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跟著二皇子妃和潘雨露,一起隨著眾人在小太監的領路下出了大殿。

外麵的天早已黑了下去,寒風略過耳邊,呼呼作響。

刺骨的陰冷鋪麵而來,可是把眾人給凍得不輕。

範清遙沉默地坐在平坦的宮路上,心裡說不緊張是假的。

既是有人來報,就說明愉貴妃那邊的算計是成功的。

至少,一切都應該是按照愉貴妃計劃進行著的。

難道是剛剛在大殿耽誤的時間太多了,所以到底是冇來得及通知五皇子?

若當真是如此的話,事情就真的變得麻煩了。

可就算是再麻煩,範清遙也做好了絕對不會讓愉貴妃如常所願的打算。

皇上本就虎視眈眈的監視著她跟百裡鳳鳴的一舉一動,若真的再任由愉貴妃插一腳的話,無疑不是雪上加霜。

眾人走得很快,冇一會的功夫就是追上了先行跑出來的愉貴妃。

雲月和百裡榮澤見狀,連忙雙雙疾步走了過去,一左一右地攙扶著愉貴妃。

愉貴妃早就是哭成了淚人,轉過頭慼慼然地看向皇上,“皇上,是臣妾想念母家了,便是想要讓外甥女兒進宮給臣妾做作伴,可結果便是聽聞瞭如此噩耗,若當真是出了什麼事情,皇上可是要給臣妾做主啊!”

這樣的愉貴妃,就連範清遙瞧見都暗暗吃驚著。

愉貴妃有多要臉麵,範清遙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的。

可如今愉貴妃竟如此不顧顏麵的嚎哭著,可見今日是真的下了血本了。

永昌帝看著被自己疼愛了多年的愛妃,如今哭得梨花帶雨,說不心疼是假的。

在他的心裡,愉貴妃一直都是要強的,平日裡很少哭哭啼啼的,如今這副模樣,怕是真的難過擔憂了。

如此想著,永昌帝的心就是軟了。

甄昔皇後一瞧著皇上的臉色變了,心裡就明白過味了。

話說,愉貴妃也不是一日兩日的變著法的勾引皇上了,以前也就是算了,但現在無論是為了自己的兒子還是兒媳,她都不能任由皇上再被愉貴妃那老狐狸給蠱惑了。

“愉貴妃這哭得連本宮瞧見了都心疼,可現在誰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愉貴妃又何談皇上做主呢?聽說人不是落湖了麼,依本宮看還是應該先去看看人究竟如何了纔是,雲月和三皇子,你們趕緊好好攙扶住愉貴妃,大冷天的彆再是讓她磕碰到了哪裡。”

永昌帝聽著皇後這話,也是反應了過來,“到底是皇後沉穩。”

甄昔皇後含蓄垂暮眸,“為皇上分憂是本宮應該的。”

被完全拉回理智的永昌滴丸,當即讓白荼繼續帶著人在前麵開路。https://()t/

愉貴妃見到嘴邊的鴨子飛走了,心裡將皇後的祖宗十八代都是給罵了個遍。

雲月和百裡榮澤的臉色也都是不好,可父皇都是已經下令了,她們若是再藉故拖延,隻怕是要引起疑心,隻能攙扶好了愉貴妃繼續趕路。

眾人隨著那領路的小太監七拐八拐的繞了半天,纔是來到了一處偏僻的花園中。

這花園跟其他的花園不同,冇有寒梅簇擁的景象,也更是冇有假山嶙峋的壯麗,有的隻是一片片的荒蕪。

可見,這裡已經是被廢棄有段時間了。httpδ://()t/

“嘩啦啦……嘩啦啦……”

隨著眾人的愈發靠近,便是就聽見不遠處的湖邊傳來了陣陣湖水翻騰的聲音。

月色下,隱約可見一個模糊的人影,正是在湖水裡掙紮著。

空蕩蕩的廢棄花園裡,放眼隻有那麼一個人影在不遠處撲騰著,如此詭異的場麵,嚇得臉都是白了,差點冇昏過去,“鬼,有鬼!”

永昌帝聽著這話,下意識的就是停住了腳步。https://()t/

愉貴妃聽著這話,心裡自是不開心的。

可瞧著那還在湖裡撲騰著的外甥女兒,心裡也是陣陣狐疑得厲害著。

怎麼會隻有一個人?

五皇子呢!

雲月和百裡榮澤悄悄對視了一眼,心裡也是有些冇底的。

畢竟,現在發生的一切跟她們預想的似乎並不大一樣。

百裡鳳鳴咳嗽了一聲,纔是虛弱的提議著,“總是要先把人就上來。”

反應過來的永昌帝連忙招呼著白荼帶人下去營救。

範清遙看著那些撲通通跳進湖裡麵的宮人,仔細觀察著湖麵上的動靜,最後見那些宮人隻是救了一個人上岸,一直攥緊的手纔是鬆了鬆。

以愉貴妃的算計,怕是要把五皇子給引過來,再是讓自己的外甥女‘意外’落湖。

隻要這人是當著五皇子的麵掉進去的,五皇子一旦把人救上來,那就是逾越了男女之間的禮儀,再是加上前段時間的傳聞,就算五皇子不想娶怕都是不行的。

而若五皇子不救,那就是明擺著見死不救。

以愉貴妃的算計,自己的目的冇有達成,定也要拖著五皇子搭進去半條命。

如今朝堂紛爭不斷,那些想要站隊太子的大臣們,哪個不是睜大眼睛地看著。

若一直跟太子交好的五皇子真的被迫迎娶了愉貴妃的外甥女兒,以後誰還敢給太子賣命?

好在,現在五皇子是不在的。

雖仍舊不能掉以輕心,但總是要比被堵個正著來得好。

“皇上,人救上來了。”白荼匆匆走了過來,回稟著。

愉貴妃聽著這話,連忙就是帶著雲月跟百裡榮澤走了過去。

這外麵天寒地凍的,永昌帝本是打算先行將愉貴妃的外甥女兒帶去寢宮,再是詢問其他的事情,結果就是看見愉貴妃走到外甥女兒身邊,彎腰就是撲了上去。

宮人們見此,自是不敢上前勸說的。

甄昔皇後便輕聲道,“皇上,您還是親自過去看看吧。”

你的女人在這冰天雪地作妖,你不去挨凍誰去?

永昌帝無奈前行,眾人也是跟在後麵一同往湖邊走了去。

湖邊上,被愉貴妃抱在懷裡的女子,凍得眼睛都是要睜不開了,整個人顫抖個不停著,隱約可聞牙齒上下打顫的聲音。

似是聽聞見了腳步聲,那女子忽然就是睜開了眼睛,餘光看見永昌帝那一身的龍袍時,忙抓著愉貴妃的手,哭訴了起來,“姨母可是要給我做主啊,我在這花園裡呆的好好的,結果就是看見了五皇子,我本想著跟五皇子已經是舊識,便想著跟五皇子打個招呼也無妨,誰,誰知……五皇子竟,竟是對我動手動腳,我害怕死了,極力的掙紮著,五,五皇子怕我把其他人給驚動了來,便,便是一氣之下推了我一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嫡女逆天寵,盛世嫡女逆天寵最新章節,盛世嫡女逆天寵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