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離開鳳儀宮的時候,已經是酉時二刻了。

剛一出了宮門,就是看見自己的馬車正是被另外一輛馬車給攔著呢。

範清遙心中一凜,快步走向自己的馬車。

本來是想著有人鬨事,結果等到了跟前纔看清楚,竟是六皇子府邸的馬車。

都是在馬車上等到快要著火的韓婧宸,一看見範清遙就是把人給拽上了自己的馬車,隨後吩咐車伕道,“去孫府。”

範清遙一聽孫府二字,下意識地皺了皺眉。

她當然知道,韓婧宸說的孫府不可能是孫澈的府上。

再是看了看韓婧宸心急如焚的樣子,範清遙心裡就是有了七八,“從彤出事了?”

韓婧宸心裡想著事情,被忽然開口的範清遙給嚇了一跳。

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韓婧宸纔是鬆了口氣的道,“你咋知道的?”

範清遙就道,“現在這個時辰已是不早,哪裡又是串門子的時候?況且你行色匆匆地都是堵來了皇宮,若非不是孫從彤有事,又還能是什麼?”

韓婧宸,“……”

這都能看得出來?

一想到孫從彤,韓婧宸握著範清遙的手都在抖著,“清遙,這次你一定要救救從彤纔是,不然她這後半輩子就真的完了!”

範清遙見韓婧宸並非兒戲,也是正色起來,“彆著急,你慢慢說。”

韓婧宸看著範清遙,欲言又止了好半天,纔是輕聲道,“這事兒怕要從頭說了……”

算起來,孫從彤也到了成親的年紀。

孫家夫人一向交際廣,便是尋著周圍的夫人給孫從彤找個門當戶對的夫家。

結果不知道這事兒怎麼就是傳遍了主城。

孫家雖不是什麼高官府邸,但架不住孫家有錢啊。

主城的不少人家在聽聞孫家要嫁女時,便是都主動登門拜訪毛遂自薦。

其中更是有一家在城東做豆腐的,也是帶著自己的獨子來湊熱鬨。

範清遙聽著這話,想笑倒是忍住了。

孫家就是再怎麼嫁不出女兒,也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冇想到,真的就是有人不自量力啊。

韓婧宸也是惆悵,“聽說那賣豆腐的兒子,更是每日都去孫家糾纏著從彤,如今正是孫家想要嫁女兒之際,孫家夫人就是再看不上那做豆腐的人家,也是不敢真的撕破臉,不然一旦傳出去孫家勢利眼,欺負人之類的謠言,從彤也就不用再嫁了。”

範清遙想了想道,“若當真不想被糾纏,便給從彤尋得一門好親事就是了。”

她就不相信,再是不要臉的人還能在孫從彤嫁人後,再是追上門去。

現在那戶人家糾纏著孫從彤不放,不過就是是看中了孫家的錢財罷了。

等孫從彤都是嫁人了,那戶人家就是糾纏著也冇有動機不是。

“事情若是這麼簡單就好了,你都不知道,從彤現在被那戶人家給騷擾的連門都是不敢出了,我聽見訊息後,本想著今日去孫家看看從彤的,結果冇想到……竟是看見從彤從閣樓上摔了下來……”

韓婧宸一進孫從彤的院子,就是看見有什麼東西掉了下來。

出事之後,韓婧宸都是給嚇傻了,在孫家呆了許久纔是回了神。

韓婧宸知道,論醫術就冇人比得過範清遙,這纔是打聽著來宮門口堵人了。

範清遙本是當個家常來聽的,誰知道竟然聽見了這個?!

如今的她也是冇空再玩笑,見韓婧宸的手哆嗦得厲害著,便是輕聲安慰道,“放心,冇事的,有我在定會保從彤周全。”

韓婧宸點了點頭,握著範清遙的手就是抓得更緊了。

半個時辰後,馬車停在了孫府的門口。

範清遙拉著韓婧宸下了馬車,拎著藥箱就是進了門。

剛剛又是送走幾位大夫的孫家夫人一聽說是太子妃和六皇子妃來了,忙帶著身邊的下人縷縷行行的迎接了出來。

“臣婦給太子妃請安,給六皇子妃請安……”

孫家夫人說著,就要往地上跪。

範清遙趕緊拉住孫家夫人的手臂,“孫家夫人無需多禮,我此番是為了從彤的傷勢來的,不知現在去看她可是方便?”

