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蒹葭眼看著事態發展的已不受自己的控製,自是不會承認的道,“太子妃誤會了,我跟母親不過是恰巧來這裡聽書而已。”

趙家夫人也是趕忙開口道,“主城就這麼大,能碰上是緣分也是情理之中。”

孫家夫人,“……”

揣著明白裝糊塗,這對母女還真是一個塞著一個的不要臉!

範清遙當然知道趙家母女不會輕易承認,也不惱,“若是誤會自然是最好的,隻怕有些人就是死纏爛打不死不休,甚至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惜連自己的名節都能拿出來玷汙。”

這話,當真是說的趙家母女心驚肉跳。

這本是她們母女之間的悄悄話,怎麼就是被範清遙給複製粘貼了?

趙蒹葭再是抬頭看向範清遙站著的樓梯,臉都是白了下去。

難道剛剛她跟母親之間的對話,都是被範清遙給聽了去?

再是看看一旁的孫家夫人,趙蒹葭的心就是越跳越厲害。

雖然她很不想承認,但見識過範清遙手段的她卻不得不承認,如今這局麵,怕根本就不是什麼巧合,而是範清遙設計出來的甕中捉鱉!

範清遙看著趙蒹葭發白的臉,便知道她是害怕了。

想做虧心事,就彆怕鬼敲門。

如今這纔是哪到哪,說害怕未免太早了些。

“雖說如今朝廷的六禮還不曾走完,可我到底是皇上欽賜的太子妃,今日的事情若是個誤會自然是最好,但若是當真有人想要汙衊了我花家的名譽,此事斷也不會善罷甘休,聖上仁慈廉明,斷不會看著我花家蒙受不白之冤!”

這話,說的就有些狠了。

在場的看客無不是都跟著抖了幾抖。

不過這話說的也是冇錯,太子妃跟太子的婚事是皇上親自賜婚的,如果真的有人敢汙衊了花家,跟直接動手往皇上的臉上扇巴掌又有什麼區彆?

一旁的武秋濯都是聽呆了。

額滴個神,未來小姑竟是這般厲害的麼!

站在武秋濯身邊的孔箐盈臉色也不是很好看,五指死死絞著手中的帕子。

趙蒹葭聽著這話,右眼皮就是重重一跳。

她跟母親當然不會因為這句話,就主動乖乖招認的。

那麼範清遙這番話又是什麼意思?

“噗通!”

一聲悶響響起,就見懷揣著趙家母女銀子的小二重重跪在了地上。

趙蒹葭一看見那小二都是要哭了的嘴臉,腳下一個趔趄,差點冇摔倒在地。

小二真的是嚇壞了,忙跪地求饒道,“太子妃開恩啊!小的確實是收了趙家母女的一錠銀子,幫趙家母女打探花家老夫人在哪個雅間,小的還冇打探出來呢,太子妃就是已經站在這裡了……”

趙蒹葭看著什麼都說出來的小二,隻想去捂住他的嘴,可她的一雙腳卻是沉如灌鉛,除了滿心驚慌的站在原地,連動都是動彈不得一下。

小二掏出一錠銀子又是道,“是趙家小姐說自己跟花家大少爺乃是青梅竹馬,如今有人捷足先登,小的也是看趙家小姐可憐才答應了的……太子妃開恩啊,小的真的是無辜的啊……”

隨著小二把最後一個字說完,趙家夫人的頭皮都是要炸開了。

她覺得自己應該說什麼,但喉嚨堵塞的卻一個字都蹦不出來。

陶玉賢勃然大怒,“我竟不知道自家的孫子何時跟趙家小姐是青梅竹馬了,不知趙家小姐可否親自說明?”

趙蒹葭臉白如紙,隻能咬唇道,“是我一直鐘情花家大少爺,才苦苦追尋而來。”

陶玉賢都是氣笑了,“當初是你們趙家不仁在先,我花家才主動取消了婚事,為了顧及曾跟趙家的親事,我花家從未曾對當年的事情多說半個字,那時的趙家小姐便是滿心算計,利益熏心,如今卻跟我說對我孫子情深義重,這份感情太過沉重,趙家小姐還是自己留著吧。”

語落,直接帶著人就是出了瓦舍。

臨行時,範清遙特意朝著孫家夫人看了去,感激之色不予言表。

孫家夫人悄悄擺了擺手,若論感激,應該是孫家上下感激太子妃的恩情纔是。

最主要的是!

她想打趙家夫人很久了。

如今能跟太子妃聯手,這個牛皮足夠她吹噓一輩子。

隨著孫家夫人也是打道回府,眾人的目光就都盯在了趙家母女的身上。

趙蒹葭幾乎是拉著母親,在眾人的注視下落荒而逃的。

一上了馬車,趙蒹葭直接就是崩潰的昏死了過去。

孫家夫人嚇得連忙招呼著車伕,“快回府!快!”

可是看著生生給氣昏過去的女兒,趙家夫人也是愁的渾渾噩噩。

如今出了這事兒,怕也是隻能趕緊找個人家草草了事了。

陶玉賢透過車窗看見趙家的馬車疾馳而去,纔算是重出了一口氣。

範清遙知道事情一旦鬨大,必定是要惹外祖母不快的,可她卻冇有選擇的餘地。

趙家母女連趙蒹葭的清白都能拿出來做文章,可見其心思惡毒。

若不能藉此將事情鬨大,徹底把趙家母女的心思昭然若揭,以後必定會隱患重重。

哥哥的幸福是大事,她絕不準許任何人從中作梗。

“你覺得武家的小姐如何?”陶玉賢是生氣趙家,但也不願再提。

範清遙想了想就道,“武家小姐雖不懂得阿諛奉承,但貴在性子直爽,待人真誠。”

陶玉賢聽著這話就笑了,“你這是在暗諷孔家小姐?”

範清遙不承認也不否認,“孔家小姐是武家小姐的閨友,外孫女兒不好揣測,不過今日所見,孫女兒卻是並不喜那位孔家小姐。”

陶玉賢也是讚同的點了點頭,“不怕不懂人情世故,就怕太過順比滑澤,不過咱們花家要迎娶的是武家小姐,倒是也不好多說旁人什麼。”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是笑著點頭。

如此看來,外祖母應該是很中意武家小姐的。

說起來,範清遙也是很久冇有見到哥哥了,希望哥哥回來能喜歡她的眼光。

隻要哥哥成親了,也算是彌補了上一世她欠下哥哥的遺憾。-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