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碩郡王仔細聽著範清遙的話,胸口的怒火又是開始旺盛了。

若不是小清遙提醒,他都是冇發現。

“放心吧,我知道該如何做。”

範清遙點了點頭,想著宮裡麵還有一攤子的事情,便是也不再多留。

在和碩郡王的親自護送下,範清遙直接從後門而出坐上了馬車。

隨著馬車慢慢駛離開和碩郡王府,範清遙卻並冇有鬆口氣。

此事,愉貴妃確實是有想要利用義母挑撥義父和百裡鳳鳴之嫌。

當過一世婆媳的範清遙太過瞭解愉貴妃。

心狠手辣,不擇手段。

以愉貴妃的手段,既是鬨出了這麼大的動靜絕不會隻是單單為此纔是。

範清遙透過車窗望著聳立在遠處的皇宮,微微眯起了眼睛。

隻怕這個時候,愉貴妃已是看見了她準備的‘厚禮’纔是。

範清遙想的冇錯,皇宮裡確實是不消停的。

隻是此刻站在鳳儀宮裡的愉貴妃,驚愣地看著那所謂的厚禮,卻是久久無法回神。

掀起床幔的英嬤嬤也是嚇了一跳,老臉慘白慘白的。

但見那躺在床榻上的人兒,麵如金紙,氣虛不穩,緊閉著雙眼眉頭緊鎖得厲害。

這模樣,確實是受到驚嚇昏迷不醒。

可,可是這張臉……

這張屬於範清遙的臉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愉貴妃擰眉朝著不遠處的英嬤嬤詢問地瞪了去,不是說範清遙已經出宮了麼?

英嬤嬤也是一臉見了鬼似的,完全不知要如何回答和解釋!

隻是愉貴妃主仆無言以對,甄昔皇後卻早就是存了一肚子話的。

“愉貴妃這是想要做什麼?莫不是真的以為自己盛寵在身便是可以為所欲為了不成?今日的事情愉貴妃若不能給本宮一個交代,本宮自會找皇上做主,本宮的鳳儀宮可不是給愉貴妃隨意撒野的地方!”

如此淩厲的甄昔皇後,可是把英嬤嬤給嚇壞了。

“皇後孃娘息怒,都是老奴的錯,是老奴錯怪了清平郡主,還請皇後孃娘不要錯怪了我家娘娘,一切的懲罰老奴願一力承擔啊!”

英嬤嬤跪在地上‘砰砰’地磕著頭。

保住自己的主子她還有活路,不然她隻怕……

甄昔皇後似都被氣笑了,“早就聽聞英嬤嬤忠心為主,今日一見果然是連本宮都要感動上三分的,既是如此便杖罰十五好了,百合,帶著英嬤嬤去領罰!”

杖罰十五還算是開恩?

要是不開恩難道要活活把人給打死不成!

愉貴妃忍不住地想要上前爭論,卻是被英嬤嬤抱住了腿的。

娘娘,這個時候真的不能再生事了!

愉貴妃繃緊著全身,心裡的怒火都是燒到了頭髮絲。

甄昔皇後麵不改色地道,“如此無法無天的奴才,愉貴妃不捨得調教,本宮便當個壞人幫愉貴妃調教,百合,將人拖到門外,就在鳳儀宮裡打!”

這些年,她為了自己的兒子忍氣吞聲,步步忍讓,愉貴妃便是愈發肆無忌憚地爬到了她的頭頂上。

如今鳳鳴已完全能夠獨當一麵,她又何必還要看誰的臉色。

鳳儀宮裡的宮人們將英嬤嬤按在了長椅上,二話不說就是掄起了板子。

“啪啪啪……啪啪啪……”

一聲聲沉悶的板子聲,將在偏殿的官家小姐都是給驚動地循聲張望著。

英嬤嬤被打是小,愉貴妃失了麵子是大。

宮裡宮外的人誰不知道英嬤嬤是愉貴妃麵前的紅人,如今就是在鳳儀宮被當眾打了板子,根將愉貴妃的衣衫全部扒光又有什麼區彆!

站在視窗的官家小姐們一個個看得是心驚肉跳,大氣都不敢多出。

愉貴妃強撐著一口氣,眼前陣陣發黑著。

今日她算是丟人丟到家了,隻怕不出片刻,她被皇後碾壓一頭的事就會傳出去。

一想到宮內宮外那些人的指手畫腳,一向心高氣傲的愉貴妃哪裡受得住!

可就算受不住也得受著。

甄昔皇後既然做到了這一步,便冇打算再留什麼餘地。

有本事便是將此事捅到皇上那裡去,就算皇上再偏心,也不會偏袒一個奴才。

愉貴妃看著皇後那八風不動的模樣,眼前就是更黑了。

一個宮人小心翼翼地攙扶住了愉貴妃,更是壓低聲音說了一句什麼。

原本都是已經快要被氣死的愉貴妃,驚得愣了愣。

那宮人卻不再說話,隻顧著小心攙扶著愉貴妃。

愉貴妃的耳邊卻始終迴響著身邊宮人的話,漸漸地,她的呼吸倒是平穩了。

“去將三皇子叫過來,就說本宮在龍延殿等著他。”

宮人點了點頭,攙扶著愉貴妃轉了身。

百合看著狼狽離去的愉貴妃,不安地擰了擰眉,“愉貴妃可不是輕易認輸的人啊。”

甄昔皇後不動聲色地叮囑,“你留在這裡看著他們用刑,十五大板半個都不能少。”

百合心照不宣地微微垂眸,纔是吩咐著身邊的宮女,“外麵天氣寒涼,皇後孃娘鳳體不宜吹過多的寒風,你們趕緊扶著皇後孃娘去裡麵歇著。”

甄昔皇後由著宮女攙扶著進了門,卻在無人時又將那兩個宮女遣了出去,等腳步聲徹底消失在寢殿內,她纔是快步走回到了內殿。

“愉貴妃走了,卻不像是告狀的樣子,莫非是她看出了什麼倪端不成?”甄昔皇後看著床榻上的範清遙擰著眉。

正是閉目的範清遙,緩緩睜開雙眼。

隻是此刻那雙本該淡漠疏遠的眸子裡,卻又是平添了一份陌生的深邃幽靜。

“愉貴妃就算猜到了真相,也不能以此要求父皇前往東宮,一旦她的想法是錯的,必定會在父皇的麵前洋相儘出,如今正是適齡皇子賜婚的關鍵時候,愉貴妃不敢惹父皇不快,所以她賭不起。”

範清遙的臉上,儘顯百裡鳳鳴沉穩的神色。

甄昔皇後並不覺違和,因為她打從一開始就知道躺在這裡的隻是被易容的兒子。

隻是冇想到小清遙的易容相當了得,就在剛剛英嬤嬤掀起床幔的那一刻,連她都是以為躺在這裡的是小清遙。

“既然不是告狀……”

甄昔皇後似是想到了什麼,“難道是……”

百裡鳳鳴的黑眸又是沉了沉。

父皇乃是西涼天子,就是在皇宮裡磕碰分毫都是要嚴加查辦的。

更何況今日是落水……

院子裡,忽然又一股陌生氣息湧入而來。

百裡鳳鳴趕緊垂下了支撐在床幔上的手。

隨著床幔落在地上的同時,一大群的侍衛便是從門口走了進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嫡女逆天寵,盛世嫡女逆天寵最新章節,盛世嫡女逆天寵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