”

範雪凝聽著這話,忙想要附和地點頭。

結果,範清遙的聲音就是再次響了起來,“範姨娘說的冇錯,一切就是你的錯。”

若是常人遇見這種事情,大多都是以柔克剛的。

可偏巧到了範清遙這裡,就變成了以剛克剛。

不過感受著正廳裡的火星四濺,八皇子妃和二皇子妃反倒是開始學會淡然了。

真的是經曆得太多,如今想驚訝都驚訝不起來了。

誰讓太子妃,從來就是個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呢。

“姐姐說的冇錯,一切的錯都是我的,我隻求姐姐不要再繼續鬨下去了,三皇子妃是無辜的,三皇子更是無辜的,還請姐姐看在你我姐妹一場的感情上,不要再計較下去了……”

範雪凝哭得肩膀抖動,說到了最後已然是泣不成聲。

事情發展到現在這樣,已經不是一句話兩句話能夠說明白的了。

若非不是在場的人都是親身經曆過來的,怕都要以為範清遙是要多不是人了。

不但大鬨親妹妹的大婚,更是還將三皇子府鬨騰的雞犬不寧……

這已經不是惡魔了。

這完全就是魔鬼了好伐!

就連百裡榮澤看向範清遙的目光,都產生了一絲厭惡。

範清遙則是根本不搭理百裡榮澤,隻是看著範雪凝道,“是你以三皇子的名義給我下了帖子,我顧忌著太子殿下跟三皇子的手足情誼,才應邀而來,隻是單獨前來又怕尷尬,故找了其他的皇子妃作陪,你也說了,是你自己站不穩,我纔會出手相救,若連好心還是惡意都分不清,那隻能說明你心智尚缺,事發突然,三皇子妃出言汙衊我居心叵測也是情理之中,大皇子妃一向幫裡不幫親才得以出手阻止。”

發生了一天的事情,結果被範清遙幾句話就給囊括了。

最要命的是,人家字字在理,句句都是重點!

如此一來,裝糊塗的人就是再想找個烏龜殼怕是都裝不下去了。

範清遙頓了頓又道,“至於範姨娘跟大皇子之間的糾葛,我本不想多綴,但若範姨娘非要說的清楚的話,我倒是非常願意繼續往下說。”

範雪凝跪在地上,渾身顫抖得厲害著。

麵對範清遙的咄咄逼人,她連頭都是不敢往起抬。

剛剛的事情,被範清遙三言兩語就給說了個清楚。

若是現在她讓範清遙繼續往下說,豈不是自己找死?!

八皇子妃涼涼地道,“冇想到三皇子府邸的待客之道竟是這樣的,若是當真不喜歡我們來就直說,又何必做出這樣的姿態給我們看?”

閻涵柏則道,“大皇子被貶後,一直跟我說三皇子絕不會如同旁人那般對他冷漠,可如今我竟是在三皇子府邸感受不到絲毫溫暖,此事我定是要給大皇子說個清楚,讓他知道三皇子究竟是怎樣的態度。”

“後院齟齬每個府邸都是有的,可我卻從未曾見過當著客人的麵鬨成這樣的,還是說三皇子府邸根本就不歡迎我們,所以才做出了這樣的戲碼演給我們看?”本來打算過來和稀泥的二皇子妃,這會也不得不開口了。

人家太子妃一句找了其他太子妃作陪,把她們所有人都給保住了。

若得了人家的恩惠還繼續裝死,那她還是個人嘛?

也正是在幾個皇子妃的三言兩語之中,今日發生在三皇子府邸的事情,直接就是被定奪成了潘雨露和範雪凝之間的戰-爭,而其他人不過都是受牽連的罷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