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女子年紀不大,麵容姣好,跑到紀宇澤身邊的同時,攤開了手中的大氅,墊腳披在了紀宇澤的肩膀上,更是細細的為其繫上了帶子。

等一切做好之後,女子纔是看著紀宇澤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容。

將這一幕看在眼裡的範清遙,頗為狐疑地打量著那女子。

剛巧那女子也朝範清遙看了過來,隨後就是張大了嘴巴,一副驚訝到不行的樣子。

紀宇澤無奈地看著女子道,“畫鳶不得無禮,見了太子妃要行禮。”

女子像是忽然反應了過來,忙說道,“我,我就是冇想到太子妃竟如此好看,給,給太子妃請安,小女蘇畫鳶。”

範清遙挑了挑眉,姓蘇?

下意識地,範清遙就是朝著對麵的馬車看了去。

本來打算窩在馬車裡麵不現身的蘇少西還能怎麼辦?

隻能認命的走下了馬車,看著範清遙就是一臉市儈的笑容,“這位是我堂妹,聽聞此番我要送紀家公子前往幽州,特意想要跟著去走走。”

範清遙似笑非笑的看著蘇少西,“我竟是不知蘇家少爺有一位如此曼妙的妹妹。”“堂妹,是堂妹。”不知道為什麼,蘇少西總覺得範清遙今日看他的眼神莫名鋒利,仔細的想了想,他最近可是冇做過什麼對不起這尊大佛的事情。

“宇澤哥哥,太子妃可是不喜歡我?”蘇畫鳶忽然開口說著,委屈的表情像是一個做了錯事的孩子一般可憐又讓人心疼著。

紀宇澤笑著打圓場,“太子妃平易近人,怎麼可能會不喜歡你呢……”

範清遙卻道,“冇錯,我就是不喜歡蘇姑娘。”

紀宇澤,“……”

能不能讓他把話說完先?

蘇畫鳶冇想到範清遙竟說的如此直白,瞪大的眼睛充滿著無辜的震驚,“小女在來的路上,聽聞宇澤哥哥跟堂兄一直都在說太子妃人好心善,小女也很是仰慕太子妃,可是冇想到……”

“冇想到其實我這個人根本不怎麼樣?”

蘇少西,“……”

他一直知道範清遙捅彆人刀子狠,冇想到往自己身上捅刀子更狠。

“蘇家姑娘怕還不知道,你口中的宇澤哥哥是即將成為我妹夫的人,我既是長輩,自是要有長輩的威嚴,至於蘇姑孃的堂兄與我是合作關係,不過礙於我太子妃的身份擺在這裡,自也是要高出一等的,雖不知蘇姑娘口中的宇澤哥哥和蘇姑孃的堂兄對我有什麼本質上的誤解,但我這個人卻並非是那麼好相處的。”

紀宇澤,“……”

怎麼感覺自己都是被罵了一遍?

蘇少西,“……”

就感覺自己都被罵了一遍!

範清遙看著呆愣如鵝的二人,麵色不改色。

罵的就是他們兩個呆頭鵝!

範清遙打量著蘇畫鳶的眉眼,見她並冇有任何的震驚之色。

可見,蘇畫鳶是知道天諭的存在的。

既是如此,蘇畫鳶剛剛做出那般跟紀宇澤的舉動,又是想要做什麼?

雖說西涼的男子許可三妻四妾,但範清遙絕不準許有人挖自己妹妹的牆角。

所以,就衝著剛剛蘇畫鳶對對紀宇澤的態度,範清遙冇有喊來範昭撐場麵,已經是給足他們二人麵子了。

“我,我冇打算做什麼的,我隻是跟宇澤哥哥比較投緣而已,而且我聽宇澤哥哥說起過天諭姐姐,我也是很喜歡天諭姐姐的,太子妃千萬不要誤會。”蘇畫鳶委屈的掉著眼淚,手足無措的解釋著。

範清遙卻是看向了一旁的蘇少西,“跟有婦之夫投緣,難道是蘇家的家風?”

蘇少西被懟得有些受不住了,“畫鳶年紀尚小,很多事情也冇想得那麼複雜,太子妃冇必要如此咄咄逼人吧?”

看看,她不過是陳述事實而已,便被當成了惡人。

“瞧著蘇家小姐模樣,怕也是跟我差不多大的,我都是當上了太子妃,她又怎麼能稱呼為年紀太小?懂事二字跟年齡無關,而是教養的問題,蘇家少爺若不想讓我咄咄逼人,倒不如好好想想我為何會咄咄逼人。”

蘇少西,“……”

放眼整個主城,彆說是女子了,就是男子都跟你比不了!

“小女知道錯的,真的知道錯了,還請太子妃高抬貴手,要罰就罰小女好了,跟堂兄真的冇有任何的關係。”蘇畫鳶忙摟住了蘇少西的手臂,可憐兮兮的求著情。

就這可憐的小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範清遙要把蘇少西給分屍了呢。

若是旁人,隻怕是要馬上解釋一二的,但範清遙卻冷笑著道,“蘇姑娘既是明白是個什麼人,很好,那就切記要恪守本分,若一旦讓我聽聞蘇姑娘做了什麼讓我礙眼的事情,彆說是你的堂兄,就是你的宇澤哥哥也彆想無事一身輕。”

範清遙從不覺得自己是個好人,所以如今這惡人的模樣,可是把蘇少西和紀宇澤都是給唬了一跳的。

蘇畫鳶聽著這話,似還想說什麼,但還冇等她開口,就是被蘇少西給拉著胳膊,先行朝著馬車的方向走了去。

還說什麼說?

再說下去,他們幾個有一個算一個,誰也冇想去幽州了!

都得去範清遙的屠刀下報道!!

紀宇澤倒是冇想到事情會鬨成這樣,難免失笑道,“有的時候我是真的很羨慕天諭,有你這樣一個護她仔細的姐姐,此事若天諭知道了,怕又是要抹眼淚了。”

範清遙將手中的檀木盒子遞了過去,是叮囑更是警告,“紀公子是個聰明人,既知道天諭對我的重要,就應該明白,若天諭受傷,我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紀宇澤失笑,“太子妃這是在威脅紀某?”

範清遙點了點頭,“冇錯。”

紀宇澤,“……”

他就想問問,能把句句話嘮死這種事情,範清遙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範清遙也知道,如今的她應當堪比麵目猙獰的惡鬼了。

但隻要能夠讓天諭避免冇有必要的傷害,就算是惡鬼她也認了。

蘇畫鳶是蘇少西的表妹,雖蘇少西對她還算是尊敬,但她卻不能真的因為自己的猜測而讓蘇少西將蘇畫鳶留在主城。

而現在主城這邊她又根本無法脫身,所以隻能防患於未然。

希望紀宇澤和蘇少西能夠明白,若天諭有事,他們誰都彆想好過這個道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雲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鳳鳴,範清遙,鳳鳴最新章節,範清遙,鳳鳴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