孫家夫人聽著這話,眼淚就是開始往外流,“方便,自然是方便的,就是剛剛那些大夫都說了,從彤怕是再也醒不過來了……”

“能不能醒過來,我總要看過才知道,勞煩孫家夫人領路纔是。”範清遙還冇有看見人,自是不能隨意定奪什麼的。

不過聽著孫家夫人這麼說,她的心也是跟著沉了沉。

城內的大夫雖醫術不比皇宮的太醫們,但人命關天也絕不會兒戲。

隻怕孫從彤是傷的太重了,那些大夫們怕擔責任,纔不得不找理由開脫的。

範清遙跟著孫家夫人進了院子,身邊的韓婧宸就是拉了拉她的袖子,指著不遠處的閣樓道,“從彤正是從哪裡落下來的。”

範清遙抬頭望去,閣樓雖說有三層,但並不是很高。

隻是如今這局麵也是由不得她多想,便是繼續跟著孫家夫人往裡麵走了去。

這一路上,其實範清遙都是已經做了最壞的準備。

可是當她看見昏迷在床榻上的孫從彤時,心裡還是狠狠地墜了一下。

很明顯,孫從彤身上的衣衫已是被下人更換好了,整個人隻穿著裡衣安靜地躺在那裡,身體因為缺血而顯得異常白皙,呼吸均勻卻微弱的厲害,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再是提不起氣來。

再是看那已經被包紮的額頭,一圈圈纏繞著厚重的白軟布。

可明明已經纏繞得很厚了,還是能看見有絲絲鮮血滲透而出。

韓婧宸一看見如此模樣的孫從彤,冇忍住低低地啜泣了起來。

孫家夫人早就是淚流滿麵了,梗咽得連話都是說不出。

範清遙心裡也是酸得厲害,但哭卻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走到床榻邊,範清遙命人將屋子裡的燭火和燈籠都點燃,隨後出伸手,尋著孫從彤手腕上額脈按了下去。

脈來細軟而沉,柔弱而滑,輕按可得,重按反而不顯。

這是濡脈之征兆。

範清遙看著身邊的幾個婢女道,“將你們小姐翻過來,把她的衣衫褪下去!”

婢女們愣了愣,忙看向了一旁的孫家夫人。

孫家夫人忙道,“快按照太子妃的做。”

趁著婢女們幫著孫從彤翻身之際,範清遙忙打開一旁的藥箱取出銀針,又是讓人準備了一罈的烈酒,倒出在碗中點火灼燒著。

等婢女們將孫從彤的衣衫褪到了腰際,範清遙纔是將蘸取了熱酒的銀針,一根根地尋著孫從彤後麵的頸椎處,一一落下。

等到所有的銀針全部落定,原本因缺血而白的孫從彤,周身總算是恢複了些血色。

孫家夫人激動的顫抖不止,“太子妃,我們從彤是不是還有救?”

範清遙現在也不敢斷定,隻能道,“我會儘全力。”

希望再一次破滅的孫家夫人,身子一軟,險些冇是昏過去。

韓婧宸連忙把人給攙扶住,“孫家夫人切莫心急,太子妃醫術精湛,定是會全力救治從彤的,我相信從彤吉人自有天相,自是會平安無事的。”

孫家夫人靠在韓婧宸的懷裡,捂著唇哭得厲害。

院子裡,忽然傳來了陣陣嘈雜的聲音。

孫家夫人強撐著直起身子,對著範清遙和韓婧宸彎了下膝蓋,“臣婦出去看看,若有什麼事,太子妃和六皇子妃直接來喚臣婦就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