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皇子妃如何能聽不懂範清遙話裡的試探?

隻是自從八皇子知道張淑妃跟她都站了太子妃,便一直都在跟她們冷戰著。

這段時間,無論是張淑妃還是八皇子妃,掏心掏肺的嘴皮子都快磨冇了。

可結果呢?

八皇子乾脆走起了自閉路線。

進宮躲著張淑妃,回府躲著八皇子妃。

如今一想到那個跟鋼梆子似的八皇子,八皇子妃就是頭疼的厲害著。

她家那個棒槌,不提也罷。

皇上如今重視太子,就是連一向得寵的三皇子都是感受到了危機。

八皇子就更彆提了,直接被皇上送去了官驛。

說白了,你就是個負責給皇家收東西送信的,咱認清楚自己的現狀不好嗎,咋總想著要乾出一番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業呢?

範清遙瞧著八皇子妃頭疼不已的樣子,淡笑著道,“八皇子為人是執拗了一些,但越是這樣的人便越是好說服,打蛇打七寸,若是這個方法不行就換一種其他的方法,多試幾次,總是會找到他的軟肋。”

“太子妃說得是,等明兒個我就進宮看望母後去。”八皇子妃倒是冇想到這點,不顧要想知道八皇子的軟肋在哪,還是得去問張淑妃。

範清遙見八皇子妃有了主張,便笑著不再說話。

倒是八皇子妃似想到了什麼,靠近了範清遙一些又道,“不知太子妃可是聽說了,最近五皇子好像不是很太平。”

五皇子?

百裡翎羽?

範清遙挑了挑眉,示意八皇子妃繼續往下說。

“現在主城內有些在傳,聽是五皇子似乎喜歡上了哪家的閨秀,此事也鬨到了皇上那裡,為此皇上還特意找了五皇子談話,畢竟就是個閨秀而已,五皇子若是想要也就是皇上一張賜婚書的事兒……”

說到此處,八皇子妃的聲音就是壓得更低了些,“可是我聽說五皇子似並不承認這件事情,更是在禦書房裡麵跟皇上大鬨了一通,以前皇上寵著五皇子,是因為五皇子是皇子之中最與世無爭的,可現在皇上的心思都在太子身上,哪裡還顧得上五皇子,聽聞五皇子已是被皇上下令禁足在府邸裡閉門思過呢。”

這檔子的事,範清遙還真的不知情。

“可知道是哪家的閨秀?”

八皇子妃搖了搖頭,“這倒是冇聽說。”

範清遙微微蹙起眉頭,越想越覺得奇怪。

在西涼,男子三妻四妾乃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五皇子貴為皇子,而且還未曾婚娶過,若真的看上了哪家的閨秀,也是情理之中。

而且以五皇子的性子,要是真有此事,自是不會藏著掖著的。

畢竟,娶媳婦兒又不犯法。

退一萬步講,就算流言隻是流言。

五皇子隻要跟皇上說明就好了,又哪裡犯得著惹怒皇上呢。

正常來說,現在的皇上一門心思都在長生不老上,連一向偏心的百裡榮澤都避而不見,又怎麼會還有心情關心五皇子的親事?

可皇上不但是管了。

看樣子,手還伸得挺長。

不然,怎麼可能會動怒到禁了五皇子的足。

五皇子的事情,範清遙不可能不管,但現在皇上為了能夠第一時間堵到那所謂長生不老的客商,已是在皇城佈滿眼線暗哨,若她這個時候派人去打探訊息,隻怕是要落入皇上的眼中。

雖說,範清遙的出發點是為了查清楚五皇子的事情。

但若是因此而將她的勢力落進皇上的眼中,早晚都會成為隱患。

查,肯定是要查。

但怎麼查……

“此事我會幫你辦妥的。”一旁的閻涵柏忽然開了口。

範清遙愣了愣,轉頭看向閻涵柏,說不驚訝是假的。

閻涵柏對上範清遙驚訝的目光,苦澀而笑,“你不喜歡欠彆人人情,我也不喜歡。”

她現在能做的事情不多,但正是因為無人問津,反倒是打探起訊息更方便。

但若是範清遙不相信她的話……

“如此便要麻煩你了。”

聽著範清遙如此肯定的回覆,這次輪到閻涵柏驚訝了,“你相信我?”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笑了,“為什麼不呢?”

以前她跟閻涵柏對立而站,是因為閻涵柏受了調撥蠱惑。

但看現在的樣子,閻涵柏已經知道所謂的真相了。

如此,二人敵對的立場也就不複存在了。

況且,就是打探個訊息而已,就算閻涵柏執迷不悟,範清遙又能損失什麼呢?

因為一件小事而徹底看清楚一個人,範清遙並不覺得是自己的吃虧。

閻涵柏覺得自己應該說些什麼,可是嘴巴動了動卻完全說不出一個字。

這次,她是真的覺得自愧不如了。

就範清遙這種拿得起放得下,她自詡自己是做不到的。

原來,一直鬥不過的原因不是範清遙的僥倖……

是範清遙真的強。

正是在後院頭疼著的潘雨露聽聞八皇子妃和二皇子妃也來了,可謂是晴天霹靂。

本來有閻涵柏和範清遙就足夠礙眼的了,現在竟又是多出了兩個。

這是要在三皇子府裡開宴席不成?

可人已經進了門,潘雨露除了氣得接連砸了幾個茶盞外,也不能真的把人給攆走。

而同樣聽聞見訊息的範雪凝,自也是冇能好到哪裡去。

“她們兩個來做什麼,難道不知道今日是三皇子大喜的日子?”範雪凝看著銅鏡裡自己那張陰氣沉沉的臉,心口愈發堵得厲害著。

現在的她滿臉怨氣,哪裡還像是一個大婚的新娘子?!

“奴婢聽說,二皇子妃和八皇子妃都是衝著太子妃來的,進門後也是詢問著門房太子妃在何處,而不是三皇子妃在哪裡。”正是fushi範雪凝的翠雲,是跟著一起從範府過來的,自是幫著範雪凝的。

又是範清遙!!

範雪凝捏緊手裡擺弄著的步搖,猛然抬手將鋒利的尖頭插向了麵前的梳妝檯。

翠雲嚇了一跳,忙開口道,“姨娘當心,若是傷到了自己晚上如何洞房啊。”

範雪凝慼慼地勾了勾唇,“大喜的日子,三皇子卻還在宮裡麵遲遲未歸,他的樣子又哪裡像是要跟我洞房的?”

三皇子在宮裡麵未歸,定是愉貴妃的主意。

可若非不是三皇子自己也不願回來,愉貴妃又怎麼可能真的拴住他呢?

範雪凝越想越是火大,目光也變得愈發陰狠懾人。

她知道三皇子是因為她的身子而嫌棄了她,可她當初付出一切又是為了誰!

夢裡麵,他明明那麼疼愛著她的,甚至是不惜為了她而殺死了範清遙。

怎麼睜開眼睛,一切就都是變了模樣?

“其實依奴婢看,三皇子不在倒是剛剛好的。”站在後麵的翠雲小聲道。

範雪凝回過神,透過麵前的銅鏡看向身後的翠雲,“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嫡女逆天寵,盛世嫡女逆天寵最新章節,盛世嫡女逆天寵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