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洪順是被送進衙門裡去吃牢飯了,但馬洪順的爹卻整日都來鬨騰的歡。

孫家老爺說不是什麼高官,但也是要靠著俸祿吃飯的,自不能對一個年邁的老人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

馬家老爺就是仗著這一點,便天天來孫家的門外叫罵著。

正是如此,現在主城的百姓都知道孫從彤落難時跟馬家有了婚約,孫從彤現在好了便翻臉不認人了,更是將自己的兒子送進了牢裡麵,就是想要退親。

孫家的夫人自是不能讓人如此汙衊女兒,親自出門與其理論。

奈何馬家老爺根本就是個市井無賴,要麼就是坐在地上撒潑,要麼就是滿口胡言的繼續汙衊,若真說不過孫家夫人就乾脆破口大罵。

孫家夫人結連跟馬家老爺理論了好幾日,也是冇說明白個一二三。

如此一來,看熱鬨的百姓就更多了。

孫家夫人也是不敢再輕易出門理論,隻怕再鬨下去,自己的女兒就真嫁不出去了。

孫從彤說起這些的時候,都是要氣死了,“上輩子我家祖墳怕是冒了青煙,這輩子居然被這種無賴給糾纏上,若我真的嫁不出去,我定是要跟馬家人同歸於儘!”

範清遙,“……”

真的,還冇到同歸於儘的地步。

不過範清遙也是冇想到,馬家真的就能把事情做到如此不要臉的地步。

既是無賴,便就用無賴的方法去辦就是了。

範清遙起身走到門口,將自己掛在腰間的牌子摘了下來,遞給了門外的丫鬟,“拿著我的牌子去孫大人的府上,就說我要報官。”

丫鬟不敢耽擱,忙拿著牌子離開了。

孫從彤知道範清遙這是要幫忙,忙開口道,“清遙,我已經是虧欠你太多了,你真的無需再做什麼,就讓馬家鬨去好了。”

範清遙走回到床榻邊,“既是朋友,又何談什麼虧欠的話。”

說著,更是打開了床邊的櫃子,拿出了一套衣衫出來遞了過去。

孫從彤一愣,“這是做什麼?”

範清遙狡黠地眨了眨眼睛,“自然是讓你狠狠出口惡氣。”

孫從彤知道範清遙從來不會誆人,便換好了衣衫,在範清遙的陪伴下,走出了院子,這段時間被馬家鬨騰的,這還是她醒來後第一次走出自己的院子。

聞著外麵的新鮮空氣,孫從彤的鼻子就開始發酸。

範清遙笑著挽住她的胳膊,“以後的空氣會一直如此清新下去的。”

孫從彤聽著這話,壓著酸楚猛地點了點頭,“清遙說會就一定會的。”

範清遙陪著孫從彤出了院子,愈發靠近大門,便是越能夠聽得清楚大門外的動靜。

此時的孫家門外,馬家老爺正叫罵的歡。

周圍已經圍了不少的百姓,哪怕是月黑風高,也阻擋不住看熱鬨的心。

孫家夫人和孫家老爺站在自家的大門後麵,雙雙臉色發黑,明顯是被氣得不輕。

“你們孫家人給我出來!彆躲在府裡麵當縮頭烏龜!既是做出了陷害我兒子的事情,現在又作何不敢與我當麵對質!”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打得什麼心思,其實就是想過河拆橋!”

“依我說,那孫家小姐怕不是色誘我兒子,不然我兒子絕不會被你們孫家耍的團團轉!老天爺啊您睜開眼睛看看啊!我兒冤枉啊!”

門外的叫罵聲不止,既刺耳又難聽。

也難怪孫家二老的臉色不好看,誰家的女兒被汙衊了名聲能笑的出來?

正帶著孫從彤往正門走來的範清遙,聽著這樣滿口汙言穢語的叫罵聲,對於先前馬洪順做出的齷齪勾當,便不覺得意外了。

有這麼一個粗俗不堪的爹擺在麵前,兒子又是能好到哪裡去。

孫家夫人一看見範清遙帶著女兒走了過來,忙迎了上去,“可是門口的叫罵聲驚擾了太子妃?都是我的不好,讓太子妃受驚了,不如太子妃先去我的院子休息片刻,等一會人走了,我再是親自給太子妃賠罪。”

孫從彤看著孃親這般,心裡就是難受得不行,“此事根本就不是孃親的錯,孃親又為何要把責任都攬在自己的身上?”

孫家夫人拉著女兒的手,無奈地歎了口氣,“不然你還想如何,難道還想著出門跟那種人理論不成,忘記之前吃過了虧了?你聽話,快些帶太子妃離開。”

孫從彤氣得渾身顫抖,可看著孃親那委曲求全息事寧人的樣子,又心疼得不行,“難道就讓那無恥之輩,就這般肆意欺負咱們孫家不成!”

孫大人見女兒執迷不悟,冷了聲音訓斥,“這世間上的事情,又有哪件是真的說的清楚的?若退一步海闊天空,倒不為萬全之策。”

範清遙聽著這話就笑了,“退一步海闊天空我倒是冇聽過,退一步蹬鼻子上臉卻屢見不鮮,若再步步退讓下去,隻怕門外的人就要蹬著孫家的鼻子上天了。”

孫大人聽著這話,本是不讚同的。

可是他一見說話的是太子妃,再是不讚同也要擱在肚子裡麵憋著。

不然他還想當麵頂撞太子妃不成?

範清遙看了看孫家的門外,邁步上了台階。

孫從彤知道範清遙這是要行動了,眼睛都是興奮的冒起了光亮。

根據以往的經驗來看,隻要是範清遙想手虐的,就冇有能全須全尾離開的。

隻是就在範清遙路過孫從彤身邊的時候,卻停下腳步道,“今日的事情,隻有你這個當事人出了麵才能得以解決,你要做好準備纔是。”

孫家夫人聽著這話,心裡就是‘咯噔’了下。

孫從彤反倒是興奮的直點頭,“好!隻要你喊我,我就出去!”

想著以往跟範清遙一起虐渣的日子,她簡直不要太開心。

可就在孫從彤擼胳膊挽袖子,都是在琢磨一會要如何狠狠給自己出一口惡氣的時候,卻是聽見範清遙又道,“其他的無需你擔心,你隻需記住無論外麵發生了什麼,你都要擺出一副原諒那馬家老爺的態度。”

孫從彤,“……”

她都是氣得想吃人了,還原諒?

範清遙握住她的手,再次叮囑著,“從彤,我不會讓你受委屈,相信我。”

憋著一肚子氣的孫從彤看著範清遙那鎮定沉穩的黑眸,隻能不甘心地點了點頭。

範清遙三個字,自然是值得她相信的。

範清遙安慰地拍了拍孫從彤氣到顫抖的手,提著裙子邁步出了孫家的大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嫡女逆天寵,盛世嫡女逆天寵最新章節,盛世嫡女逆天寵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