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家的眾人站在西郊府邸門口,靜默而期盼著。

她們期盼著能與公公和婆婆團聚。

可是她們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去麵對公公和婆婆。

因為這來之不易的相聚,卻是用花家所有男兒的性命所換回來了。

這代價……

又何止是沉痛二字能夠形容的!

很快,承載著花家二老的馬車就是漸漸地駛進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隨著馬車門打開,當花家的女眷們看著那熟悉的麵龐時,均是捂唇啜泣著。

範清遙看著相伴走下馬車的外祖和外祖母那清減的憔悴,心疼的呼吸發緊。

花耀庭站在地上,一眼就是看見了西郊府邸門口那高掛著的白綢,以及那還擺在院子裡一口口刺目而又錐心的棺槨。

一瞬間,花耀庭瞳孔震顫,腳下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在地。

陶玉賢趕緊扶助自家的夫君,纔是詢問向花家的眾女眷,“這是出了什麼事情?”

花家的女眷想要回答,可是一開口,便是梗咽的喉嚨發顫,一個字都是說不出來。

花月憐擦拭掉那滿臉的淚痕,沙啞著嗓子上前一步,“父親,母親,淮上一戰……我,我……我花家男兒全部戰死沙場……”

語落的同時,再次淚流了滿麵。

陶玉賢眼前一黑,若不是強撐著,隻怕就要當場昏倒。

她轉身走進那擺滿了棺槨的院子裡,顫抖著手伸向那些棺槨,卻又是不敢相信地不願觸碰。

花耀庭喉嚨滾動,強壓著眼中不斷湧起的濕紅,卻止不住地渾身輕顫著。

永昌帝細細地打量著陶玉賢半晌,纔是又看向了花耀庭。

他如此大費周章地讓花耀庭回到主城,確實是想要從花耀庭的身上找尋破綻。

但!

他的目的卻也不止於此。

眼下見花耀庭是真的傷心到無法訴說的模樣,永昌帝便是開口道,“戰場上生死瞬息萬變,花家男兒誓死保家衛國,其忠貞之心感天動地,故還請花家二老節哀纔是。”

花耀庭聽著這個聲音,就是渾身一震。

轉眼朝著身後望去,似是剛剛看見永昌帝的存在一般,於慌亂之中趕緊跪倒在地。

“微……草民不知皇上駕臨,還望皇上恕罪。”

永昌帝體諒地虛浮了一把,“平身吧,花家一事朕也是倍感痛心,自能夠理解花家二老現在的疼痛。”

於表麵上,永昌帝一向都是將明君仁君演繹到了極致。

花耀庭卻是跪在地上冇有動彈,隻是再次沉痛地道,“花家百年將門,此番花家男兒全部戰死沙場,或,或許是,是他們……”

“砰——!”

但聞一聲悶響響起。

隻見那話都是還不曾說完的花耀庭,便是昏倒在了地上。

花家的女眷們慌亂地撲了過去,“老爺,老爺啊……”

昏迷的花耀庭被七手八腳地攙扶而起,眾人這才得以看清他早就是滿臉淚痕了。

白荼看著如此隱忍而又痛心到昏迷的花耀庭,就是輕聲對永昌帝道,“皇上,算起來花家的英靈也該出喪,皇上也該回宮了纔是。”

永昌帝點了點頭,纔是又看向範清遙道,“好好照顧你的外祖和外祖母纔是。”

範清遙跪地領命,“臣女遵旨。”

永昌帝不再說話,在白荼的攙扶下上了馬車。

凝涵走到範清遙的身邊,不大相信地問著,“小姐,皇上真的就這麼走了?”

彆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可她在追到四小姐且看見那些心腹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了。

範清遙也意外永昌帝的離去。

那個人的猜忌心卻並非能就此了之。

隻是現在並非是細想這些的時候,範清遙看向門口的眾人道,“趕緊將外祖先行攙扶進去,許嬤嬤你陪著孃親和舅娘等人給舅舅們送喪去祖墳,凝涵你速速帶人將舅舅們的靈牌擺進靈堂。”

花家的眾人忙點頭稱是,隻是還冇等她們忙碌起來,就是見大兒媳淩娓爬了過來。

“公公啊您給我做主啊,我一心想要帶著芯瀅回到花家好好過日子,可範清遙想要了我的命啊……”被打了二十大板的大兒媳淩娓,腰身早就是血肉模糊一片,隨著她一路爬過來,身後更是拖出了一條長長的血痕。

可是她卻顧不得疼,一把就是抓住了花耀庭的袍擺,“老爺您說句話啊,我就算是有錯可也是罪不至死啊!”

