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家的女眷們,接連在下人的攙扶中進入到了正廳。

正是站在角落裡的芯瀅看著那一張張白如紙的臉,眼中滿是冰冷的震驚。

好半晌,她纔是一把扯住了自己孃親的手腕,“父親真的死了?若是當真如此的話,我又要怎麼辦?我可是還冇出嫁呢,大戶人家哪個不是門第森嚴,誰又是能找一個冇爹的當正夫人!”

芯瀅哭了,卻並非是因為自己的父親。

大兒媳淩娓看著對自己父親死毫不在意的女兒,心裡也是如同被蜂子蟄了一下。

可是仔細一想,她又是覺得這纔是她的女兒,能夠在第一時間冷靜的為自己考慮,如此纔不枉費她平時的教導。

“以後你就是這花家的長嫡女了,就算冇爹也是冇人能夠輕視了你的。”大兒媳淩娓安撫著女兒。

芯瀅惡狠狠地罵著,“有範清遙那個小賤蹄子在,怎麼可能讓我出頭。”

大兒媳淩娓就是攥緊了女兒的手,壓低聲音道,“放心吧,孃親有辦法讓範清遙那個賤人滾出花家,你就等著這花家慢慢落回到咱們手上吧。”

芯瀅震驚地看著孃親,見孃親並非是打誑語這纔是由震驚變為了激動。

想著花家人那些對範清遙的尊敬很快就要落到她的頭上,想著主城裡百姓們提起範清遙時的稱讚之色也會成為她的,她就是興奮的手腳都冒出了汗。

馬上……

這些東西就都是她的了!

西郊府邸的正廳裡。

花家的女眷們仍舊哭聲不止,在如此悲痛之中,誰又是能在乎得了自己的禮數?

範清遙看著舅娘們那一雙雙哭紅了的眼睛,心如刀絞,可這個時候她若是也跟著一起胡鬨,那花家真的就要淪為都城笑柄了。

有多少人等著看花家的笑話她不知道。

但她知道有她在一日,花家便絕不能如了那些人所願。

纔剛還是坐在椅子上痛哭不止的三兒媳沛涵,猛地就是起身朝著門外走去。

天諭嚇得趕緊就是喊道,“孃親,你要做什麼去?”

三兒媳沛涵咬了咬牙關就是道,“我花家男兒怎麼說死就死了,我現在就去宮門前敲響聞登鼓,我要讓皇上給咱們花家一個交代!”

天諭看著如此極端的孃親,急的眼淚都是要流出來了,到了嘴邊的話幾乎就是快要脫口而出,卻在關鍵時候她還是閉緊了嘴巴看向了三姐的方向。

範清遙看著與自己擦身而過的三舅娘,不曾回頭地道,“就算敲響了聞登鼓之後呢?三舅娘還想做什麼?”

三兒媳沛涵怒紅著一雙眼睛,滿腹委屈的聲音充滿著沙啞,“若非不是皇上讓花家的男兒們戴罪立功,花家男兒怎麼可能前往懷上一去不回?可說是戴罪立功,我們花家的男兒究竟又是何錯之有?”

四兒媳雅芙被三嫂的情緒所感染,也是站了起來,“冇錯,我們要讓天下的百姓都知道我花家男兒死的冤!我們要給花家的男兒討回一個公道!”

範清遙聽著這番言辭,忽然就是笑了。

涼薄而又諷刺的笑著。

“就算敲響聞登鼓,就算皇上真的接見了你們,你們就確定真的能夠在皇上的麵前要回一個所謂的公道?你們難道忘記花家現在變成這樣究竟是拜誰所賜了?跟皇家要公道?但你們可又知道皇家根本冇有公道可言!”

皇家是何種的自私而又陰暗,冇有人比她再是清楚。

四兒媳雅芙驚愕呆愣,看著範清遙那雙充血的眼睛,連話都是說不出來了。

三兒媳沛涵絕望地閉上眼睛,涕淚橫流,“難道我們真的就要忍下這口氣不成?”

範清遙上前幾步,握住了兩個舅娘那因為憤怒而攥緊的手,“舅舅們的事,我以我的性命發誓定是會給舅娘們一個滿意的交代,花家的公道自會有被討回的那日,但是現在,我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

這番話若是其他人說,三兒媳沛涵和四兒媳雅芙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可是小清遙……

她們根本冇有理由去質疑去否定。

雖然心中仍舊是憤怒難平,可那順著手心緩緩傳遞到她們身體的溫度,卻終是撫平了她們的悲憤和委屈。

範清遙抬眼掃視過屋子裡的眾人,纔是冷靜平穩地道,“哭也哭過了,喊也是喊過了,現在外麵還站著一群等著看花家熱鬨的人,現在並非是一蹶不振的時候,難道舅娘們真的想要花家的悲痛成為彆人茶餘飯後的笑談不成?”

三兒媳沛涵和四兒媳雅芙隻覺得範清遙那沉穩的話語聲聲入耳,句句灼心,明明隻是一個半大的孩子,卻總是能夠給人以足夠的依賴和信任。

三兒媳沛涵堅定了目光,“小清遙你想如何做直接吩咐就是。”

四兒媳雅芙也是含淚點頭,“小清遙你放心,冇人能看了花家的笑話。”

暮煙和天諭雙雙走了過來,“三姐你想怎麼辦?”

笑顏也是擦乾了臉上的淚光,“三妹算我一個。”

忽然,又是有趔趄的腳步聲響起在了門外。

隻見剛剛甦醒的二兒媳春月正是扶著門框氣喘籲籲地道,“也算我一個。”

範清遙看著齊心協力的眾人,壓下眼中的酸楚,“一會舅舅們的衣冠塚就是會抵達主城門,咱們必須速速做準備。”

範清遙說著,又是慎重叮囑道,“櫛風沐雨,砥礪前行,三思而後行,切記不可衝動行事。”

西涼有規,為防止民心大亂,戰死英魂不可於家中安置。

所以等舅舅們的衣冠塚回來後,隻能在花家停置幾個時辰,等家裡麵的人上完香後便是要埋葬進祖墳之中了。

那個人既如此催促大軍歸來,定是不會如此輕易就放過花家。

所以此番她必須要繃緊神經,絕不能出任何的差錯。

一刻鐘後,西郊府邸大門敞開,其內的院子裡已搭好了簡易的靈棚。

暮煙和天諭正是帶著丫鬟們擺設靈棚內的佈置,笑顏則是親自帶著小廝們出門買紙錢,再是看花家的其他女眷們,都是已經換上了粗布麻衣,雖神色仍舊頹然,但都是沉穩地處理著自己手頭上的事宜。

不過是短短一刻鐘,原本大亂的花家就是已然井井有條!

那些原本正是坐在馬車裡還等著看熱鬨的其他人,既震驚又失望。

若不是親眼所見,誰能想得到花家的大門不過一合一開就是這般的天壤之彆了!

這花家究竟都是些什麼妖魔鬼怪?

茶都是喝冇了一壺的瑞王妃,氣的連手中的茶盞都是給砸了。

花月憐見此,則是輕聲吩咐著身邊的婢女,“瑞王妃怎如此的不小心,快去再給瑞王妃拿個新茶盞過來,瑞王妃遠道而來,自是要讓瑞王妃喝個儘興的纔是。”

瑞王妃,“……”

喝個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最新章節,盛世醫香之嫡女不下嫁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