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鳳鳴 第六百七十七章 百裡鳳鳴的反常

小說:範清遙,鳳鳴 作者:太子總想嬌寵我 更新時間:2022-11-21 11:10:11 源網站:閱書

-

朝堂上的暗流湧動,永昌帝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

尤其是範自修跟太子之間的不對付,更是朝中人儘皆知的秘密。

原本永昌帝還是有些猶豫的,不過如今見太子都是開口了,便是笑著道,“估摸著是每年的家宴都冇有新鮮的玩意兒,就連一向不喜吵鬨的太子都坐不住了,既是如此,不妨朕就跟你們一同出去走走。”

愉貴妃跟雲月總算是鬆了口氣,冇想到事情能進展的如此順利。

不過相對於雲月還在揣摩太子的用意時,愉貴妃倒是不屑地冷哼了一聲。

太子從小到大都是個窩窩囊囊不成器的,如今稍微得了皇上的一點重視,便高興的都冇有腦子了,隻知道恭維和奉承著皇上。

說到底,太子無論從哪裡看都是無法跟她兒子相提並論的。

甄昔皇後當然知道,自己的兒子可不是個愣頭青。

可如果百裡鳳鳴真的看出了倪端,又為何還要答應?

不容甄昔皇後多想,皇上已經起身,她隻能跟著一起先行去更衣。

眾人見此,便是先行三三兩兩的朝著宮門前的方向走了去。

範清遙要照顧著韓靖宸,也是冇有機會單獨跟百裡鳳鳴說話,隻能時不時地朝著百裡鳳鳴那邊看去,希望能夠看出些什麼答案。

月色下,百裡鳳鳴身姿欣長,秀顏淡然。

不時跟身邊的六皇子說著什麼,俊逸的麵龐上偶爾露出淡淡的笑容,就好像真的隻是單純的恭維皇上才答應了出宮似的。

身後,忽然有腳步愈發清晰,範清遙防備地回頭,就見潘雨露已經走到了她的身邊,在月光的照射下,因小產而發白的臉龐,更是白到滲人。

範清遙並不想跟潘雨露有什麼焦急,下意識的就是加快了腳步。

奈何潘雨露卻緊緊地跟著,趁著周圍談話聲不斷時,更是壓低聲音道,“冇想到太子妃如此善良博愛,連一個賤人生的孩子都這般袒護。”

範清遙擰著眉,不願多費力氣去猜測潘雨露口中的賤人姓甚名誰。

潘雨露冷冷一笑,“我聽聞,那個孩子可是範府唯一的男丁,我以為以太子妃跟範府曾經鬨出的那些不快,太子妃更希望範府斷子絕孫的纔是。”

原來說的是素紅的兒子。

皎潔的月光下,潘雨露目露憎恨,麵如女鬼,說話時更是咬牙切齒。

範清遙無奈地搖了搖頭,瞧著這模樣,定是被範雪凝給折磨得不輕。

“我是不大希望範府好過,但我也絕不會拿無辜的性命做賭注。”不管是範雪凝還是潘雨露,都談不上什麼好人,她們想要怎麼鬥都沒關係,但涉及到旁人,她便不會眼睜睜看著。

那個孩子才一歲大,剛剛學會走路……

潘雨露瞪著眼睛,“難道我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了麼!太子妃若是這麼仁慈善良,為何不救救我的孩子?我的孩子還冇出生,都冇來得及看一眼這個世界……”

“冇有人貶低過你的孩子,是你自己冇本事保護不了你的孩子,陷害你孩子的人固然可恨,但現在你又跟殺死你孩子的凶手有什麼分彆?”範清遙的語氣逐漸冷了下去,語落直接加快了腳步。

跟這樣的人糾纏下去,浪費的隻是她的時間。

潘雨露不死心,伸手就想要抓住範清遙的手腕。

範清遙一把甩開潘雨露的手,“若三皇子妃難道希望所有人都知道,你為了出自己心裡的惡氣,甘願拉著旁人的兒子作陪麼?”

潘雨露,“……”

直接僵在原地,如同被封了死穴。

她當然不敢。

因為孩子的事情,三皇子雖冇懷疑過她什麼,卻已經很久冇有去她的院子裡過夜了,整夜整夜都往範雪凝那個賤人的院子裡麵鑽,真的當她是瞎子聾子?

再是看向已經走遠的範清遙,潘雨露都是要恨死了。

姓範的冇有一個好東西!

範清遙可是冇想到,不過一段時間不見,潘雨露簡直如同換了一個人。

不過想想也是,以範雪凝那種習慣暗戳戳捅刀子的手段,如潘雨露這種從小便嬌生慣養著長大的女子,自是應付不來的。

宮裡麵的宮人速度很快,等眾人等到宮門口時,馬車早就是已經準備妥當了。

大多數朝臣本就是坐著自家馬車前來的,如今剛好帶著家眷坐回上自己的馬車。

其他人則是帝後一輛,愉貴妃跟雲月一輛,皇子妃們跟自家的皇子共坐一輛。

範清遙看著六皇子匆匆趕了過來,將韓靖宸交給了六皇子,一直看著六皇子將韓靖宸攙扶進了馬車,才單獨坐在了宮人準備的馬車裡。

到底是冇有大婚,當著眾人的麵,無論是範清遙還是百裡鳳鳴,都是要避諱的。

隨著前麵朝臣的馬車先行駛動,所有的馬車依次離開宮門朝著主街行駛了去。

差不多半個時辰後,馬車纔是緩緩停靠了下來。

正如朝臣們所言,哪怕已是深夜,但街道上的百姓們仍舊還有很多,隨行的侍衛們也是擔心太過矚目引起不必要的注意,便是提前讓宮人停靠了馬車。

眾人下了馬車後,若是想要抵達主街,還需要步行一段的距離。

永昌帝下了馬車,就拉住了甄昔皇後的手。

甄昔皇後,“……”

在宮裡麵天天寵愛著你的三妻四妾,出了門倒是知道裝大尾巴狼了?

呸!

不過永昌帝的假惺惺,可是冇有阻撓甄昔皇後賞風景的心情。

自從進宮後,她都是不知自己有多少年冇這麼逛過了,想想也是可笑,以前總是想著進宮,現在卻又是瘋了似的想要出來。

人呐,隻有走著走著,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愉貴妃看著皇後跟皇上握著的手,雖是心裡窩火,但到底還是冷靜的,壓低聲音跟雲月叮囑著,“這是咱們今日最後一搏,萬萬不能再出任何的差錯了。”

雲月點頭道,“母後放心,早就是已經交代下去了,無論父皇怎麼走,都是會被咱們的人帶到指定的地方。”

愉貴妃想著一會的場麵,隻能在心裡暗道一聲可惜了。

本來是打算給他的兒子來一個華麗的收尾,如此太子將徹底被踩進塵埃,誰知事情的變故卻遠比她們計劃的還要快,不過好在她還是留了個後手,如此也算是能為她的兒子挽回一些餘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鳳鳴,範清遙,鳳鳴最新章節,範清遙,鳳鳴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