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站在門口虛心聽從皇上吩咐的白荼,忽聽見一陣腳步聲傳來。

他偷偷回身一看,忙誠惶誠恐地道,“皇上,太子殿下求見。”

永昌帝皺緊眉,麵露不悅。

百裡榮澤眼睛一轉,故作驚訝地道,“現在皇城都在傳聞範清遙要嫁去鮮卑的一事,太子殿下這個時候忙著來求見父皇,莫非也是為了此?”

永昌帝的眉頭擰得就是更緊了。

前些日子太子前往花家送喪,他本來以為太子是為了討好他纔會如此。

莫非……

那範清遙跟太子之間?

“讓他進來。”永昌帝沉聲吩咐。

白荼點了點頭,忙側過擋在了門口的身體。

百裡鳳鳴邁步而入,恭恭敬敬地跪在了百裡榮澤身邊,“兒臣給父皇請安。”

百裡榮澤偷瞄著身邊的百裡鳳鳴,心裡卻是飛快地盤算著。

剛剛的話他不過是故意想要引父皇狐疑,未曾想父皇現在竟已如驚弓之鳥,但凡跟花家尤其是範清遙有關的,都會加諸怒火。

如此,百裡榮澤更是暗自落定心思,不管一會太子說什麼,他都儘量往範清遙的身上扯,隻要讓父皇真的懷疑太子跟範清遙之間也有什麼,那麼……

這場仗他就是一石二鳥,雙勝雙贏!

永昌帝麵色不善地看向百裡鳳鳴,“你來可是有什麼事?”

百裡鳳鳴平靜抬頭,淡聲回道,“啟稟父皇,兒臣卻有一事啟奏。”

永昌帝握緊雙手,“說來聽聽。”

百裡榮澤更是聽得全神貫注,以變一會見縫插針。

“淮上戰亂平息,百姓們始終無法平靜,兒臣這幾日詢問過,淮上官府雖已打開官倉放糧,可對於淮上幾十萬難民而言不過是鳳毛麟角,兒臣以為朝廷可減免租稅,輕徭薄賦,如此淮上百姓不但能渡過難關,更會明白父皇與之給予的關懷和仁慈。”

百裡榮澤,“……”

等了半天就等來了這個?

永昌帝挑眉,陰沉的眸子充滿探究,“你此番來就是為了與朕說這些?”

百裡鳳鳴謙卑頷首,“那日兒臣聽聞白總管說起,父皇因淮上的百姓憂心忡忡,寢食難安,兒臣身為西涼的太子自是要儘綿薄之力,兒臣既是父皇的兒子,自也要為父皇分憂。”

站在門口的白荼趕緊跪在地上,誠惶誠恐地磕著頭,“皇上恕罪啊,那日太子殿下前來看望皇上,奴才惦記著皇上為了淮上幾日不眠不休,所以才,才如實告知了太子殿下實情……”

永昌帝確實有段時間寢食難安,但卻是為了想要給小七報仇所致。

至於淮上……

如今聽聞白荼提起,他纔是後知後覺悠悠想起。

永昌帝頂頭的怒火,像是被人給潑了一盆冷水,再難點燃,尤其是再次看向太子時,眼中竟是難得的多了一絲的暖意。

不過是因為白荼的一句話,就是心心念念想了這麼多天……

永昌帝抬手虛扶了一把,“淮上的災情是要賑,隻是接連戰-爭國庫匱乏,想要徹底平複淮上那些難民並非一朝一夕,倒是難為你有這個心思,愈發有個太子的樣子了。”

百裡鳳鳴垂眸起身,俊朗的麵龐不但冇有半分喜悅,反倒是掛滿了自責和憂愁。

如此的不驕不躁,更是讓永昌帝心情大悅。

仍舊跪在地上的百裡榮澤膝蓋跪的生生作疼,恨得更是咬牙切齒。

怎憑太子幾句話,就是讓父皇從聯姻一事轉到了淮上的災情上?

“父皇……”

“咚咚咚!咚咚咚!”

一陣的鳴鼓聲,打斷了百裡榮澤脫口而出的話。

永昌帝循聲望向窗外,那是登聞鼓懸掛著的方向。

西涼曆任力王為表示聽取臣民諫議或冤情,均會在宮門外懸鼓,許臣民擊鼓上聞。

隻是從這登聞鼓掛上之後近百年,如今還是第一次被人敲響。

白荼見皇上臉色再次陰沉了下去,趕緊跑出去打探情況。

不多時,白荼匆匆而歸,身邊還領著一個穿著素樸的女子。

永昌帝目光陰沉地掃向那女子,“剛剛就是你敲響了登聞鼓?”

女子跪倒在地,明明驚慌的渾身都在顫抖,可卻還是揚起了那張發白的臉龐,“主城百姓皆知闕門登聞鼓,許人鳴冤,民女有冤,民女要為自家的小姐喊冤!”

永昌帝毫無耐心地皺著眉,“你家小姐是何人?”

女子聲音清晰明瞭,“民女月落,其主子乃花家長外小姐,範清遙!”

一瞬間,不單單是永昌帝驚愣了,就是百裡榮澤都是驚呆了。

永昌帝眯起眼睛,打量著女子,“你家小姐纔剛冊封郡主,何冤之有?”

“我家小姐雖身處主城,卻心繫淮上災情,此番我家小姐更是將青囊齋所有的貨品低價出售,為的就是為淮上儘綿薄之力,不想都城人竟傳言我家小姐是為了自己謀嫁妝,我家小姐何其冤枉又何其無辜!”月落字正腔圓,聲聲泣涕,待一席話說完,早已淚流滿麵。

都是已經下定決心要將範清遙嫁入鮮卑的永昌帝,哪裡想到會有如此反轉,一時間真真假假纏繞心頭,竟是難以決斷。

“滿口謊言!簡直荒唐!若不是範清遙當真有意,都城百姓怎會空穴來風?”同樣冇想到會變成這樣的百裡榮澤起身怒斥。

不管原因如何,他都絕不能讓父皇動搖。

月落被百裡榮澤怒斥的渾身輕顫,趕緊從懷裡拿出一疊銀票,“這便是今日青囊齋所出所有銀兩,本來小姐還打算等回來之後再親自交與皇上,不想主城流言肆意,民女也是迫不得已才大膽擊鼓。”

百裡鳳鳴忽好奇地道,“若是清平郡主當真為自己謀嫁妝,自是要小心翼翼偷偷摸摸,怎得如此大膽放任不顧?”

百裡榮澤咬牙道,“若是範清遙知道事情不好,特意躲出主城呢?”

“給朕查!”

永昌帝是鐵了心的要把這件事情弄清楚。

白荼連忙命侍衛出宮細查。

百裡鳳鳴接過月落手中舉起的一疊銀票,似是漫不經心地詢問著,“這些都是這幾日青囊齋的盈利?”

月落如實點頭,“從上往下,依次排列,今日最為多,足足有三百萬兩,隻不知是哪家的小姐如此闊綽,一出手要買下青囊齋所有貨品。”

永昌帝聽著這話就是眉頭一緊。

主城大富大貴的人家就那麼幾個,據他所知膝下都是兒子。

莫非是他下麵的朝臣手腳不乾淨了?

“拿過來給朕看看。”

百裡榮澤聽著這話,心臟都是快要跳出了嗓子眼。

主城之中官銀與民銀分得異常清楚。

母妃手中的銀票都是曆年選秀各大朝臣所送,如果父皇看出倪端一一查詢……

那還得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