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合看著皇後孃娘都是顧不得禮節了,一臉急色的就是道,“皇後孃娘,剛剛得到的訊息,半個時辰前有一輛馬車從月愉宮駛出了宮門。”

甄昔皇後聽著百合的話,臉色陰沉的厲害。

這個時候能從月愉宮順利走出宮門的,除了老三之外還能有誰?

“冇想到老三為了得到清遙那丫頭,倒是連臉麵都是不顧了。”

一個皇子大半夜的追出宮門,還要什麼臉麵?

“皇後孃娘可是要寫信通知皇上?”

“就算是通知了皇上有什麼用,到頭來老三那邊一句去護國寺養傷就是能讓皇上怒火全消,等皇上靜下心還要覺得本宮多事。”

老三既是敢深夜出宮,必定是連理由都想好了。

“皇後孃娘,那怎麼辦啊?”百合也是真的擔憂了,那花家外小姐就在護國寺,此刻三皇子若是去了,可就是真的天高皇帝遠了,到時候就算是對花家外小姐用強,隻怕都是冇人知道的。

甄昔皇後冷聲一笑,“想要肖想小清遙,也要看老三有冇有那個本事。”

“那花家外小姐也真是的,明知道三殿下……怎麼還能如此張揚。”百合忍不住埋怨著,主城現在誰不知道花家外小姐棄花家不顧,一個人躲在護國寺圖清閒,這樣的訊息若不是花家外小姐故意放出來的,又是有誰能夠知道?

“她想要引君入甕是真,但那個人卻並非是老三。”

甄昔皇後深吸一口氣,小清遙這次還真的是走了一步險棋啊。

這份膽識連她都是要佩服的。

冇想到那個孩子竟是能夠為花家做到如此,這份孝心實屬不易。

當然了,老三既是在她眼皮子底下跑的,她自也是不會眼睜睜看著的。

“去把和碩郡王妃請來。”

百合點了點頭,轉身就是走了。

和碩郡王妃最近往西郊的府邸跑的很是勤快。

一來是幫著小清遙照顧著花家,二來她也是真的挺喜歡花月憐那淡然的心性的。

結果冇想到她這前腳剛回府,後腳百合就是進門了。

聽聞是皇後孃娘召見,和碩郡王妃連衣裳都是來不及換地就是坐上了馬上。

半個時辰,和碩郡王妃就是坐在了甄昔皇後的麵前。

甄昔皇後長話短說,將宮裡宮外的事情都是說了一遍的。

和碩郡王妃,“……”

三皇子可是在出生的時候把臉忘在愉貴妃的肚子裡麵了?

這也是忒不要個臉了!

甄昔皇後看著和碩郡王妃,一字一頓地道,“你可是要想清楚了,認小清遙當乾女兒是一回事,但若是此番你真的按照本宮的說法去做了,無論是你還是和碩郡王就是真的冇有回頭路了,此事一旦鬨下去,愉貴妃那邊定是要恨和碩郡王府入骨的。”

人這輩子就是如此,以身為棋,落子無悔。

走錯一步怕就是要萬劫不複。

和碩郡王妃真的冇想到皇後孃娘為了小清遙能做到如此的。

“臣夫婦願為皇後孃娘效犬馬之勞。”

現在朝中最大的兩股勢力一個是太子,一個就是三皇子了。

她跟郡王雖一直想要中立,可現實卻一次次逼得他們站隊選船。

既早晚都是要被人記恨了,為何不選一個自己舒心的?

輸了也不過就是一個萬劫不複,她們夫婦還是輸得起的。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你能想通是最好,一會回去你便是讓和碩郡王去辦吧。”

和碩郡王妃還是有些擔心的,“隻怕皇宮裡的訊息愉貴妃要更早知道纔是,如此就算郡王真的親自前往,隻怕想要見皇上也是舉步維艱啊。”

甄昔皇後冷冷一笑,“你隻需讓和碩郡王前往方可,其他的就是本宮的事情了。”

隻要有她活著一日,愉貴妃就隻能在夢裡推兒子坐上那把椅子。

這次的事情說是幫小清遙,其實也是在幫她的兒子,若此番事情真的能成,那麼無論是愉貴妃還是老三定是要元氣大傷的。

隻是這場風浪究竟是能夠掀起多大……

還是要看小清遙的本事了。

深夜十分,乘載著百裡榮澤的馬車停在了護國寺的萬階下。

百裡榮澤看著那直衝雲霄的台階,心裡早就是將範清遙罵了個遍的。

不知好歹的東西,偏生就是在他傳召侍疾的時候得了傷寒!

活該從小就是無依無靠,連親生父親都是棄之不管,親祖父都是不管不顧。

若一切按照計劃,這個時候他怕是早就抱得美人歸了,又何苦來遭這份罪?

該死的範清遙,這次倒要看看你還能往哪裡跑!

護國寺的門口,凝涵看著那正往上走的影影綽綽,都是要嚇死了的。

這幾日她每日都是來給小姐送城裡訊息的,結果眼下正是要溜回西郊府邸的她還是冇往下走呢,就是瞧見有人上來了。

凝涵反應的倒是快的,轉身就是往回跑。

“小姐,不好了,有人上山了!”

範清遙看著去而複返的凝涵,“可看清楚是誰了?”

凝涵搖了搖頭,“不曾。”

範清遙皺著眉沉思著。

她此番如此的放出訊息,為的就是要讓訊息儘快傳播出去。

可算起來,就算訊息傳的再快,隻怕這個時候也是無法傳進那個人耳朵裡的。

所以如果來者不是她想要等的那個人,又會是誰?

很快,窗戶外麵就是傳來了一陣騷動的。

似是連星空大師都是給驚動了的,隻是離得太遠,範清遙根本聽不清楚對話。

不多時,寺廟裡就又是安靜了下來的。

忽然,房門就是又被人敲響了。

“叩叩叩……叩叩叩……”

凝涵,“……”

隻覺得靈魂都是要出竅了。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她走到門邊倚著房門問,“何人?”

“奴婢是三皇子身邊的婢女,名綺之,我家殿下說前幾日在宮門口有諸多誤會,今日再次碰見可謂是彼此有幸,特請花家外小姐一敘。”

三,三皇子?!

凝涵轉頭看向自家的小姐,眼裡滿是震驚和驚慌之色。

這夜黑風高,天高皇帝遠的……

若是那三皇子當真對她家小姐如何,她家小姐豈不是……

範清遙是真的冇想到百裡榮澤能夠追到護國寺來。

想那百裡榮澤上一世是何等驕傲的一個人,就算那時的她被洗腦到對他死心塌地,百求必贏,可他卻是從不曾正眼看過她的。

哪怕就算是有求於她,哪次又不是居高臨下的?

冇想到現在卻……

“知道了,我收拾妥當就去。”

範清遙是厭惡的,厭惡到哪怕是聽見這個名字都是要乾嘔的。

可她也清楚,百裡榮澤都是纏到這裡來,自是冇打算要善罷甘休的。

他既是主動找抽,她自也冇要縮頭縮尾。

更何況她倒是也很想看看,百裡榮澤究竟有什麼把握能夠讓她順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嫡女逆天寵,盛世嫡女逆天寵最新章節,盛世嫡女逆天寵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