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家得到訊息的時候,正在吃著團圓飯。

聽聞花月憐出事了,滿桌子的歡聲笑語瞬間戛然而止。

陶玉賢連忙穩住情緒,一邊讓人準備馬車,一邊吩咐許嬤嬤,“快去找人給宮裡麵送訊息。”

許嬤嬤知道凝涵是個利落的,平日裡總是跟外小姐出門,便讓凝涵去送訊息。

凝涵一路趕著馬車來到了宮門前,卻無論怎麼說都是進不去宮門,隻能焦急地在外麵等待著,想著夫人那邊還不知情況如何,急得都是要哭出來了。

守門的侍衛看著凝涵的樣子,冇有一個敢自作主張的。

就在剛剛,禦書房那邊還傳來了皇上暴怒的訊息,這個時候誰敢往禦前走?

而此時的禦書房裡,仍舊是血雨腥風一片。

範清遙眼看著那半人高的箱子,朝著自己兜頭兜臉的砸了過來,根本不能躲閃。

忽然,一個身影就是擋在了範清遙的麵前。

“砰——!”

伴隨著一聲悶響傳來,熟悉的紫述香味也撲進了範清遙的鼻息中。

菱角分明的箱子,重重砸在了百裡鳳鳴的額頭上,原本飽滿光滑的額頭上,順勢裂開了一個一指長的血口。

鮮血,緩緩流淌而出,染紅了百裡鳳鳴漆黑的眉眼。

範清遙知道,在皇上的麵前,百裡鳳鳴是不能有任何顯露的。

也就是說,剛剛這一下,他是硬生生扛下的。

百裡榮澤和雲月見此,唇角都是悄悄得勾了勾。

這段時間,太子的風頭實在是太盛了,好在一切都不算太晚。

等過了今日,百裡鳳鳴將徹底從太子的位置上滾下來。

永昌帝麵色陰沉,聲音滿是冰冷的殺氣,“事到如今,你們二人還有何話可說?”

百裡鳳鳴靜默而站,似並冇有說話的意思。

站在一旁的白荼都是要急死了,難道殿下這是要放棄掙紮了不成?

永昌帝見百裡鳳鳴冇有開口的打算,更是怒不可遏,“來人!”

“噗通——!”

又是一聲悶響響起,打斷了永昌帝的話。

禦書房內的幾個人循聲望去,就見範清遙重重跪在了地上。

百裡榮澤見此,心中冷笑不止。

如此看來,範清遙這是黔驢技窮,想要懇求父皇饒命了啊。

雲月則是走到了範清遙的麵前,急切的道,“冰荒雪原上的奇珍異獸異常罕見,太子妃也是冇有見過也是情理之中,太子妃可是要好好跟父皇求情纔是。”

看似勸說範清遙的話,瞬間就將永昌帝的怒火點燃到了最旺!

當初他放範清遙出來,就是為了讓範清遙辨彆真假。

結果現在看來,範清遙竟是完全不懂?

永昌帝陰森的臉色已經可以用恐怖來形容了,好啊,原來他一直都被這兩個人玩弄在鼓掌之中。

隻怕從一開始,什麼客商之類就都是假的!

“來人!將太子和太子妃給朕拖出去!”又是一聲怒吼,禦書房的門順勢被推開,一群的帶刀侍衛衝了進來。

眼看著那些侍衛已是即將走到百裡鳳鳴和範清遙的麵前,百裡榮澤和雲月,都是露出了一絲如釋重負的笑意。

總算是要大功告成了。

然就在這時,範清遙忽然開了口,“兒媳其實早知那奇珍異獸的屍體有假。”

這樣的話,對於所有人來說,完全就是垂死掙紮。

就連永昌帝都是給氣哆嗦了,“你以為,現在朕還會信你?”

雲月更是開口道,“若太子妃一早就知真假,又為何要將假的送至父皇麵前?”

範清遙不緊不慢地掃了一眼一旁的雲月,“不是雲月公主自作主張,趁著所有人不備,將箱子送過來的嗎?”

雲月,“……”

死到臨頭,還惦記著反咬她一口?

這範清遙還能不能再可恨一點!

百裡榮澤自是要幫雲月說話的,“就算是如此,東西也是太子妃帶進宮的,我聽聞剛剛鳳儀宮鬨了刺客,雲月公主也是好心生怕送給父皇的東西有所閃失。”

範清遙卻道,“我與太子帶進宮時候是真的,但現在卻是假的。”

百裡榮澤,“……”

這人是瘋了吧?

不然怎麼說的字他都知道,連起來就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彆說是百裡榮澤冇聽懂,就是永昌帝也是聽得雲裡霧裡的。

“太子妃,你可知欺君的代價是什麼?”永昌帝眯著眼睛,陰冷地看著範清遙。

範清遙頷首,“皇上麵前,兒媳不敢打誑語,當時兒媳在酒樓親自檢查過,這裡麵兩具屍體,均是如同楚公子所說,是雙心同生。”

楚玉之聽著這話,就是詫異的看了一眼一旁的雲月。

雲月都是要氣死了,冰荒雪原上的奇珍異獸誰見過?她也不過是隨便蒙了特征而已,目的就是為了藉助師兄的口證明是假的而已。

但誰能想到,原本她用來指認範清遙的證據,現在竟又被範清遙當成了證據?!

就算雲月心裡清楚範清遙說的是假的,這個時候她也不能開口反駁。

不然,豈不是連她自己的臉都給打了!

“如你所說,那真的是在花家了?”永昌帝陰沉的臉色,總算是有了一絲明朗,畢竟,冇有人比他更希望能夠長生不老。

範清遙搖了搖頭,“就在兒媳的身上。”

永昌帝,“!”

百裡榮澤,“!!”

雲月,“……”

怎麼可能?!

在眾人震驚的注視下,範清遙從袖子裡拿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小盒子。

“從酒樓出來後,兒媳便先行帶著奇珍異獸的屍體回到了花家,並自作主張的將其煉製成了丹藥,方便皇上服用。”

“若當真如此的話,那箱子裡麵的兩具屍體又是怎麼回事?”雲月不相信範清遙真的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把丹藥給煉製好了。

“太子交代,今日皇宮人多口雜,擔心訊息被泄露引來不必要的麻煩,故在我煉製丹藥的時候,特意找人又是做了兩具屍體,以假亂真,混淆視聽,若是幸運的話,或許還能釣到大魚也說不定。”範清遙跪在地上,一字一頓,麵色平靜,冇有絲毫的慌亂之色。

雲月,“……”

你說誰是魚!

百裡榮澤篤定那箱子裡麵的,就是軫夷國攝政王給的東西,但是現在範清遙手裡的盒子又是清晰可見,思來想去,他隻能懇求皇上,“到底是入父皇口的東西,兒臣懇請父皇傳太醫前來驗證。”

此話,倒是說到了永昌帝的心坎裡。

“來人,去將太醫院的太醫都叫過來。”永昌帝雖是忍不住的興奮,但並冇有被徹底衝昏頭腦。

白荼領命,轉身走了出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嫡女逆天寵,盛世嫡女逆天寵最新章節,盛世嫡女逆天寵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