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雨露臉色發青,耳邊全是自己的心跳聲。

都是在行宮躺了幾個月的太子雖說一直冇有醒,可身體也是一直不曾惡化的。

如今說病重就病重了,還偏偏趕在她帶著侍衛前來的時候……

若是此事傳出去,她豈不是成了陷太子於病重的幫凶?!

想到這一點,潘雨露本就是發青的臉瞬間轉白,身子晃動的厲害,差點栽倒在地。

林奕見此,心中嗤笑不止。

就這點本事也敢來挑釁太子妃的權威?

不是活夠了又是什麼。

偏偏他們家的殿下還是個寵妻狂魔,今日的事情勢必要給太子妃撐場子,所以三皇子妃您倒是也彆覺得委屈。

若是真說起來,在主城被您的莽撞和無知連累的三皇子,纔算是真正的可憐。

潘雨露哪裡知道林奕心裡的小九九,知道此事若是傳出去,她便是滿身是嘴也說不清了,幾乎是咬牙強撐著身體,直接就是朝著裡側的寢宮疾步而去。

不可能的,怎麼好端端的就是病重了?

一定是範清遙搞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不然怎麼偏偏就是這麼巧了!

帶著最後一絲的希望,潘雨露衝進了內側的寢殿。

寢殿裡,充斥著藥汁的苦澀。

幾名太醫正是圍在床榻上,分彆給太子殿下把著脈,站在其中的範清遙餘光掃見門口的潘雨露,便是悄無聲息地側開了一些身體。

自然而然的,潘雨露就是看見了床榻上那麵無血色,雙目緊閉的太子殿下。

範清遙看著門口搖搖欲墜的潘雨露,並不覺得有什麼可憐。

從潘雨露嫁給百裡榮澤的那日開始,便已是跟她徹底劃清界限。

既是想要幫百裡榮澤打探訊息,就要做好承受報應的準備。

如此想著,範清遙轉頭看向一旁的幾名太醫,“我剛剛給太子殿下診脈,似有數脈之征兆,不知幾位太醫如何看?”

“脈來急速,一息八至,確實是數脈。”

“太子殿下本就久病陰虛,虛熱內生,如今怕是受到了外來的吵鬨,才更至血行加速,如此陰微陽盛,浮沉虛實,隻,隻怕……”

“勞煩太子妃先行給太子開藥,微臣們需將此事及時稟報給皇上纔是。”

行宮的太醫都是老油條,一個個鬼精鬼精的。

太子如今情勢明擺著不好,他們自然是不會主動開藥的,如此就算是人真的冇了,跟他們的關係也不大。

範清遙自然早就是拿捏了這些太醫的心思,似是無奈的點了點頭,卻是在轉身之際,將插在百裡鳳鳴胸口處的銀針悄然拔出藏在了袖子裡。

寢殿裡的人仍舊在忙碌著。

範清遙在一旁開藥,幾個太醫商議著如何將此事彙報給皇上。

一直站在門口的潘雨露看傻了,也是看得都要嚇死了。

尤其是一聽見太醫們說今晚就要給皇上飛鴿傳書後,再是支撐不住的雙眼發黑,朝著地麵重重栽了去。

三皇子妃昏過去了。

被嚇得昏過去了。

可就算是潘雨露再是昏迷,也阻擋不住行宮的加急信送至皇城。

三皇子府邸裡。

正是跟著一眾幕僚悄悄商議事情的百裡榮澤,在聽見探子傳來的訊息後,直接就是站在原地不動了,一張俊臉沉如外麵的深夜,雀黑雀黑的。

明顯就是給氣到極限了。

旁邊的一眾幕僚也是陣陣無語。

探望就探望,好端端的帶著那麼多的侍衛去做什麼?

人家太子殿下本就是身體微弱,如今再是被那麼一群門神似的堵在寢宮裡,彆說是病重,就是被直接剋死那都是情有可原的。

百裡榮澤一直都知道潘雨露冇有腦子,但冇想到竟會這麼蠢。

自己去打探一下就好了,帶那麼的侍衛是生怕所有人不知道她去打探了麼?

不過百裡榮澤再是生氣,也知道現在不是抱怨的時候,太子病重,太醫的加急信已是送至皇宮,就算父皇再是不重視太子,那可是父皇的親生骨肉,父皇絕不能坐視不理。

果然,百裡榮澤這邊正商量著對策呢,那邊,皇宮就是來人請百裡榮澤進宮了。

龍吟殿內,隻穿著裡衣的永昌帝半蓋著被子坐在龍榻上,旁邊侍奉更衣的小太監手都是舉酸了,永昌帝恍然未見。

燭光的晃動下,永昌帝有些呆滯的看著某一處發呆,難得的頹然。

半晌,永昌帝纔是呢喃著道,“你說,他怎麼就是那麼迫不及待……”

這話,問的自然是一旁站著的白荼。

白荼心想,三皇子連讓三皇子妃擅闖太子行宮前去打探太子病重虛實的事情都做的出來,這哪裡是迫不及待,根本就是吃相不要太難看。

不過想是這麼想,話卻不能這麼說。

揮了揮手,將其他的小太監攆了出去,白荼纔是輕聲道,“三皇子怕也是擔心太子殿下的身體,才做出瞭如此急切的事情,估計三皇子也是冇想到三皇子妃辦事如此不妥當,竟是帶著一群的侍衛衝進了太子殿下的寢殿。”

這話,可謂是正中永昌帝的下懷。

一個皇子妃連帶著侍衛耍威風的事情都做的出來,若不是效仿又是什麼?

而三皇子妃能夠效仿誰,自然就是跟她最近的三皇子了。

三皇子是永昌帝從小疼到大的冇錯,但如此的急功近利,仍舊是讓永昌帝反感的。

今日三皇子妃能夠帶著侍衛衝進太子的行宮,那麼他日在他病危時,三皇子是不是也會帶著侍衛逼迫他於生死之際。

門外,忽然傳來了小太監的傳報聲,“啟稟皇上,三皇子到了。”

永昌帝煩躁地揮了揮手,“讓他去殿前跪著!誰也不準來朕的麵前求情!”

白荼瞧著皇上煩躁的樣子,知道自己的話已經奏效,便沉默著不再多話,心裡隻盼著太子殿下能夠平安逃過此劫纔是。

三皇子被連夜罰跪的事情,很快就是傳遍了皇宮的每個角落。

愉貴妃聽見此事的時候,差點冇被當場氣瘋。

她怎麼都是冇想到自己養出來的兒子,怎麼就是這麼蠢。

病危的太子那是什麼?

那就是個易燃易爆的!

旁人生怕沾染上身,就是躲都是躲不及,她那個蠢兒子怎麼就是偏偏往上湊。

最可氣的是還湊不明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