花家的幾個兒媳見此,氣的恨不得一腳將人給踹出主城。

老爺現在都是已經昏迷不醒了,可是大嫂卻還是如此的胡攪蠻纏,當真是……

一隻腳,忽然就是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裡。

範清遙一腳踩著大兒媳淩娓的手,一邊吩咐著,“扶著外祖進去。”

花家的幾個兒媳點了點頭,忙轉身往府邸裡麵走了去。

大兒媳淩娓的手被踩的生疼,氣的破口大罵,“範清遙你這個賤人!你不得好死!你自己跟男人眉來眼去,私會通訊,我不過是將事實說了出來,你便是想要打死我,我告訴你,我就是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範清遙未曾說話,隻是那腳下的力道卻是更狠了。

並非是她不解釋,而是對於這樣的人,多說一個字都是浪費。

大兒媳淩娓疼的嗷嘮一聲,抬眼見花月憐正是站在台階上,就是繼續又喊,“月憐你救救我啊,我知道我不該暗中聯絡範自修的,我知道錯了,我下次絕對不會了,你看在你大哥的麵上救救我啊……”

花月憐冇有說話,而是在大兒媳淩娓滿眼僥倖的注視下,轉身進了府邸。

是她錯了,真的是她錯了。

她本以為將大嫂接回來讓大哥一家人團聚,花家就是都圓滿了。

可是她卻忘了白眼狼就是養不熟這個道理。

哪怕到了現在,大嫂都是在汙衊她家的月牙兒,如此之人……

怎配她那一聲的大嫂!

院子裡的陶玉賢握住自己女兒的手,看著女兒那悔恨到發紅的眼睛,心疼地拍了拍那顫抖著的手背。

大兒媳淩娓是個怎樣的人,她早是心裡清楚的很。

雖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就憑剛剛大兒媳淩娓那汙衊小清遙的一番話,就足以讓花家的大門永遠對她關死了。

芯瀅忽然就是從府裡麵衝了出來,那滿眼的猙獰似是要殺了範清遙才解恨。

花月憐見此,嚇得轉身就要往外走。

陶玉賢卻是抓著她的手安慰道,“放心吧,小清遙不會受傷的。”

與此同時,衝出府邸的芯瀅,就是張牙舞爪地朝著範清遙撲了過去,“範清遙你這個小賤蹄子,你放開我孃親!”

大兒媳淩娓趴在地上,不但冇有半分的阻止,更是幸災樂禍地看著。

“嗖嗖!”

兩抹身影,從花耀庭所坐的馬車內飛竄而出。

都是衝到範清遙麵前的芯瀅,還冇反應過來出了什麼事呢,就是被按倒在地。

“放開我,你們好大的膽子!我可是花家的大小姐!你們敢對我不敬,信不信我現在就喊人要了你們的狗命!”被按在地上的芯瀅扯著嗓子地罵著。

隻是那兩個人卻冇有半分的驚恐,隻是雙雙抬頭朝著範清遙看了去,“凝添,狼牙,見過小姐。”

範清遙看著伸手敏捷,目光堅定的二人,心裡酸楚地厲害,“回來了就好。”

大兒媳淩娓看著同樣被按在地上的芯瀅,再是怒不可歇地叫罵著,“範清遙,我可是你大舅娘,那是你大舅唯一的女兒,你如此對待我們孤兒寡母,可是對得起你大舅的在天之靈!”

圍繞在花家府邸外的百姓們,看著如此執迷不悟的大兒媳淩娓,無不是歎著氣。

花家這是造了什麼孽,怎麼就是攤上瞭如此不堪卻又不自知的兒媳。

範清遙微微垂眸,壓下沸騰的殺氣。

她知道如此做法會愧對大舅,但是她絕不能再準許這樣的人玷汙花家!

“若是父親還在,定會第一個將你們逐出花家的大門。”一道疲憊卻清朗的聲音,忽然就是響起在了人群之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嫡女逆天寵,盛世嫡女逆天寵最新章節,盛世嫡女逆天寵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