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出了孫府,想著一會還要進宮,索性就是讓凝涵先駕著馬車回去了。

而她自己,則是坐上了百裡鳳鳴的馬車。

就算再不受寵,也是西涼的儲君,就連這看似普通的馬車,都是經由能工巧匠改造過的,其內的格局很大,軟榻矮桌暖爐茶壺……可謂是一應俱全。

而且這馬車極其平穩防顛,一路往城中而去,平穩的幾乎察覺不到顛簸。

百裡鳳鳴上了車後,便是隨意找來了一本書翻看了起來。

範清遙則是想著一會交易的事情,輕聲詢問著,“酒樓那邊都是安排妥當了?”

百裡鳳鳴點了點頭,“林奕已是提前帶人隱藏在酒樓內,防止中途有人闖入。”

“皇上那邊也是放出訊息了?”範清遙琢磨著,以皇上的疑心,定是會派人悄悄監視著酒樓的動靜的。

“昨日晚上,少煊就是將父皇派出那些人的畫像畫了出來。”百裡鳳鳴說著,從袖子裡拿出了幾張畫像遞了過來。

範清遙接過仔細檢視,以最快的速度記住這些人的樣貌,心裡倒是並不慌亂。

皇上派人見識,無非就是疑心病作祟罷了。

隻要一會她跟百裡鳳鳴按照正常流程跟軫夷國攝政王的人交易,就算是皇上那邊派來監視的探子再多,也抓不到任何的把柄。

如今,範清遙隻希望軫夷國攝政王那邊不要起什麼幺蛾子纔是。

“對了,你……”範清遙再次看向百裡鳳鳴,結果話剛出口,手臂就是一緊,整個人順著拉扯的力道,朝著前麵撲了去。

下一秒,範清遙就是撞在了百裡鳳鳴的胸膛上。

“聽花家老夫人說,你今日辰時不到就起身了,從這裡到酒樓,起碼還需要半個時辰的時間,閉眼休息一會,等到了地方我叫你。”百裡鳳鳴幾乎是不由分說的,就是將範清遙摟在了自己的懷裡。

範清遙,“……”

何必把占便宜這種事,說的如此冠冕堂皇?

百裡鳳鳴側過臉,一眼就是看穿了範清遙的腹誹,“若真想占你便宜,你現在就不會還有空閒在這裡與我對視了。”

他的薄唇,近在眼前,隨著說話一開一合。

範清遙看著看著,就是想到了被這唇親吻的畫麵。

臉有些微微發燙,見百裡鳳鳴還在看著自己,範清遙瞬間就是閉上了眼睛。

既然不能掙紮,倒不如就裝睡吧……

百裡鳳鳴緩緩抬手,將範清遙散落而下的碎髮掖在耳後。

飽滿的指尖似有似無的刮蹭過那似被紅霞暈染了的麵頰,後又是不靜心摩挲在那同樣被染紅了的耳廓上。

一直到那通紅的耳廓都是變成了透明的,那騷擾的手纔是停止了動作。

範清遙,“……”

不愧是黑心餡兒的狐狸,這個時候還有心情做這!

百裡鳳鳴似是看出了某人心裡的小九九,莞爾一笑,“睡吧。”

半個時辰的時間不算短,但範清遙並冇有真的睡著。

腦袋裡一直都在想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不知道過了多久,馬車總算是停了下來。

冇等百裡鳳鳴開口,範清遙就是睜開了眼睛。

因為年關的緣故,街上的百姓很多,酒樓外都是過往的人群。

範清遙跟著百裡鳳鳴走下馬車,看著麵前熟悉的酒樓,繃緊了全部的神經。

百裡鳳鳴似是察覺到她的不適,微微朝著她的身邊靠了靠。

在寬大袖袍的遮掩下,擋住了彼此握在一起的手。

一路朝著二樓的雅間走去,範清遙敏銳的發現了一個個隱藏在暗處的熟悉麵孔,有百裡鳳鳴的人,更是有皇上派來的探子。

那一雙雙的眼睛,透過人群盯視在範清遙跟百裡鳳鳴的身上,既鋒又利。

如此,隻要稍微有一丁點的不對勁,隻怕很快就會傳進皇上的耳朵裡。

範清遙知道,越是如此,便越要自然。

客商一事,牽扯得實在是太廣了。

一旦露出馬腳,不說前功儘棄,也差不多要付之東流了。

從一樓到二樓,明明不過是很短的距離,但卻又彷彿是冇有儘頭一般。

等終於上了二樓,範清遙的後背早已被汗打濕。

百裡鳳鳴看似淡然,實則跟範清遙握著的手也有些微濕。

畢竟,此番的客商並不是自己人。

如今軫夷國攝政王心思不明,誰也不知道中途會生出怎樣的變故出來。

按照當初說好的地點,百裡鳳鳴帶著範清遙站定在了天字號雅間門外。

“吱嘎……”

與此同時,緊閉的房門被人大開了一個弧度。

隨著範清遙跟百裡鳳鳴邁步而入,房門又是再次被關死了。

這房間,明顯是被收拾過的。

再是加上幾日時間的流逝,很多痕跡早就是已經被抹平。

但範清遙還是敏銳的捕捉到了,屋子裡殘留的血腥味。

“都說醫術好的人,眼力也是相當好的,早就是聽聞西涼太子妃醫術精湛,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一個男子,從屏風後走了出來,二十幾歲的年紀,典型軫夷國那種深邃的五官。

範清遙仔細打量了男子一圈,發現以前並冇有在宮裡麵見過。

男子似發現了範清遙的打量,不但冇有避諱,反倒是更加上前一步,希望範清遙能夠看得仔細,“怎麼,西涼太子妃對我有興趣?”

如此輕佻的話,不但是冇把百百裡鳳鳴放在眼裡,更是冇把西涼放在眼裡。

範清遙淡淡一笑,“抱歉,我對屠夫冇有興趣,不如軫夷國攝政王那般博愛。”

這話說的可就有些狠了。

不但貶低了麵前的男子,更是軫夷國攝政王的品味都調侃了。

屠夫,乃是常年跟牲口打交道之人。

正所謂,屠夫難登大雅之堂。

男子似是冇想到範清遙一眼就能看出自己所乾的行當,不自然的勾了勾唇,“西涼太子妃確實厲害,難怪能讓我家主子魂牽夢繞。”

“軫夷國攝政王的博愛,當真讓我惶恐難安。”

這次,範清遙是不貶低男子了,而是抓著軫夷國攝政王可勁踹。

很明顯,男子臉上的笑容有些開始掛不住了。

應該是萬萬冇想到,就連西涼帝王都要對軫夷國彎腰,一個小小的太子妃,何來的底氣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鳳鳴,範清遙,鳳鳴最新章節,範清遙,鳳鳴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