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的朝堂也是不太平,文武百官更是為了花家一事而爭論不休。

花家是落敗了,但是在有些人眼裡麵,花家落敗的還不夠徹底,還要抄家。

其中叫嚷著最歡的自是六部的幾個官員。

畢竟上次在宮門前隻有他們自己清楚,他們被範清遙那一張嘴懟的有多丟人!

郭殷當先走了出來道,“三皇子傷勢未愈,可見其當時之人抱著怎樣的心態,雖此事花家已受到懲罰卻根本不夠,憑花家的狼子野心若不能除之後快,隻怕日後還會成為我西涼的一大隱患!”

周淳和吳忠天聽著這話,自是也是上前一步表示讚同的。

不想六部之中的杜梓銘卻是難得的唱起了反調,“微臣不讚同抄家。”

身為戶部尚書的他,自是知道現在的國庫有多窮,正是如此,他才更加珍惜能夠給國庫帶來銀子的人。

想當初那範清遙可是憑藉一己之力就是解決了江都戰事所有的軍餉!

就是到現在,他還惦記著人家範清遙的好呢。

你說要抄花家,行啊,抄!

但是抄完了之後以後軍餉都由你們拿錢往裡填就行!

周淳皺著眉道,“杜大人此言差矣,不能因為蠅頭小利就忘記花家的狼子野心!”

杜梓銘一口吐沫就是噴了過去,放恁孃的狗臭屁!

蠅頭小利?

那你倒是拿出銀子來給本官看看,就你那點還冇芝麻餡兒多的俸祿,讓你充一次軍餉,你怕不是要把你老祖宗的棺材本都搭進來!

如今的朝堂上花家是倒了,但是花耀庭曾經的那些幕僚卻還是在的。

在戶部商戶杜梓銘的帶領下,也是跟著紛紛出列進言,希望能夠保全花家最後的一點顏麵,也為花家的那些女眷留一條活路。

範自修看著朝堂上你來我往的口水戰,難得的沉默著。

他不是不想趁著這個時候踩花家一腳,而是他害怕這一腳下去,下一個無故瘋癲的就是他自己了。

關鍵時刻,孝國世子走了出來,“我父王為了給西涼懲奸除惡,鞠躬儘瘁死而後已,哪怕就是到了現在仍舊屍骨未寒,若花家不抄,我父王又如何能得以安息!”

一向支撐著瑞王府的瑞王倒了,他一個常年混吃等死的人,不求在朝堂上闖出一番名堂,但求有人還能夠像以前那般庇佑自己作威作福。

而這個人,就是現在的愉貴妃。

當然,若是他想要爬上愉貴妃那條船,首先就是要徹底搬倒花家!

這是愉貴妃給他的交換,也是他現在唯一的出路。

不在意死活父親的孝國世子,卻很是在意自己的死活,以至於說到動情之處時,更是雙目通紅義正言辭,那虎目圓睜的模樣恨不得親手將花家撕碎了才肯罷休。

可謂是說著傷心欲絕的話,操著吃喝嫖賭的心。

哭到淚流不止時,更是雙眼一翻直接來了個當朝昏倒!

麵對在朝堂上抽搐的都是快要吐白沫的孝國世子,支援花家的聲音徹底安靜了。

畢竟有花家的前車之鑒擺在那裡,誰也不想成為第二個花家。

而都是被戶部尚書杜梓銘噴到滿臉開花的周淳,則是再次帶著官員進言抄家。

一時間,朝堂徹底偏向了孝國世子一方。

永昌帝看著朝堂上的一地雞毛,直接木著臉拂袖離去。

退朝後,孝國世子由著太醫親自送出宮門,朝堂的事也隨之傳遍皇宮。

五皇子百裡翎羽一向都是個坐不住的,得到了訊息的第一時間就是來到了東宮。

百裡鳳鳴一身白袍坐於書案後,袖長的手指正握著本書。

淡淡的陽光順著窗欞撒在他的身上,玉潤光澤又是那樣的一塵不染。

見百裡翎羽進門,他淡淡一撇,就是又繼續看書了,從容的讓人羨慕。

百裡翎羽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對麵,伸手敲了敲麵前的桌子,“外麵熱鬨的就差鑼鼓喧天了,也就是你還能在這裡坐得穩。”

百裡鳳鳴微微淺笑,“父皇如今對我已有了戒心,我隻要稍微一有動作,隻怕這輩子都是再難站在朝堂上了。”

百裡翎羽聽著這話都是驚訝了,“那你還能笑的出來?”

百裡鳳鳴淡然反問,“不然還能如何?”

百裡翎羽氣的咬了咬牙,“朝堂上那一群老不死的,臉皮這種東西果然在他們的腦袋上是不存在的,竟是死咬著一個小姑娘不放,聽說那孝國世子更是揚言要親自去抄花家,我要是你,早就拎著棍子去將那孝國世子打個半死不活了!”

百裡鳳鳴輕笑了一聲,“死咬阿遙的人是愉貴妃,就算打死孝國世子又有何用?”

孝國世子不過就是個混吃等死的罷了,一輩子都是冇能做出什麼出頭的事情,怎麼會在短瞬間在朝堂上如此直言不諱?

百裡翎羽憂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皇兄,忽然就是不想說話了。

每次隻要他一有什麼訊息,皇兄總是先知道,而且還知道的如此透徹。

心累!

百裡鳳鳴放下手中的書卷,將少煊叫了進來,“上次的事情,這次剛好可以查了。”

少煊點了點頭,轉身出了門。

百裡翎羽一愣,“查誰?”

“和碩郡王。”

百裡翎羽,“……”

愉貴妃算計你未來媳婦兒,怎麼和碩郡王還躺槍了?

百裡鳳鳴慢慢斟了兩杯茶,將一杯推到了對麵。

聽主城的探子來報,阿遙對和碩郡王妃有救命之情。

故阿遙一旦知道朝堂的動靜,第一個去找的人定會是和碩郡王妃。

剛巧愉貴妃一直有拉攏和碩郡王的意思,隻是時間訊息捂得太嚴,他怕打草驚蛇。

但是現在既有人拽住了愉貴妃的心思,愉貴妃自就是要鬆懈了和碩郡王的。

到時候他跟阿遙雙管齊下,和碩郡王就是想不管此事也難。

百裡翎羽聽得目瞪口呆,“皇兄你找時間讓紀院判給你開幾副生髮養髮的藥吧。”

如此的聰明……

我都擔心你會絕頂啊!

“皇兄,你對那死丫頭倒是好,可你想過冇有,以她現在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嫁你,甚至是……連當咱們皇家兒媳的資格都是冇有的。”講真,那丫頭的嘴巴是毒了一些,但他也不是很討厭她的。

百裡鳳鳴那張謫仙的臉上,難得的露出了一絲苦笑,“就算她有資格也不會嫁我。”

百裡翎羽再次驚呆了,“被拒絕了你還能這麼淡定?”

百裡鳳鳴淡然地端起茶盞,“那隻是她自己的想法。”

百裡翎羽,“……”

皇兄你如此死纏爛打窮追不捨的模樣我都替你臊得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盛世嫡女逆天寵,盛世嫡女逆天寵最新章節,盛世嫡女逆天寵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