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姨娘中毒,三皇子下令嚴查。

幾乎是瞬間,整個三皇子府邸都是戒備森嚴了起來。

府中的下人從侍奉在主子身邊的大丫鬟再是到粗使奴婢,每個都要接受嚴查。

就是連侍奉在三皇子妃身邊的丫鬟和嬤嬤,也都是被叫走了。

範清遙聽著凝添的來報,也是有些驚訝,“確定是範姨娘中毒?”

凝添點頭道,“奴婢詢問了從三皇子府邸出來的大夫,那大夫嘴巴緊得很,奴婢用了些手段纔是從他的口中得知此事,奴婢回來的時候,整個三皇子府邸都在嚴查,聽說三皇子很重視這件事情,正親自監督著。”

隻要過了今日,就算明日範雪凝被毒死了,範清遙也不過是嗤笑一聲罷了。

畢竟夜路走多了,誰也不知哪路鬼會來索命。

但現在,範清遙卻是笑不出來的。

昨日眾人纔是剛在三皇子府裡吃了飯,今日範雪凝就是出事了,真的就這麼巧?

如今皇上重視百裡鳳鳴,今日在下了朝堂後,那些文官巴結討好義父的嘴臉,就算百裡榮澤冇有親眼看見,也定是要聽說了的。

到底是一世的夫妻,百裡榮澤是個怎樣的性子,範清遙如何能不明白。

此番看似是範雪凝中毒,但若是真的有人在中間做了什麼手腳,故意把矛頭指向她這邊……

百裡榮澤便有了去皇上麵前告狀的資本。

範清遙當然不怕被皇上懷疑,而且現在皇上重用百裡鳳鳴,還指望著她去監視。

但誰也不敢保證,皇上就不會因為此事而減少對百裡鳳鳴的好感。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連普通人都會因為人和事情去遷怒其他。

更何況,那個自私至極,滿心猜忌,且本就是難測的帝王之心了。

“看樣子,要把三皇子妃約出來坐一坐了。”範清遙機關算計,纔是在皇上麵前為百裡鳳鳴刷足了好感,當然不能如此輕易就在百裡榮澤的手上打了折。

隻是此事涉及到了三皇子府邸,範清遙不好直接上門。

凝添卻道,“隻怕三皇子妃未必會見小姐。”

範清遙聽著這話卻笑了,“無需我去見她,她自會求著來見我。”

潘雨露再不濟,也是百裡榮澤的正妃,自然而然是要幫著百裡榮澤的。

範清遙當然清楚,若她直接登門,現在怕是連潘雨露的麵都是見不到的。

“昨日去三皇子府邸做客,本就是我們叨擾,隻是昨日去的匆忙倒是忘記準備禮品了,你去我院子的庫房將去年收回來的山參送過去,再是告訴三皇子妃一聲,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先打掃打掃屋子給自己找些事情坐坐。”

似又想到了什麼,範清遙再是叮囑了一句,“我記得,三皇子府邸後門邊上有一條隱秘的小路,那裡倒是可以進出自由。”

想要珍惜,總要付出。

現在的範清遙可冇空陪潘雨露玩過家家。

凝添雖冇能明白自家小姐的意思,卻還是領命去了庫房。

很快,範清遙的東西就是被帶到了潘雨露的麵前。

潘雨露現在一心想著三皇子對範雪凝的嗬護備至,哪裡還有心思顧慮其他的,直接將裝著山參的盒子扔去一旁就是道,“告訴來送東西的人,太子妃的好意我心領了,至於東西還是讓她拿回去吧。”

真拿她當傻子了不成?

她就算是再氣不過範雪凝那狐狸媚子的德行,也聽得出來範雪凝是故意咬死了是因為昨日跟眾人一起吃飯纔出的事。

既是如此,和她又有什麼關係?

再是看著三皇子現在嚴查的樣子,很明顯這個坑就是給範清遙挖的!

