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昔皇後不慌不忙地看向下首的愉貴妃,“按愉貴妃的意思,本宮應是縱容著張淑妃和潘德妃兩人繼續爭吵,最好是讓一心生產的芸鶯答應分了心才更好?”

愉貴妃捏緊了下shen側的紅木扶手,皮笑肉不笑,“臣妾怎麼會有這種想法,皇後孃娘這般汙衊臣妾,臣妾當真是惶恐啊。”

甄昔皇後目光淡淡,“冇有那是最好。”

語落不再說話,乾淨利落的結束了這場明槍暗箭。

接連幾日的在這裡守著,甄昔皇後自是有些力不從心的。

可她必須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坐在這裡,不但不能讓旁人抓到話柄和把柄,更是還要防止著她人背後捅刀子。

所以能少說一句話,便是多存了一分的力氣。

行宮那邊,小範清跟鳳鳴兩個孩子苦苦支撐著不易,眼看著就要熬出頭,她萬不能拖了孩子們的後腿纔是。

若是今日芸鶯真的出了什麼岔子,隻怕愉貴妃要藉機挑撥是非。

“皇後孃娘!皇後孃娘!臣妾有話要對皇後孃娘說!”產房那邊,忽然就是響起了芸鶯聲嘶力竭的聲音。

與此同時,眾人的目光就都是朝著皇後的方向看了過來。

按理說,芸鶯一個答應身份,斷冇有資格請的動皇後孃娘主動上前的。

但如今芸鶯正是特殊時期,皇後孃娘若是較真位分禮儀才更會讓人拿捏到話柄。

對於芸鶯的懇請,甄昔皇後自然是要應答的,但甄昔皇後卻不會真的走進產房,而是站在了與產房和內廳隔著的屏風前,就停住了腳步。

“本宮就在這裡,芸鶯答應想說什麼儘管說就是,隻要是本宮能夠做到的,本宮定會儘量滿足芸鶯答應的要求。”

產房裡,陷入了一陣詭異的安靜。

就在內廳人都蹙眉之際,就是聽見芸鶯虛弱的道,“皇後孃娘仁,仁慈,臣,臣妾懇請皇後,懇請皇後孃娘……”

芸鶯應該是還在說著什麼,隻是聲音太小了,再是讓人難以聽得清楚。

愉貴妃似是也想要聽清楚芸鶯說的是什麼,便是主動起身走了過來。

張淑妃見此,也是趕緊動身。

潘德妃瞧著張淑妃起身了,自己也是跟著走了過來。

其他的妃嬪見此,也是忙一起往屏風這邊湊著。

彆人都做的事情,她們自然也是要跟著做的,如此纔不會出錯。

甄昔皇後是在努力聽著產房裡麵的聲音,可她也同樣注意到了圍在自己身邊的人越來越多,剛巧這時,一個臉生的小宮女就是混跡在了人群裡。

甄昔皇後一愣,忽然就是看見那個小宮女朝著劉仁妃的方向撞了上去。

而此刻的劉仁妃正巧就站在甄昔皇後的右手邊,在如此的撞擊之下,毫無防備的劉仁妃順其自然的就是又朝著甄昔皇後的方向撞了上來。

甄昔皇後身體瞬間失去平衡的瞬間,腦海裡閃過無數的片段。

在她的麵前就是屏風,屏風後麵緊挨著的就是芸鶯答應的產房,芸鶯本就是難產,若是再因此受到了驚嚇……

甄昔皇後防了這些天,卻冇想到還是被人鑽了空子!

屏風前的連鎖反應,都是把內廳的眾人給驚嚇了。

與此同時,氣喘籲籲的抵達在門口的範清遙,就是看見了這驚險的一幕。

一瞬間,範清遙的心裡算計過萬千的想法。

絕對不能讓皇後孃娘撞倒屏風,可此刻若是她衝進去救人,就算那屏風不是皇後孃娘撞倒的是她撞倒的,隻怕也會讓有心之人將此事汙衊在皇後孃孃的身上。

畢竟,現在的她可是皇後孃孃的親兒媳。

餘光,忽然就是看見一個人影湊了過來。

剛走到門口的閻涵柏看見這一幕,也是驚愣的瞪大了眼睛。

範清遙在看見閻涵柏的同時,便是心裡有了章程。

這一路上閻涵柏極力的拖著她回來的時間,為的隻怕就是現在這一幕。

既然撞在皇後孃娘身上的是劉仁妃,也就是閻涵柏的婆婆,眼下這救人於水火的事情自是放在閻涵柏的身上最合適不過。

這段時間閻涵柏在行宮養得都是氣血兩虧了,如今也是時候運動運動了。

俗話說,好鋼就要用刀在刀刃上麼。

閻涵柏這邊還冇反應過來呢,範清遙手腕一番,一根銀針出現在了指縫之間,並順勢朝著閻涵柏後脊處的大穴上,閻涵柏忽然就是覺得後腰一陣鑽心的疼,身體本能的就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範清遙順勢拔出銀針,用力朝著閻涵柏的後背推了去。

閻涵柏如同一個炮彈似的,直接從門口衝了進去,驚呆了內廳裡的眾人。

其實閻涵柏自己也是驚訝的,隻是完全無法控製住自己身體的她,隻能任由自己的身體撞在了皇後孃孃的腰身上。

兩種相反的力道撞在一起,幾乎是瞬間,閻涵柏和甄昔皇後就是互相彈開了對方。

在眾人的驚呼聲之中,張淑妃用自己的身體接住了甄昔皇後,兩個人一上一下的摔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閻涵柏則是重重朝著屏風的方向砸了下去。

遮掩在內廳和產房的屏風,被生生撕裂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就是屏風上麵的木頭框架,都是被閻涵柏被撞出了裂痕。

產房內的一切順勢全部展現了出來,內廳裡的眾人也是亂做了一團。

關鍵時刻,範清遙忙從外麵走了進來,跟著張淑妃一同拉起甄昔皇後的同時,吩咐著內廳裡的宮女道,“快去其他的屏風搬過來將這個替換掉!”

話音落下的同時,內廳裡的宮女們就是胡亂地往外跑著。

範清遙眼疾手快,抬腳就是將剛剛撞在劉仁妃身上的那個小宮女給踹在了地上。

隨著那小宮女再次倒在了地上,內廳裡驚慌的眾人纔是看見了範清遙。

難道是她們眼花了不成?

不然怎麼就是看見了本應該在行宮的太子妃!

再是看看那趴在屏風上的人……

不正是同樣該在行宮的大皇子妃嗎?!

甄昔皇後隨著攙扶在手臂上的力道支撐起了身子,下意識地朝著身邊一看,當看見是範清遙正攙扶在自己身側時,也是給唬了一跳的。

這孩子怎麼回來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嫡女逆天寵,盛世嫡女逆天寵最新章節,盛世嫡女逆天寵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