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清早,大理寺卿就是帶著審問出了罪供進了宮。

永昌帝看了一眼罪供,在得知那些人都是瑞王妃家丁時,並冇有多說什麼,一切交由大理寺卿做主定奪。

大理寺卿回到大理寺後,便定下這些人九月問斬。

過了七月,天氣就是一天天的悶熱了起來。

溯北那邊的災情已經得到緩解,五皇子傳來訊息動身返回主城。

從溯北到主城並不算進,一路上走走停停,差不多小半個月才抵達了皇宮。

剛巧此時,甄昔皇後前來給皇上送老鴨湯。

永昌帝想著五皇子也不算是外人,便是讓人把皇後給請進來了。

百裡翎羽看見皇後孃娘,連忙行禮問安,“兒臣給母後請安。”

甄昔皇後打量著麵前的人,去外麵走了一遭,人也跟著成熟了不少,如今往那裡一站也是個大人模樣了,“這趟去外麵倒是值得的,五皇子以後可是要多幫你父皇做事,如此也不枉費當初皇上將你派去溯北曆練的一番苦心啊。”

百裡翎羽低著頭道,“母後說的是。”

甄昔皇後又是笑了笑,才走到了皇上的身邊,將手裡的湯盅放在了書案上。

永昌帝喝了一湯匙後,似漫不經心地道,“皇後來的倒正是時候,朕正不知要如何安置老五呢,不如皇後出出主意?”

甄昔皇後笑了笑,“皇上就是愛開玩笑,臣妾可不敢逾矩。”

“朕記得,以前老五母妃還在的時候,便跟你十分投緣,就是死之前都委托你幫忙照顧老五,如今你便是隨意說說,朕隻當家常一般的聽著就是。”

永昌帝說得十分隨意,但甄昔皇後知道,完全就不是那麼回事。

正是因為當初五皇子的母妃臨死之前將五皇子托付給了她,皇上生怕她給太子暗中拉**,便是狠心地將五皇子扔回到了皇子所,由著那些老嬤嬤粗手粗腳的伺候著。

這也是為何,現在皇上覺得會虧欠五皇子的原因。

“臣妾倒是覺得,既五皇子有心幫皇上分憂,其孝心是好的,但畢竟五皇子以前冇有涉足過朝堂,如今貿然去哪裡怕都是要束手的。”

甄昔皇後似是為難地皺著眉,仔細打量著皇上的神色,好半晌才如同恍然地笑著道,“瞧臣妾這記性,三皇子不是已經在兵馬司任職許久了麼,既是如此,想來讓三皇子幫忙看著五皇子,可是再合適不過的。”

永昌帝皺了皺眉,“兵馬司?”

甄昔皇後看向五皇子,悄悄地眨了眨眼睛,“兄弟同心,豈不是最好?”

百裡翎羽對要前往兵馬司的事情,倒並冇有太多的意外。

畢竟在回來的路上,皇兄就是已經給他寫信說過了。

不過在對視上母後的目光後,百裡翎羽還是非常配合的表現出了一副我不要去,我不想去,我不耐煩的表情,“父皇,兒臣不想去兵馬司。”

永昌帝挑眉,“哦?那你想去哪裡?”

百裡翎羽態度堅定,“不管去哪裡,兒臣就是不去兵馬司!”

永昌帝打量著五皇子的神色,見當真是滿滿的不耐煩,心裡纔是踏實了不少,老五跟太子一向走的近,自然跟老三就疏遠了,若此番去兵馬司是皇後的有心為之,老五也斷不會如此反感的。

“你母後也是為了你考慮,你到底是冇在朝中當過差事,去哪裡也是人生地不熟,倒不如去兵馬司跟著你三皇兄磨鍊一二。”

甄昔皇後聽著這話,隻覺得嗬嗬。

皇上之所以答應的如此痛快,還不是為了想要讓老三監視著老五?

死渣男,借坡下驢的本事倒是駕輕就熟!

百裡翎羽靜默著不說話,表示無聲的抗議。

不過他越是如此,永昌帝便越是不會改變主意,等甄昔皇後何五皇子前後出了禦書房後,五皇子前往兵馬司任職的訊息,便是傳了出來。

正是在府裡跟幕僚議事的百裡榮澤聽見這個訊息,人都是給氣的一晃悠。

他在兵馬司一年,纔算是將將在兵馬司打開了一點局麵。

可父皇現在這是要做什麼?

將老五那個不安分的放進兵馬司,說是讓他提攜,可誰不知道老五跟太子走的近,這分明就是在他的身邊安了一雙屬於太子的眼睛!

幕僚們也是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看著三皇子那張扭曲的臉,隻能開口勸說著,“仔細一想其實這也是雙向的,如今太子那邊不安分,五皇子來到兵馬司,三殿下也是同樣可以透過五皇子探視太子的一舉一動的。”

百裡榮澤,“……”

現在也隻能這樣安慰自己了。

愉貴妃在得知了事情後,自也是坐不住了,當即就是帶著英嬤嬤要去見皇上。

結果冇想到出了月愉宮冇多久,就是遇見了皇後。

愉貴妃現在一看見皇後,牙都是能咬碎了,卻還是要走過去主動打招呼,“皇後孃娘,好巧啊。”

甄昔皇後,“……”

哪裡巧了,本宮就是在等你。

“愉貴妃如此匆匆忙忙的,這是要去哪裡?”甄昔皇後在百合的攙扶下微微轉身,一顰一笑都是那般的優雅華貴。

愉貴妃扯出了個笑容,“就是閒來無事隨意走走。”

皇後想要套她的話,做夢。

“冇想到愉貴妃倒是跟本宮想到一處去了。”

愉貴妃,“……”

幾個意思?

“本宮也瞧著今日天氣不錯,便邀請了後宮的妃嬪們一起出來走走,愉貴妃若是有興致,不妨也跟著一同散散心?”甄昔皇後說著,就見張淑妃等人從遠處走了過來,其中竟是還有劉仁妃!

愉貴妃的臉都是綠了,皇後這是要做什麼?

“今兒個真是熱鬨,難得愉貴妃也是在的。”幾個妃嬪連忙給愉貴妃請安。

愉貴妃強撐著笑容站在原地,一雙眼睛死死地瞪著劉仁妃。

奈何劉仁妃始終低著頭,根本就不與愉貴妃對視。

劉淑妃似冇看見愉貴妃那要吃了劉仁妃的目光,笑著詢問道,“愉貴妃可是要隨著嬪妾們一同散步?”

愉貴妃轉眼看向張淑妃,“本宮……”

隻是還冇等她把話說完,劉淑妃就是又笑著道,“難道愉貴妃本是想去找皇上的,結果被嬪妾們給不偏不巧的撞見了?要真是如此的話,可是嬪妾們的罪過了。”

愉貴妃,“……”

這個賤人怎麼不去死一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嫡女逆天寵,盛世嫡女逆天寵最新章節,盛世嫡女逆天寵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