現在範清遙急著給她送東西,未免不是想要求她保全的意思。

門口再次響起了腳步聲,是送山參的嬤嬤去而複返。

看著自家三皇子妃陰沉的臉色,嬤嬤站在原地欲言又止著。

“可是殿下查出了什麼?”潘雨露是看不上範雪凝,但她也同樣厭惡著範清遙。一想到昨日範清遙帶著閻涵柏來砸場子的場麵,潘雨露就是恨不得拎著大道追著範清遙從城東砍到城西。

如今明知道範雪凝跟三皇子聯手坑範清遙,潘雨露自是要擦亮眼睛看著的。

“三殿下那邊還在嚴查,就是來幫太子妃送東西的丫鬟說,與其坐以待斃,倒不如先打掃打掃屋子給自己找些事情坐坐。”

潘雨露,“……”

啥意思?

這話怎麼想,怎麼都不像是指桑罵槐的話。

可潘雨露知道範清遙,絕對不會費心費力的讓人帶一句冇用的話過來。

莫非是範清遙故意讓她聽不懂瞎想的?

如此想著,潘雨露自然不會把範清遙的話放在心上,對著那嬤嬤擺了擺手道,“你去前麵盯著點,若是殿下當真查到了什麼再來叫我。”

這嬤嬤是跟著潘雨露一起陪嫁過來的,心思本就是細膩,仔細的想了想則道,“不如老奴順便讓人來給三皇子妃打掃一下屋子?天氣冷整日都是要燒炭,屋子裡難免要積壓了灰塵。”

“嬤嬤這話是什麼意思?”

“三皇子妃,小心駛得萬年船啊。”

潘雨露就覺得是嬤嬤太過小心了,但也知道嬤嬤不會坑害自己,索性就點了點頭。

嬤嬤一向辦事穩妥,趕緊找來了幾個可靠的丫鬟清掃起了屋子。

結果這掃著掃著……

真的就掃出了東西!

“三皇子妃,您瞧瞧。”嬤嬤搓著一把白色的粉末舉在了潘雨露的麵前。

潘雨露擰著眉,“這是什麼東西?”

嬤嬤越想越是覺得心慌,“老奴不懂醫術,也看不出這是什麼東西,可平日裡清掃屋子的時候都是冇有的,怎麼偏偏範姨娘那邊中了毒,三皇子妃的屋子裡就是出現了這些奇怪的東西?”

潘雨露,“……”

剛剛笑的有多譏諷,現在敲在頭頂的棒子就有多疼!

這還有什麼好問的?

分明就是被人算計了,還傻嗬嗬的坐在家裡麵傻笑呢!!

本來,她以為範雪凝隻是想幫著三皇子算計範清遙,可結果範雪凝那個小賤人從一開始就冇安好心,想要將她一併給拽下水。

反應過來的潘雨露哪裡還坐得住,忙吩咐著嬤嬤道,“快去將送東西的人攔住!”

同樣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嬤嬤哪裡還敢耽誤,忙親自坐著馬車追出了府。

本來,嬤嬤都是坐好了一路追到花家的準備。

卻冇想到,馬車剛拐了個彎,就是看見了在牆角等待著的凝添。

嬤嬤忙下了馬車,疑惑著,“姑娘這是?”

凝添看著嬤嬤的到來,冇有絲毫意外,“三皇子妃相信了?”

嬤嬤點著頭,“姑娘神機妙算。”

凝添卻搖了搖頭,“跟我沒關係,是我們家小姐說三皇子妃會相信,就一定會是如此,我們家小姐還說了,若三皇子妃想要邀約,最好挑個隱秘的地方出府,你隨我來。”

語落,凝添邁步就走。

嬤嬤,“……”

你等會先,總是要給我震驚一會的時間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嫡女逆天寵,盛世嫡女逆天寵最新章節,盛世嫡女逆天寵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