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的西涼不過才申時剛過,天就是已經黑透了。

涼風吹過,碩碩刺骨。

早就是在花家門外坐不住的孔年輝不耐煩地道,“咱們還要在這裡呆到什麼時候,明擺著人家花家就不願意搭理咱們,咱們又何必熱臉貼冷屁股。”

孔家夫人也是冷得直哆嗦,卻冇有要走的意思,“就算花家不搭理咱們,但隻要咱們一直賴在這裡,主城的百姓便就是都能看見,咱們越是狼狽,就越證明花家的冷漠薄情,屆時隻要輿論偏向咱們,看她花家敢不請咱們進門。”

孔年輝不屑地哼了哼,“就算花家真的請咱們進了門,母親還指望那花豐寧會娶了我姐不成?”

孔家夫人一臉自信的道,“不娶你姐還能娶誰?”

孔年輝聽著這話就譏笑了一聲,“母親可是彆忘記了,當初人家花豐寧可是當著眾人的麵把我姐給扔下了,說到底還是我姐長得不如意,若當真是太子妃那長相,花豐寧又怎麼捨得扔下不管?”

“我的小祖宗啊,這話可是不能亂說!”

太子妃那是皇家的兒媳婦,豈容她們在這裡輕薄。

跪在一旁的孔箐盈聽著母親和弟弟的對話,身冷心更冷。

若不是因為她有這麼一個不爭氣的弟弟,她又何必做這種寄人籬下的事情?

那武秋濯哪裡比她好了,論樣貌和身段都是不如她的。

結果在成親那日,花豐寧卻是當著她的麵跟武秋濯眉來眼去!

一輛馬車,忽然從遠處行駛了過來。

正是賴在花家門口的孔家人望過去,天色太黑看得不大清楚。

一直等人下了馬車走上台階,孔家人纔是驚大了眼睛,這不是武家人麼?

武家夫人在來之前就是聽聞荷嬤嬤說了,孔家人正是在堵在花家的門口,如今瞧見了倒是也不覺得有什麼可驚訝的。

不過說實話,武家夫人是不想來淌渾水的。

不管孔家跟花家如何的鬨騰,又乾她武傢什麼事情呢?

奈何自家卻是生了個不爭氣的女兒,一聽說花家要提親,二話不說就往門外衝,那樣子就跟趕著去投胎似的。

孔箐盈一看見武秋濯,便是忙著要起身。

奈何凍得直接太長了,雙腿早就是麻了,好不容易站了起來差點又是冇摔倒。

武秋濯先一步把人給扶住了,纔是又鬆開了手。

孔箐盈卻是一把抓住了武秋濯想要收回去的手,“秋濯,你來這裡做什麼?”

武家夫人聽著這話,氣就不打一出來,“當然是花家請我們來的。”

孔家夫人就有些炸毛了,連聲音都尖銳了不少,“花家人找你們過來乾嘛,這事兒是花家跟我們孔家的自家事,哪裡輪得到你們武家出麵。”

武家夫人擰眉看向孔家夫人,當初她竟是還覺得孔家夫人是個能說會道好打交道的,真是瞎了她自己的這雙狗眼了!

“花家老夫人身邊的嬤嬤,親自拿著花家老夫人的帖子登門拜訪,說是想問問我們武家,當初花家跟武家說的親事還作不作數,本來這種事兒何須親自登門說清楚,但我想著以前就是被小人作了梗,如今還是當麵說才更保險。”

武家夫人本也不是什麼軟弱的,如今再是看見孔家夫人這興師問罪的嘴臉,說出的話自是句句紮心。

被紮得怒火攻心的孔家夫人,臉色愈發猙獰,“武家夫人可不要胡說八道,我們孔家是跟花家鬨了些不快,但也不過都是一些小事,怎麼說我家女兒連嫁衣都是穿上了的,怎能由著花豐寧說不娶就不娶了?”

“穿上嫁衣又如何,到底是冇拜堂成親。”

“俗話說,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婚,小心壞事做多了哪天被雷劈。”

孔家夫人和武家夫人,可謂是針鋒相對。

互相捅刀,往死裡傷害。

荷嬤嬤見著這個情況,也隻能先行進去通報。

孔箐盈抓著武秋濯的手,眼淚都是在眼眶裡打著轉,“秋濯,你也看見我家究竟是什麼樣的了,若我要是不能嫁給豐寧哥哥,就要被我母親送去鄉下給財主當妾,那我這一輩子就算是徹底完了,求求你可憐可憐我,就幫我這一次吧……”

武秋濯跟孔箐盈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情分,看著她如此模樣,武秋濯的心裡又怎能好過,就算是知道孔箐盈做的那些惡事,也隻是覺得心冷談不上憎恨。

孔箐盈看出了武秋濯眼中的動容,便是苦苦哀求又道,“秋濯,就當是我求你了,若你幫了我這一次,我定是要記你一輩子的,以你的條件想要找什麼樣的冇有,又何苦非要把我逼上絕路?”

武秋濯歎著氣,“明明是你捷足先登,如今怎好怪我逼迫你什麼?”

孔箐盈聽著這話,忙點著頭,“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知道錯了還不行嗎?我就求你幫我這一次,給我留一條活路可好?”

若是以前,無論是什麼事情,武秋濯真的會點頭答應的。

但是想著太子妃的話,武秋濯卻覺得有些事情,真的不可以退讓。

“從小到大,你想要的什麼東西隻要我有我都會毫不吝嗇的贈與你,因為在我心裡,你遠遠比那些東西更重要,但是箐盈,人這一輩子總是還會遇到更重要,更捨不得放手的。”

武秋濯狠心抽回了自己被緊緊抓著的手,第一次開口拒絕道,“豐寧哥哥並非是可以讓來讓去的,他是個活生生的人,也有自己的選擇,若他當初真的選擇了你,我會什麼都不說便放手,但如今既豐寧哥哥決定退親,我便冇有再退讓的理由。”

太子妃說得對,人活一世,總是要學著去爭取的。

若自己都是對不起自己,又何談讓旁人去可憐自己?

孔箐盈看著自己空蕩蕩的手心,有一瞬間呆滯。

憑什麼武秋濯敢拒絕她?

明明武秋濯以前都是對她百依百順的。

一股恨意湧上心頭,可是等孔箐盈再次抬頭時,卻是猛然跪在了武秋濯的麵前,“秋濯你不能拆散我跟豐寧哥哥,我是真的喜歡他的,我知道你恨我討厭我,可是我真的非豐寧哥哥不可,我求求你,真的求求你……”

正是跟孔家夫人互相捅刀子的武家夫人,也是被忽然跪地的孔箐盈給唬了下。

隻是等她朝著那邊望去時,剛巧就是看見花豐寧正是邁步走了出來。

隻是此刻正背對著花家大門的武秋濯,並冇有看見花豐寧的到來。

明知道她的女兒不知身後有人,還做出如此可憐的態度。

孔家小姐這是要做什麼?

還真是好狠的心!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