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手裡有貨真價實的冰荒雪原奇珍異獸的屍體。”

“所以呢?”

“本王知道西涼太子做這場戲,是為了救太子妃出獄,但既是做戲就要假戲真做,如此才能萬無一失,所以隻要西涼太子點個頭,本王願無條件拿出冰荒雪原奇珍異獸的屍體,換取太子妃的平安。”

百裡鳳鳴放下手中的茶盞,勾唇淺笑,“軫夷國攝政王倒是捨得下血本。”

“本王說過,本王心儀西涼太子妃,為了心儀的女子,做什麼都是應該的。”

“如此,隻怕要讓軫夷國攝政王失望了。”

軫夷國攝政王又是一愣。

“阿遙對軫夷國攝政王確實有救命之恩,但也隻是救命之恩而已,以阿遙的性子,若知軫夷國攝政王事後會如此強買強賣,隻怕當初會眼睜睜看著軫夷國攝政王慘死他鄉吧。”

百裡鳳鳴這話說的很直白。

或許還可以說的再簡單點,你所謂的情深義重,在我家媳婦兒的眼裡一文不值。

而你不停賣弄深情梗的樣子,根本就是自作多情。

如此刺骨的話,讓軫夷國攝政王臉色都是變了,“難道這就是西涼太子的涵養?”

“涵養與愚蠢並不是一回事,軫夷國攝政王又何必相提並論?”

軫夷國攝政王,“……”

從抵達西涼開始,他也聽過更是見過這位太子幾次的。

但無論是聽聞還是相見,這位太子給他的印象可是現在完全不一樣的。

不得不說,這位太子殿下確實是隱藏得太好了。

就連軫夷國攝政王都不敢確定,現在這模樣,是不是他最為真實的一麵。

他都是把話說的如此露骨了,若是其他人,就算能隱藏住心裡的膈應,怕是也隱忍不住怒火纔是。

但偏偏的,這位太子從頭至尾淡然自若,就彷彿被惦記的不是他媳婦兒似的。

若這便就是他最為真實的一麵,未免就是有些可怕了。

喜怒不形於色,好惡不言於表。

今日,軫夷國攝政王算是真的見識到了。

“若西涼太子殿下同意,隻需點個頭,剩下的交由本王安排即可。”很明顯,軫夷國攝政王已經不想再繼續浪費時間了。

百裡鳳鳴卻道,“隻怕還需軫夷國攝政王耐心等待纔是。”

軫夷國攝政王,“?”

“我家的事,一向都是夫人說的算,此事並非兒戲,還需我跟夫人仔細商議後,由我家夫人定奪,屆時不管夫人決議如何,我都會給軫夷國攝政王一個準確的答案。”

語落,百裡鳳鳴當先起身告辭。

軫夷國攝政王,“!!”

明明已經是走投無路,就連那個所謂的商客都是已經被他所殺,但百裡鳳鳴就是不願給他一個痛快的回答,偏偏的……

還非要說,此事要交給太子妃做主。

軫夷國攝政王看著百裡鳳鳴離去的背影,怎麼品怎麼都是一股狗糧的味道。

孫總管一直等百裡鳳鳴徹底離去,才轉身回到了屋子裡,看著沉默而坐的王爺,難得的緘默其口。

說句掏心掏肺的,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有人能牽著王爺的鼻子走啊。

軫夷國攝政王倒是也坦然,“覺得本王成了笑話?”

孫總管,“……”

這話老奴可不敢說。

軫夷國攝政王淡淡一笑,俊逸的臉上不見半分惱怒。

就算現在成了笑話又何妨?

隻有笑到最後的那個人,纔是勝者。

“告訴那邊可以隨時做好準備了。”

“王爺此意……”

“這個局,本王入定了。”

百裡鳳鳴出了酒樓後,便是直接前往了西郊府邸。

對外,範清遙剛剛從大理寺平安而歸,百裡鳳鳴前來看望也是情理之中。

早就是等在門口的凝涵,一看見太子殿下就笑眯眯的,“奴婢見過太子殿下。”

百裡鳳鳴走上台階,輕聲詢問著,“你家小姐呢?”

“小姐正在院子裡等著殿下。”

百裡鳳鳴點了點頭,隨著凝涵一路往範清遙的院子走了去。

炭火燒得正旺的屋子裡,一片溫熱。

早就是被處理好傷勢的少煊,正在林奕的盯視下喝著新鮮出爐的湯藥。

百裡鳳鳴進門時,就看見範清遙正坐在一旁的軟榻上,靜靜地朝著窗外望著。

不知看了什麼,竟是看出了神。

少煊見到殿下進門了,總算是鬆了口氣,“殿下!”

範清遙循聲回神,就看見百裡鳳鳴正站在軟榻旁看著她斂目微笑著。

如此情形,就算是少煊和林奕再是不懂情愛,也知道自己有多麼的多餘,連話都是冇說的就是起身出了屋子。

凝涵瞧見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了出來,忙朝著一旁的廂房伸了手,“荷嬤嬤早就是在隔壁點好了炭盆,熱茶也是已經準備好了,兩位跟我來就是。”

林奕和少煊都是驚呆了。

說實話,他們都是準備站在外麵喝西北風了。

結果卻告訴他們有暖屋有熱茶?

不愧是太子妃身邊的人,就是細心周到。

林奕和少煊都是能夠想到太子妃嫁去東宮後,他們雞犬昇天的幸福生活了。

百裡鳳鳴透過窗子,看著林奕和少煊狗腿似的跟在凝涵身後的模樣,勾唇淺笑,“隻怕現在,有人比我還著急讓你嫁進東宮纔是。”

範清遙,“……”

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開玩笑?

百裡鳳鳴知道她這是著急了,撩起袍子坐在榻沿邊,將剛剛在酒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是給講了一遍。

範清遙就……

真的是相當驚愕啊!

百裡鳳鳴抬手輕輕釦合她微張的下巴,笑著道,“難得還有讓你驚訝的事情。”

範清遙回神時,仍舊有些驚訝未消,“這位軫夷國攝政王,是真的讓我驚訝了。”

其實從得知百裡鳳鳴被軫夷國攝政王扣下後,範清遙就猜到了軫夷國攝政王想要插一腳。

不過範清遙以為,軫夷國攝政王是打算做交易。

再不濟,也是有利可圖纔會出手的。

所以範清遙是萬萬冇想到,軫夷國攝政王竟能如此的不要臉!

“你不相信軫夷國攝政王的話?”

範清遙挑眉看向百裡鳳鳴,這還用說麼?

每一次見麵,軫夷國攝政王都會傷害其他人,第一次是狼牙,第二次是少煊。

人家都是愛屋及烏,可這位軫夷國攝政王卻是處處殃及魚池,足見此人的手段狠辣心思冰冷,根本就冇把任何人放在心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鳳鳴,範清遙,鳳鳴最新章節,範清遙,鳳鳴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