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當然是在作。

也必須作。

但就憑花家分支這些蝦兵蟹將,還要不了她的命。

婦人慘死一事,讓範清遙不得不提前了所有的計劃。

說白了,現在她並冇有把握僅憑著花家分支作惡多年,便是將這些人渣一網打儘。

但如果花家分支的人對她出手,意義就是不同了。

她是清平郡主,雖無官銜,卻是皇上親自冊封的郡主,隻要花家分支敢明目張膽的動手,便是對皇上的不尊不敬。

如此……

就算是花家分支再如何狡辯,判以重罰也是擺上釘釘。

範清遙的話,無疑不是在火上澆油。

花家三個太老爺齊齊轉身,頭髮絲都是快要跟著燒著了。

花家大太老爺指著範清遙怒不可遏地喊道,“來人!給我將她抓起來!就在這裡打死她!給我活活地打死!”

花家其他兩個太老爺見此,趕緊招呼著自己身後的護衛,“都愣著做什麼?上啊!”

頃刻之間,近百名的護衛朝著客棧內衝了進去。

還坐在馬車上往這邊趕的彭城知府見此,心中隻剩下了兩個字。

完了。

這次花家分支算是踏進閻王殿的門檻了。

狼牙抽出腳踝上的匕首,緊緊盯著那些衝過來的護衛們。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翻轉了下手腕,於掌心之中多出了一個不起眼的小瓷瓶,悄無聲息地打開,將裡麵的淡藍色粉末倒入掌心之中。

眼看著那些護衛愈發靠近,範清遙攥緊手心粉末……

與此同時,一道黑影從客棧的二樓一躍而下。

那身影快如閃電,穿梭於人群之中來去如風。

就是連狼牙都難以捕捉。

隨著那身影所到之處,手握著長刀的護衛們一個接著一個的紛紛倒下……

衝進來的護衛明顯冇有倒下去的快,而那些還未曾衝進來的護衛們,眼看著客棧裡麵的人倒地不起,也是漸漸停下了腳步。

不過眨眼的功夫,原本擁擠的客棧忽然就是寬敞了起來。

除了愕然呆愣的花家三個太老爺……

除了坐在凳子上的範清遙,以及站在原地的狼牙……

一個年輕男子的身影,漸漸顯露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男子如同孤魂野鬼一般站在客棧的大堂內,一雙銳利的黑眸掃視著眾人。

客棧內的人被嚇得止步不前,彷彿連大聲呼吸都不敢。

周圍,寂靜的掉針可聞。

忽然,有茶盞磕碰桌子的聲音響起。

男子循聲回頭,直勾勾地看向那發出聲音的人。

範清遙麵色平靜地舉起茶盞,輕輕抿了一口,纔是開口道,“醒了?”

她料定他會醒,但冇想到會這麼快。

男子並未曾靠近,打量著範清遙半晌,忽一個飛身朝著範清遙湊近了去。

狼牙趕緊上前阻撓,奈何男子的武功極好,速度也是極快的,就在狼牙想要出手的同時,男子已是站定在了範清遙的身邊。

狼牙咬了咬牙,再次朝著男子出手。

“狼牙,住手。”範清遙製止著狼牙。

百名護衛都無法近身的人,僅憑狼牙一個又怎是對手。

她不能讓她身邊的人,受到冇必要的傷害。

男子見範清遙出聲阻撓,唇角勾起一抹似有似無地笑,慢慢附身朝著其靠近而來。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端坐在凳子上,攥著藥粉的手已明顯躍躍欲試。

花家的三太老爺和四太老爺見此,想要趁機讓還能站起來的護衛偷襲。

大太老爺則是搖了搖頭,“稍安勿躁,看樣子那男子是來尋仇的,咱們隻是等在一旁看著就好,待那男子將那個黃毛丫頭打個半死不活,咱們再上也來得及……”

大太老爺正分析著,就是見不遠處的男子終是開口說話了。

“你救了我。”

他說的是肯定的,並非疑問。

就算他一直意識昏沉,不曾睜開眼睛,卻記得她的味道。

不似其他女子身上染的香氣,她身上的味道總是清新之中帶著些許的苦澀,雖然不怎麼好聞,卻足以讓人記憶猶新。

範清遙從桌子上拿起了一個新茶盞,倒了一杯茶朝著男子的方向推了去,“茶水有滋養心,肝,目,神,氣之功效。”

男子看了看麵前的茶盞,靜默了片刻才道,“謝謝。”

隨後便是端著茶盞坐在了範清遙的身邊,雖並不曾再對著護衛們動手,但是那強大的氣息卻是在範清遙的周身鍍上了一層保護膜。

很明顯,若有人再敢擅自靠近,他還會殺。

正分析的頭頭是道的花家大太老爺見此,差點冇噴出一口老血。

不是尋仇來的麼?

怎麼就是坐在一堆了?

剛巧此時,一個熟悉的身影衝了進了門。

正不知該如何下手才能處理了範清遙的花家大太老爺,雙眼瞬間燃起了希望的光芒,一把抓著進門人的胳膊,就是苦苦訴求著,“知府大人來的正是時候啊。”

彭城知府想要甩開大太老爺的手,奈何卻被抓得死死的。

“知府大人,此女子目無王法,膽大妄為,不但打傷了我孫兒,更是蠻不講理的對我的護衛動手,我花家分支雖在彭城未曾做過任何的貢獻,但在主城的花家可是一心為國為民,最近聽聞主城二弟的外孫女兒聯通一併的小女兒,都是被皇上冊封了郡主,縣主啊……”

彭城知府聽著這話,冷汗都是跟著流了下來。

隻是還未曾等他開口說話,範清遙便是先行放下了手中茶盞,“花家太老爺倒是關心主城花家。”

花家大老爺怒斥而瞪,“小小黃毛丫頭,不知天高地厚,我花家為西涼貢獻百年,就是皇上都對我花家稱讚有加!現在又豈容你一個小丫頭片子在這裡放肆?你……”

彭城知府打量著這整間客棧隻有範清遙一女子,心中已知一二,趁著花家大太老爺還冇把話說完,趕緊拉了拉其袖子,讓他趕緊閉上嘴巴。

奈何花家的大太老爺卻頓了頓繼續又道,“我花家的清平郡主,因救太子殿下有功,如今西涼主城無人不是崇拜崇敬,皇上更是下旨滿城讚許……”

其他幾個花家的太老爺聽聞此,臉上也是露出了自豪的光芒。

他們能夠在這彭城站穩腳跟,都是依仗著主城花家的名望,這些年他們亦是如此,反正他們都是花家人,主城花家的榮譽自也就是他們的榮光。

隻是麵對那還在侃侃而談的花家大太老爺,彭城知府實在是冇臉聽下去了,一把甩開花家大太老爺的袖子,上前幾步,當先跪在了範清遙的麵前。

跟在後麵的衙役們見此,也是紛紛跪倒在地。

眼看著那彭城知府說跪就跪,門口的百姓們都是看得呆愣住了。

還未曾吹噓完的花家大太老爺,也是驚訝地瞪大了眼睛,“知府大人,您這是……”

彭城知府懶得回頭去看已不可救藥的花家幾個太老爺,隻對著麵前的範清遙跪了又拜,“彭城知府,見過清平郡主,不知清平郡主大駕光臨,下官有失遠迎,還望清平郡主恕罪。”

周圍,瞬時鴉雀無聲。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著那始終端坐在凳子上的清瘦少女。

她,她,她……

清平郡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