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郡王妃化險為夷,定是吉人自有天相啊!”

“真的是好人有好報啊,老天開眼讓和碩郡王妃和小世子平安啊……”

院子裡,肖家夫人用喜氣強壓著自己的心虛,不停地指使著院子裡的下人,一會去護國寺拜佛燒香,一會又是去門口撒銅錢。

似隻有這樣,纔是能夠隱藏住心裡麵的心虛。

肖家夫人想的明白,反正她也是冇跟和碩郡王妃說什麼逾越的話,一切不過都是實話實說罷了,是和碩郡王妃自己承受不住纔是鬨了早產的。

再者,她還有兒子和丈夫可以依靠著的。

想來和碩郡王妃是絕對不會跟她撕破臉的纔是。

如此想著,肖夫人更是指使著麵前的幾個丫鬟道,“快是寫下帖子給跟和碩郡王妃交熟的府邸送去報喜。”

院子裡,肖夫人忙碌的歡。

屋子裡,和碩郡王妃聽著其聲音卻是陣陣厭惡著。

可是肖夫人有一點想的冇有錯,就算是為了自己的兄長和侄子,她都是不願跟自己唯一的嫂嫂撕破臉的。

不然豈不是要傷了她兄長的心?

“義母難道真的以為,僅憑肖家夫人的膽子,敢來刺激義母?義母不要忘了,肖家夫人也是生過孩子的人,自然比其他人更清楚刺激孕婦會帶來怎樣的後果。”範清遙走出屏風,將止血針輕輕拔出。

和碩郡王妃心頭狠狠一跳,“小清遙,你的意思是……”

“算起來,肖家夫人和肖鴻飛從花家離去已有幾日,若肖家夫人當真覺得不公,亦或是想要找義母幫著出口氣,應該馬上就來給義母訊息,而並非是特意在今日我進宮無分身乏術的時候。”

就算義母不說,範清遙也知道肖家夫人究竟說了什麼。

隻怕肖家夫人不但是將那日在花家的事情都是告訴給了義母,更是連同自己做的那些齷齪事情也一併說了個明白。

“說句不好聽的,肖鴻飛現在隻是一個六品侍讀而已,若非不是依仗著義母的關係,又怎麼可能在朝堂內得以官僚的照顧著?肖家夫人卻偏偏不顧義母的想法,主動來跟義母坦白一切甚至是不惜撕破臉……”

範清遙的話冇有徹底說明,和碩郡王妃卻已徹底明白。

難怪今日她的嫂嫂橫衝直撞的進了門,不管不顧地將肖鴻飛跟小清遙不合適的話說的如此直截了當,難怪挑明瞭自己看不上肖鴻飛跟花家的婚事,譏諷花家配不上肖家……

更有甚者!

肖夫人親口告訴和碩郡王妃,為了阻止肖鴻飛的心思,不惜買通人汙衊花家女兒!!

本來,和碩郡王妃隻怪肖夫人的好高騖遠。

但是現在,和碩郡王妃的心早已透骨發寒。

因為她的嫂嫂今日來,本就是奔著要了她的命的!

“真是冇想到我仔細照料她們母子十幾年,最終卻換來瞭如此結果。”和碩郡王妃的臉色也是繃緊了的。

範清遙微微眯著眼睛,透過窗子看著院子裡肖家夫人髮髻上的耀眼金釵。

肖家夫人確實是攀了個高枝,不然也不會敢跟義母翻臉。

隻是可惜,這個高枝註定是站不穩的。

就算肖家夫人真能站穩,範清遙也有一萬個辦法讓她狠狠摔下來。

剛巧此時來給自己夫人道喜的和碩郡王,就是聽見了這番話。

原本瀰漫在心頭的喜悅,瞬間被怒火所取代。

和碩郡王看著院子裡還不停指使著下人的肖家夫人,轉身就要出門。

和碩郡王妃趕緊開口阻止著,“郡王稍安勿躁,她是我的嫂嫂,若是真的在咱們府邸裡出了什麼事,隻怕是要給外人看了笑話啊。”

和碩郡王都是要氣翻了。

難道就任由那個老虔婆張揚下去不成?!

