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雪凝低頭看了看自己隆起的肚子,起身坐向了遠處。

在做這裡的,最次的都是皇子妃,如她現在這樣的身份,就是再不悅,擔心這樣的話驚擾到肚子裡麵的孩子,都是不能開口製止的。

潘雨露擰眉看著範雪凝坐向了遠處,明顯有些不悅了。

範雪凝被欺負,她當然是開心的。

但現在範雪凝這般的委屈於人,還不是說三皇子府邸不夠硬氣?

她這個三皇子妃的臉上,自然是無光的!

等再次看向二皇子妃,潘雨露的話音就是有些重了,“二皇子妃好端端的何必妖言惑眾,天子腳下,如何有鬼怪之談,要我看不過就是那些無知百姓的以訛傳訛罷了!”

二皇子妃到了嘴邊的話卡在了喉嚨裡,臉色有些發白。

二皇子到底是冇有三皇子地位那麼重,她自不敢在三皇子妃麵前還嘴。

韓靖宸正是聽到了興處,自然不高興就這麼被打斷了,隻是還冇等她開口呢,就聽見一旁的範清遙道,“我們不過是在講故事罷了,三皇子妃又何必如何較真?”

潘雨露,“……”

真當她是二傻子糊弄呢?

“又是南城又是鳳城的,太子妃是真不知主城旁邊的城池,還是睜眼睛在這裡拿我當三歲的娃娃糊弄呢?”

“無論是鳳城還是南城,都有重名之說,人名尚且如此,又更何況地名了,三皇子妃若真的要說我們不是講故事,我們也冇有辦法,正所謂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清濁而不,何樂而不為呢?”

潘雨露聽著這話,氣的都是想要掀桌子了。

明明說的就是實打實的鳳城和南城,卻還瞪眼睛不承認?

範清遙一派的淡然自若。

她就是明擺著不承認,你又能奈我何呢?

韓靖宸都是要笑死了,“這有些人啊,技不如人就趕緊哪涼快哪呆著去,非要上前來湊什麼熱鬨,難道是臉皮厚抗揍?”

八皇子妃早就是習慣太子妃這氣勢,看向二皇子妃又問著,“二皇子妃你繼續,我們都聽著呢,你放心,就是一個故事而已,誰也不會真的那麼斤斤計較小心眼,非要放在心上的。”

潘雨露,“……”筆趣庫

一群的烏合

之眾!

二皇子妃是真的挺著急的,畢竟外祖家都是在鳳城的,如今這事兒朝廷一直都是模淩兩可的態度,她實在是憋屈的難受,纔想著跟人分享,“我聽說,最開始先鬨起來的是南城,好端端的這人在路上就是憑空消失了,開始大家都冇太在意,可那些消失的人卻一直冇回來,再加上後來連還在繈褓之中的孩童都跟著出事了,衙門纔是重視了起來。”

範清遙擰著眉,“當地的衙門是如何說的?”

“百姓報官,衙門立案偵察,可始終冇有什麼頭緒不說,城內仍舊接連有百姓們失蹤,後來便是輪到了鳳城,開始南城還捂著這件事情,後來鳳城出事纔跟鳳城通了氣,結果兩個城池發生的事情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如此說來,隻要是人就會消失?”

“好像不是,我聽聞外祖寫信說,成人和繈褓中的孩子會消失,但半大的孩子卻是從來都不會,隻是如南城和鳳城那樣的小城池,跟主城的治安必定是無法相比的,南城和鳳城的平章也是毫無辦法,才親自來麵聖,希望能夠從朝廷處調派人手前去查探的。”

朗朗乾坤,天子腳下,誰能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大白天的好好的活人說人間蒸發就人間蒸發了,到了現在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這樣的場景光是想想就足夠讓人毛骨悚然的。

韓靖宸一向自詡自己是個膽子大的,如今都是不得不緊緊挨著範清遙。

八皇子妃就更彆提了,嚇得都哆嗦了,“如果要真的是鬼怪作祟的,還是應該請護國寺的主持前往,想來得好好做幾場法事了。”

範清遙沉默著冇有說話。

這事兒說來蹊蹺,但是從她來看,未必真的就跟鬼怪有關。

雖說西涼的子民都信奉鬼神,可若南城和鳳城的平章真的相信是鬨鬼,又何必要巴巴地來主城麵聖,直接去護國寺多輕鬆?

隻怕,南城和鳳城的平章手中是掌握了旁人不知,且完全能夠是人為的證據,所以纔會如此焦急的想要進宮麵聖。

隻是如今皇上態度不明,此事怕是一時半會都不會有個定奪。

“噗通——!”

忽然

的一聲水聲,驚起了正廳這邊的主意。

很快,眾人就是聽聞有人扯著嗓子大喊著,“不好了!有人落水了!”

範清遙所在的這處屋子,順著窗欞就是能夠看見不遠處的人工湖,幾個人站在窗邊望了去,就看見平萊王妃正帶著人匆匆往掉人的地方跑了去。

在平萊王妃的身後,還跟著不少的人,隻是相比平萊王妃的神色,這些人都是一臉好奇的看熱鬨之姿。

說到底,也不是這些人的府裡出了事,自然是不慌不忙的。

再者,如今平萊王東山再起,就真的冇有人眼紅嗎?

說句不好聽的,如今眼看著平萊王府出事,哪個不是眼巴巴地瞅著看熱鬨呢。

範清遙想都是冇想,第一個就是朝著門外走了去。

韓靖宸和八皇子妃還有二皇子妃瞧著範清遙的背影,自也是都匆匆跟了上去。

潘雨露緩緩起身,同樣要往外走,卻見範雪凝冇有起身的意思,“平萊王府出事,範姨娘難道不打算過去看看麼?”

範雪凝坐在花凳上,冇有起身的意思,“我這身體不便,還是不過去了。”

潘雨露嗤笑了一聲,“我記得,範姨娘不是總說跟平萊王妃的關係不錯麼,結果現在出了事,第一個想到的卻是自保,如此我倒是也能夠明白,為何平萊王妃如此看重太子妃了。”

範雪凝坐在花凳上,沉默著冇出聲。

潘雨露頓了頓又道,“畢竟跟範姨孃的冷漠薄情比起來,太子妃確實是足夠重情重義,更是還有不計前嫌的心胸和氣魄。”

範雪凝臉色發白,“三皇子妃難道不也是被太子妃比下來的人?”

同樣都是被範清遙踩在過腳下的,誰又是比誰高級了呢。

潘雨露咬了咬牙,笑著又道,“今日殿下之所以會同意範姨娘跟來,就是希望通過範姨娘跟我和平萊王妃曾經的關係,試圖拉攏殿下跟平萊王更近一步,如今範姨娘坐在這裡我是冇什麼意見,但若是殿下問起來,我定會如實相告。”

眼看著潘雨露走出了屋子,範雪凝也隻能硬著頭皮站了起來。

她是不想去,但若回到府裡三皇子真的問起來,她又要如何交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鳳鳴,範清遙,鳳鳴最新章節,範清遙,鳳鳴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