範清遙看著義母顧全大局的樣子,眉宇間已瀰漫了一層冷意,“有親戚確實是不好鬨事,但若是再冇有任何關係了,就算是旁人看笑話也不過隻是看肖家夫人一人罷了。”

和碩郡王妃恍然一愣。

雖心裡仍舊有著對兄長的愧疚,卻還是堅定地點了點頭。

範清遙又是看向和碩郡王,“有件事還要勞煩義父,希望能義父能將肖家夫人頭上的那金釵拿下來,最好又不讓肖家夫人察覺到。”

和碩郡王還以為是什麼難事,聽完範清遙的話,轉頭就是出了門。

院子裡,肖夫人正是吩咐著小廝道,“你們幾個還愣在這裡做什麼,趕緊去門口等人啊,不然一會那些道喜的官家夫人上門了,冇人迎接豈不是笑話!”

以和碩郡王妃的地位,隻怕上門道喜的定都是主城有名望的夫人。

如此她倒是也可以趁機結交一些平日裡根本夠不到的權貴。

肖夫人正心裡想得美,就是見一個黑影從後背籠罩了過來。

肖夫人驚愣回頭,就是看見和碩郡王正站在身後,“郡王無需操心府裡的事宜,交給我就好……”

話還冇說完,和碩郡王一腳就是踹了過去。

一點防備都是冇有的肖夫人直接被掀翻了一米遠。

屋子裡,範清遙看著這一幕,是真的汗顏。

果然帶兵打仗的人都是單刀直入的。

疼得眼睛都是冒出了星星的肖夫人捂著自己劇痛的胸口,心裡也是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慌忙開口道,“郡王不能如此對我啊,我可是郡王妃的嫂嫂,若是我真的出了什麼事情,肖鴻飛又是該怎麼辦,我家老爺定也是要為此傷神的啊……”

到了這個時候,還不忘將自己的兒子和丈夫拎出來當擋箭牌。

和碩郡王雙拳都是捏的‘咯咯’作響。

肖夫人見和碩郡王站在原地不動,知道是自己的話起了作用,心中慶幸又得意。

又是看向了不遠處的屋子,小人得誌的喜悅早已取代了剛剛的恐懼。

她可是和碩郡王妃的嫂嫂,若是鬨僵了誰的臉上也不好看。

“翠蓮。”

屋子裡,響起了和碩郡王妃的聲音。

一名丫鬟匆匆走了進去,不多時便是拿著一封信走了出來。

肖夫人眼尖得厲害,一眼就是看見了那信上寫得是自己夫君的名字。

未曾等肖夫人反應,就是聽見屋子裡再次響起了和碩郡王妃的聲音,“今日的事情,我定會跟哥哥坦言相告,待哥哥回到主城也會親自跟哥哥賠罪。”

肖夫人心臟一窒,直覺告訴她有什麼事情已經超出了她的預料之中。

接下來和碩郡王妃的話,則是徹底將她推進了無儘深淵,“我母子二人皆因你險些一屍兩命,命喪黃泉,此事已無需經過哥哥同意,我便先行將你休出我肖家門!”

肖家夫人,“……”

“郡王妃你不能這麼對待我啊,這些年我拉扯鴻飛冇有功勞也有苦勞,怎得憑你一句話便是就要休了我?我不服,不服啊……”

“你若不服,大可以隨意上告,隻是等此事一旦鬨大,不單單是你的腦袋保不住,就是連肖鴻飛的仕途也怕是要受到牽連,劉枝蓮,其中利弊你還是自己考慮清楚再做決定也不遲。”

肖夫人趴在地上,隻覺得眼前陣陣發黑。

和碩郡王卻是懶得再看肖家夫人那要死不活的樣子,當即命人將其給扔了出去。

撿起從肖家夫人頭上掉落在地上的金釵,和碩郡王轉身回到了屋子裡。

範清遙看著那金釵卻是又推回到了和碩郡王的手中,“這金釵打造精美,寶珠鑲嵌,憑肖夫人再是富有又怎能買來如此貴重之物,好在義母母子安康,義父總是要進宮去報喜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